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第五章劫獄

挽絲絲女俠似乎并不擔心自己即將被處以極刑,她閉目養神倚著墻,剛才藍寄柔給她喂了飯,現在她的氣色好多了。
  她們都不想多打擾挽絲絲,她們各自坐著,藍寄柔呆呆的看著天空,從白天看到黑夜,挽絲絲一直閉著眼睛,她像是睡著了。
  烏鴉又在外面叫了,叫得讓人心煩,今天已經是第二個夜晚了,藍寄柔想到明天扔在地上能格掉門牙的大餅還有那滿滿的一盆的衣服,她就希望黎明不要那么快到來,她看著天上的月亮,它可真圓,圓的就像是周俊豪的臉,已經兩天沒有見到他了,他會不會也在想自己?
  “啊!~”一聲慘叫驚醒了睡夢中的挽絲絲,藍寄柔看著念真,她自己瘋了似地把頭往墻上撞,墻被撞得咚咚響。
  她們都看著她,藍寄柔喊:“念真,你怎么了?”
  斜對面的一個女囚犯說:“她是瘋子,一到月圓之夜就開始發瘋。”
  “念真是瘋子?”藍寄柔不敢相信,她白天還好好的。
  “念真,念真。”不論她怎么叫她他依然不理藍寄柔,她好像不認識藍寄柔,她撞完墻又撞欄桿,她把手指深深的嵌進木欄桿里,指甲被頂成了紫紅色。
  念真自己抓著自己的頭發,一撮一撮的揪下來,藍寄柔看得驚心動魄,她喊:“差大哥快來啊,快來看看啊。”
  幾個獄卒被驚醒,一個拿著刀的獄卒揉揉眼睛說:“瘋婆娘又開始了。”他打著哈欠打開牢門,念真朝著沖了過去,可是她卻被獄卒一閃,獄卒重重的用刀柄砸在了念真的后背上,她暈倒了。藍寄柔抓著欄桿,大喊:“念真,你怎么了?你們為什么要把她打暈?”
  “你懂個屁,不把她打暈她自己就抓死自己了。”獄卒鎖上牢門,勾搭著另一個獄卒慵懶的走了出去。
  念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藍寄柔擔心的看著昏迷的念真。
  “你不用擔心,她明天就醒了,現在只是被打暈了。”絲絲說。
  “哦。”聽到絲絲這么說藍寄柔就放心了。剛才的念真把藍寄柔嚇壞了。
  藍寄柔擔心的問斜對面的獄友:“她這是怎么回事?”
  “據說她原來是青樓的花魁,攤上一個小白臉,那晚月圓的時候小白臉帶著她私奔,可是她那里知道那人只是為了她的銀子,小白臉拿了銀子就把她推下山崖了,她還算命大,只是劃傷了臉,后來她傷好了之后去找小白臉算賬,捅了他一刀,可惜小白臉沒死,有人報了官,她就被抓了進來。每到月圓的時候她就開始發瘋,平時也不太正常,整天問別人自己漂亮不漂亮,說實話,她當花魁那會我還見過她,確實是個美人兒,誰知道落魄到現在走在街上都被人家擲石頭,所以把她關起來還挺好,至少不用再外面慘死了。”說完那女囚犯嘆了一口氣。
  藍寄柔嘆道:“是啊,紅顏多薄命,可惡的負心漢,若不是遇人不淑,念真也不會如此悲涼。”
  藍寄柔擔心的守著念真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念真果然醒了,她敲敲自己的脖子,摸摸自己的腦袋‘嘶’了一聲,藍寄柔知道她一定很痛,她問:“念真,你沒事吧?”
  她說:“我昨天又犯病了吧?”
  藍寄柔點點頭,念真低著頭說:“我自己控制不了。”
  “恩,你沒事就好。”藍寄柔扒在欄桿上看著她。
  絲絲也醒了她的手還是被綁著,她用力坐了起來說:“今天天氣不錯。”
  藍寄柔看著絲絲已經死到臨頭了竟然還關注天氣,再過一個月就到秋天了,她也是苦命的人兒。
  她們依然被安排去洗衣服,而絲絲是重要犯人,所以她可以呆在牢里。
  藍寄柔偷偷的摘了院子里的金桔留給絲絲,因為她呆在牢房里不能出來,每天只能靠中午發放的一點水解渴。
  藍寄柔洗衣服的時候突然從衣服里掉出一封信來,上面寫著挽絲絲親啟。
  她趕忙藏在自己囚衣的袖口里,像做賊一樣忐忑,好不容易夾著那封信洗完了衣服,她回到牢房,趁大家都不注意,馬上塞給了絲絲,絲絲拿著信躲到墻角,用捆綁住的手熟練的拆開。
  看完之后她竟然把信吃了。她挪過身子來偷偷的說:“如果今天有陌生人來看你,你就把那人認作哥哥。”
  看著她神秘的表情,藍寄柔心想不會是要劫獄吧?
  藍寄柔點點頭,雖然藍寄柔不想招惹是非,但是她總不能看著絲絲被問斬吧?
  果然到了下午,有一個男人被獄卒放了進來,他走到牢房門口對藍寄柔喊:“妹妹,我來看你了。”
  藍寄柔想起絲絲的提醒假裝喊道:“哥哥,你終于來看我了。”她邊喊邊打量著他,雖然他穿得破破爛爛的,但是卻掩飾不了他的那股氣度,還有他結實的臂膀從破爛的衣衫外隱約可見。
  絲絲裝作不認識他躲的遠遠的,那個男人遞給藍寄柔一個刀片,跟她使使眼色。
  藍寄柔藏著刀片說:“哥哥,咱娘身體怎么樣了?”
  他假裝哭訴道:“咱娘就盼著你回去啊。你什么時候出獄啊?”
  這時幾個衙差走過來說:“探視的時間過了,你快走吧,這里有重囚犯,如果不是你識相衙門的人肯定不讓你進來。”獄卒手里掂量著幾個銀子,這群貪官污吏一定是收了銀子才把那人放進來的。
  “好好,我走,妹妹啊,你可要聽話啊。”這話似乎若有所指,藍寄柔迎合道:“是的哥哥,我記住了。”那個男人走后。
  藍寄柔觀察了獄卒好久,他們似乎沒什么戒心,她把刀片遞給絲絲,絲絲一句話也沒說自己藏了起來。
  不知是絲絲對她的戒心重還是做事嚴謹,自從那個自稱自己哥的人來過之后絲絲只是低著頭盤算著什么,她微微咬住嘴唇,似乎很嚴肅,這種情況一直到了晚上。
  又是月朗星稀的夜空,還好月亮不是很圓,念真沒有發病。
  外面依稀能聽到打斗聲,這在藍寄柔預料之內,果然是今天白天的哥哥來救絲絲了,絲絲取出刀片割開自己手上腳上的繩子,那人從外面扔了一把刀進來,絲絲朝著一根柱子就劈,柱子劈開了,整個牢房都沸騰了,別的囚犯都在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絲絲從縫隙中跳了出去,又是一劈她把門給劈開了,絲絲說:“你快出來,跟我們走。”
  藍寄柔當時蒙了,她指著自己說:“我么?”“別浪費時間了,快點。”她聽她的話沖了出來,絲絲拉住她的手就要跑。
  藍寄柔掙了一下絲絲的手,她看著念真的牢房,此時念真正眼巴巴的看著她們:“絲絲,把念真也帶走吧?”
  藍寄柔看著念真求著絲絲,絲絲說:“她會很麻煩的,其實她關在這里未嘗不是好事。”
  念真雙手抓住欄桿說:“你們快走吧,不要管我,我這個病就算出去也會死的。”
  絲絲抓著藍寄柔的逃走了,藍寄柔邊跑邊回頭看著念真,她哭了,她心里想:念真對不起,我救不了你。
  就這樣她們跟念真分開了,絲絲抓著藍寄柔的手跟衙役們搏斗,她一刀解決一個,幾個衙役都倒在藍寄柔的腳下,藍寄柔看著漸在自己身上的血點子,嚇得大叫著閉上眼睛嘴里喊著:“阿門。你們早些投胎吧。”就這樣藍寄柔跟著絲絲殺出了重圍。
  大牢外面有幾匹馬車接應她們,絲絲把藍寄柔拽上馬車,很快她們就跑遠了,遠處的衙役還在舉著火把大喊:“快站住,快站住!”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