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62 醉酒王爺

藍寄柔莫名奇妙的看著這個皇子,她并不知道,這個皇子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許大戶人家的公子總是這樣,似乎方文宣和應豐比起來,藍寄柔覺得方文宣又沒有那么復雜了。
  藍寄柔被應豐扶起來,應豐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一定是在想為什么我有那么多下人,還找你做幫手?”
  藍寄柔點點頭,她覺得應豐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很是溫熱。
  “王府里所有的下人都是王皇后安排的。”應豐說著自己慢慢的坐了下來。
  他又說:“方萬鴻是王皇后的人,八皇子驚嚇至死后,她在宮中到處籠絡權貴,如今又把十皇子占為己有,她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女人,現在我在她的眼里就是眼中釘肉中刺。”
  應豐說這些話并不是沒有道理的,他來到京城也并不全為賞花,因為他探得王皇后和自己母后的死是有關聯的,如果說應豐只是為了拜祭母后的話,他不會做這么多的安排,應豐通過靖王爺在宮中安插的眼線了解到王皇后的動向,他知道自己加封為王爺并且住進麟王府對王皇后來說是一個強有力的對手,十皇子背后站著的是當今后宮之首王皇后,而應豐的背后只是一個在邊陲小城的靖王爺。
  啟文濤走后,應豐被盯得很緊,所以應豐需要找一個幫手來幫他打探宮中的消息,而找幫手是至關重要的任務,一切的成敗都可能壓在這個幫手的身上,應豐毫無疑問的選擇了藍寄柔,雖然藍寄柔疑點重重但是應豐寧可相信他。
  藍寄柔聽的云里霧里,但是她明白,自己又成了大戶人家的棋子了。
  藍寄柔回到自己臥房的時候才稍稍感到安慰,她看見自己的臥房竟然比老夫人的還華麗,藍寄柔終于體會到麟王府和方府的區別了,而剛才藍寄柔所說的什么一日三餐其實都是自己站著說話不腰疼。
  藍寄柔大字躺在床上的時候,她突然聽到屋頂有瓦片的嚓嚓聲,藍寄柔向上望去,發現一只大眼正盯著自己看。
  她還沒來得及大叫的時候,那個人已經跳了下來,她把面紗一摘,藍寄柔認出了她——絲絲。
  “絲絲,你沒事了么?”藍寄柔見到絲絲喜出望外。
  “藍姐姐,你怎么會到麟王府了?”絲絲問道。
  “說來話長,我也是被逼而來,絲絲你為什么會在屋頂?”藍寄柔想到絲絲曾經想要刺殺應豐的時候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正處在兩難的境地。
  “藍姐姐,絲絲有事相求。”絲絲已經兩次沒有正面回答過藍寄柔的話了。
  “什么事?”藍寄柔膽戰心驚的問道,因為她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那不會是好事。
  “藍姐姐,我要你幫我看著麟王的動向,他有什么動作一定要告訴我。”絲絲抓住藍寄柔的手道。
  “你跟麟王有仇么?為什么你總是和他過不去?”
  “藍姐姐,月蓮教要除掉麟王,這是教主下的命令,藍姐姐,別忘了你也是月蓮教的人。”絲絲提醒著藍寄柔。
  “為什么要除掉麟王?他得罪教主了么?”藍寄柔問。
  “他在齊都殺害了我們月蓮教幾十人,你說教主能不為自己的教眾報仇么?藍姐姐,麟王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你在他身邊要小心啊。”絲絲握得藍寄柔更緊了,藍寄柔從來沒有見過絲絲如此激動,就算是在大牢里面對死亡的時候她都是從容不迫的。
  絲絲豎起耳朵聽到門外似乎有動靜,說:“藍姐姐有人來了,我要走了,以后我會再來找你的,你多保重。”說著絲絲又飛上了屋頂,絲絲的動作很快,快到藍寄柔根本沒有時間跟她說再見。
  “阿貴,麟王讓我來問問你還有沒有什么需要。”一個小太監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來。
  “哦,沒有了,這里一應俱全,謝謝小公公了。”藍寄柔客氣著,但是心里還想做賊似地撲通撲通直跳。
  “麟王讓我請你過去用膳。”小公公又道。
  “叫我?”藍寄柔在方家的時候從來都是在下人專用的地方吃飯,來到麟王府藍寄柔覺得這里的規矩應該比方家更繁瑣才對。
  藍寄柔跟著小太監去了大廳,應豐正一個人坐在那里獨飲。藍寄柔站在一邊,他怎么看這個俊朗的王爺也不想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
  “來了?坐。”應豐喝了一杯酒一個丫鬟又給他斟上。
  藍寄柔規規矩矩的坐在一邊,他看著應豐繼續喝酒,應豐道:“你們都下去吧,我要跟阿貴喝幾杯。”說完下人們都散了出去,小太監慢慢的關上房門。
  藍寄柔指著自己問:“和小人喝酒?”
  “我說過,你不要自稱小人,我不愛聽。”應豐似乎是有些醉意了。
  “阿貴不會喝酒。”藍寄柔想到自己剛陪方文宣喝完這次又要陪麟王喝酒,藍寄柔不免又想到了在現代生活中那些燈紅酒綠場所里的女人們。
  “那你看著我喝。”應豐和方文宣說了同樣的話。
  藍寄柔就這么看著應豐喝酒,應豐開始喝的還很是開心,到了后來就沒了酒品,他一邊喝一邊流淚,他自言自語道:“母后你還在世就好了,你可以看著應豐當上王爺。父皇,你聽了奸佞的讒言,你竟然把你自己的兒子送給了別人?”
  應豐已經開始打著酒嗝,藍寄柔勸道:“王爺再喝就醉了。”
  此時應豐低垂的臉突然抬了起來,他瞪著藍寄柔道:“你為什么是男人?”
  藍寄柔:“啊?”
  “你說,你為什么是男人?你是女人的話我就不用那么為難了,你知道么?本王還是第一次,第一次為了一個男人如此糾結。”應豐醉眼迷離的看著藍寄柔。
  藍寄柔只能勸道:“王爺您喝醉了,阿貴自然是男人。”
  “不,你不是,你不能是男人。”應豐狠狠的摔了一下杯子,杯子帶著些許的酒滾落在地上,藍寄柔見這個發酒瘋的王爺實在是喝多了,藍寄柔說:“王爺,我扶你休息吧。”藍寄柔要扶著應豐坐到梨花木的靠背椅上,或許是藍寄柔那弱小的體格根本承受不住七尺高的麟王,與其說是扶不如說是摔,應豐被狠狠的摔在了椅子背上,應豐捂著腦袋哼著喊疼。
  “對不起。碰疼了么?”藍寄柔用手去揉著應豐的后腦勺,此時應豐的醉眼里藍寄柔已經成了姑娘打扮,應豐一把抱住藍寄柔,把他狠狠的往自己懷里送,藍寄柔一只腳沒站穩也趴在了應豐的身上,應豐抱住藍寄柔的時候,他覺得藍寄柔的腰很細,而且她身上還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香氣。
  藍寄柔奮力的撥開應豐的手臂說:“麟王,您喝多了。”
  “沒有,阿貴我喜歡你,本王喜歡你。”麟王豪不顧忌的說了出來。
  “王爺,我是男人。”藍寄柔越是掙扎麟王抱得就越緊,后來藍寄柔的臉幾乎是貼在麟王的臉上了,她嗅到麟王滿身的酒氣,不由的用手抵住鼻子。
  “本王喜歡你,本王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本王就是喜歡你。”應豐嘟囔著,他的手慢慢的松開,似乎是進入了夢想,藍寄柔不知麟王說的是夢話還是醉話,總之藍寄柔算是明白麟王為什么想把自己留在身邊了,藍寄柔看著昏睡過去的麟王,她慢慢的站了起來,觀察著這個醉酒的王爺,雖然他是睡著了,但他還是英氣逼人,可以說就連睡覺的模樣都很帥,藍寄柔就這樣看著他,突然藍寄柔使勁的搖搖頭:“我想什么呢,我的老公是方文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