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1)      人物簡介待續(09-21)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1)     

跟著老公去穿越59 借人

皇后跟著皇上進了御書房,卻發現應豐站在門口,皇后又折了回去,輕輕推著應豐的胳膊說:“不要站在門口,門口風大,吹壞了身子就不好了。”
  應豐道:“謝母后關懷。”應豐雖然很不想叫這個女人做母后,可是啟朝的規矩是不能違背的。
  “應豐真是儀表堂堂。”聽到應豐叫自己母后,王皇后不免喜笑顏開。
  應豐并未久坐,沒多久他就離開了皇宮回到了麟王府。
  當他回去的時候,一個小太監遞上一封信。
  應豐打開一看正是啟文濤寫給自己的,信上說靖王爺讓啟文濤馬上回去,至于什么事信中沒有提到,啟文濤只是說等自己回了齊都之后會馬上給應豐來信的。啟文濤回了齊都,這讓應豐突然感覺到自己是在孤軍奮戰,啟文濤在信中也有提示,說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希望應豐能找一個得力的幫手,并且再三囑咐應豐要小心麟王府的下人。
  應豐拿著信站在偌大的花園里,他突然在一個角落里看見已經枯萎的菊花,它們耷拉著腦袋就像現在的自己。
  “麟王,要把那些花鏟了么?”一個很會察言觀色的小太監走上前去問道。
  “不許動那些花。”應豐突然感到莫名的煩躁,這讓身旁的小太監馬上跪在地上說:“是奴才多嘴了,麟王息怒。”
  應豐并沒有聽身邊驚恐的小太監念叨著什么,他走到花前,看著那朵枯萎的菊花,他又想起對面方府的家丁阿貴了。
  應豐總是控制不了自己,他幾次三番的告誡自己這樣是要被天下人恥笑的,但是他越是想忘記就越是忘不掉,幾次夜里的失眠都是因為阿貴......
  藍寄柔并不知道對面住的是什么人物,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對于啟朝的政治她絲毫不會去關心,那日她給嬌嬌送信的時候,藍寄柔才發現原來看到小三面目猙獰是多么開心的事情。
  想到那日的情景藍寄柔都能笑醒:老夫人給藍寄柔的信,藍寄柔遞到了嬌嬌面前,嬌嬌看過信之后便把信給撕爛了,而且一向花魁弱不禁風姿態的嬌嬌竟然用狠狠的把碎紙躲了好幾腳,藍寄柔眼前的嬌嬌正像是一直發瘋的狒狒。
  藍寄柔并不知道信里寫的什么,她只是看見碎片上有這樣幾個字:無恥之徒、妄想、低賤。
  藍寄柔知道,身為方家德高望重的老夫人能寫出這幾個字來也是抱著和嬌嬌斗到底的心態。
  嬌嬌又寫了一封信遞給藍寄柔:“麻煩小哥把這封信帶給老夫人。”
  藍寄柔接過信看見叫嬌嬌臉上依然怒氣未消,藍寄柔知道嬌嬌在信中一定是反擊了老夫人。
  藍寄柔帶著信出了依紅樓的后門,若不是藍寄柔的腰給扭傷了這時候藍寄柔一定會一蹦三尺高,可是她只能忍著。
  回到了方家,把信遞給老夫人之后,老夫人竟沒有看,她只是把信放在燃燒的蠟燭上,不一會信就化成了灰燼,老夫人只說了一句:“她寫的什么我都知道。”
  藍寄柔很是佩服老夫人,與其說佩服不如說是解氣,想起嬌嬌那紅撲撲的臉,藍寄柔突然覺得在方家還是有些可圈可點的快樂的。
  這一切方文宣并不知道,他還在計劃著下一次的出逃,去見那個他日思夜想的未來二少奶奶。
  藍寄柔正跟著方文宣聽夫子講課的時候,卻聽見外面有人喊:“阿貴,你出來。”
  “是叫你?誰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方文宣有些反感的問道。
  “我去看看。”阿貴放下手中正替方文宣研的磨,自己便跑了出去:“誰叫我?”
  眼前站的正是阿七,身后還跟著若干的小太監和丫鬟。
  “阿七?”藍寄柔認得阿七,但是總覺得阿七似乎更英偉了,因為阿七身上穿的是王爺的衣裳。
  “是我。”應豐看到藍寄柔的時候突然安靜了下來,他站在藍寄柔的對面打量著這個瘦小的卻占據了他內心的方家小書童。
  “你的衣服蠻好看的。”藍寄柔眨巴眨巴眼睛道。
  “是誰在方府大呼小叫的?”方文宣也探出了腦袋,他一見是阿七便問道:“阿七是你啊,你家公子怎么樣了?”
  方文宣走了出來,可是方文宣的笑臉對應的卻是應豐的不放在眼里。
  后面的小太監喊道:“你們見了麟王爺還不快下跪?”
  “麟王爺?”方文宣想起對面那個剛住進去的皇室貴族麟王爺,難道麟王爺就是他?阿七?
  方文宣看著身后的一干太監宮女雖然還有些疑惑但還是乖乖的跪下了:“小人叩見麟王。”
  而藍寄柔卻還是站著,她呆了:這個小書童阿七怎么會是最近大街小巷都議論紛紛的麟王爺呢?難道今天是愚人節?
  當藍寄柔記起啟朝根本沒有人知道這個節日的時候,藍寄柔也跟著方文宣跪下了,她雙手上揚然后又雙手落下做了一個很夸張的匍匐動作:“麟王好。”
  應豐見阿貴身體僵硬,下跪如此搞笑,便不由的噗的一聲笑出聲來。
  可是應豐那里知道阿貴是因為腰傷未愈所以只能如此僵直。
  “你們都起來吧。”應豐聲音很是威嚴。
  這讓方文宣不敢小瞧這個曾今的書童,方文宣馬上請應豐去了大廳,老夫人見了應豐的衣服便認出是王爺的裝扮,老夫人馬上要跪,卻被應豐慢慢提起:“老夫人不必多禮。”
  “沒想到阿七竟然是王爺,老婦真是眼拙。”老夫人慢慢的站起身。
  “應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是王爺,老夫人還是把應豐當做阿七看吧。”應豐看到老夫人竟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麟王快請坐。”老夫人并沒有改口。
  “老夫人坐。”應豐和老夫人一同坐下,身邊的太監丫鬟都四散開來,門口也站了兩個侍衛把守,這讓第一次見到王爺的方文宣突然對應豐有了一種敬畏感,還有一點點的崇拜。
  婉兒上了茶之后,應豐便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了老夫人,這時大家才恍然大悟,老夫人嘆道:“麟王也是不易,自小就離開了京城。”
  “是啊,如今文濤也離我而去,我又不能回到齊都,別看我身邊太監丫鬟一大堆,可是我比什么時候都覺得孤單。”應豐說的倒也是實話。
  “麟王爺如果不嫌棄,可以經常到老婦這里轉轉,文宣他們你也都認識。”老夫人道。
  “是啊,老夫人,本王其實也是有事相求。”應豐道。
  “王爺這是那里話,有什么事您就直接吩咐,只要是老婦能辦到的一定竭力。”老夫人很是誠懇。
  “本王想問方兄借一個人。”應豐道。
  “借人?好辦,只要是我方家的大小丫鬟你隨便借,如果是元正那老家伙你也可以借去。”此時方文宣恨不得麟王趕快把元正給借走,省的他整天盯著自己的小動作,這時站在老夫人身旁的元正也顯得很不自然,老夫人一搗拐杖說:“文宣休得胡說。”
  方文宣也就是過過嘴癮,在這個曾經和自己比較熟悉的王爺面前自然也沒有那么拘謹,偶爾開開玩笑在方文宣看來也算是調節氣氛,再說如果連元正都能借的話,這也說明了方家的忠心。
  “方兄放心,我想借的只是你的書童阿貴。”應豐看著阿貴,阿貴正在一旁用腳無聊的劃著圓圈,聽到這里她愣住了,她呆呆的看著那個對自己滿含笑意的麟王爺,而老夫人和方文宣也愣住了,應該說在場的所有下人也都愣住了包括正端上茶來的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