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64 交易

老鴇假裝驚訝的問:“你不知道昨晚的是誰嗎?”
  嬌嬌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她嘴里不停的念叨著:“不是方文宣,不是方文宣。”
  “呦,女兒,你這是怎么了?”老鴇把嬌嬌扶下坐好。
  “女兒,呂大人可是比方文宣那小子好多了,他現在可是丞相了。”老鴇又揮著手中的絲帕說:“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官。”
  “呂大人?”嬌嬌問道。
  “是啊,雖說他和方文宣還是有點親戚關系,但是方文宣給不了你的,他能給你。”老鴇想著昨晚出手闊綽的呂棟就滿心歡喜。
  “他能給我什么?方文宣能娶我,他能么?”嬌嬌有些發狂了。
  “女兒,你這是怎么了?方文宣說娶你都是騙你的,傻瓜,他說的話你也信?就說他們家那個老太太吧,她能讓你進方家的大門么?方文宣孬,你還要跟著他孬下去么?看清楚了誰才能給你想要的,做了人家的媳婦還得受氣,你在依紅樓誰還敢給你氣受?”老鴇拉著嬌嬌的手說。
  “媽媽,我現在不是姑娘了,方文宣還會要我么?”嬌嬌問道。
  “你這傻丫頭怎么就那么不開竅呢?天下比方文宣好的人有的是,這么說吧,如果你等著方文宣來娶你,那么你一輩子都是姑娘,如果你真喜歡方文宣那小子,我看呂大人倒是可以幫你。”老鴇出著注意。
  “呂棟?”嬌嬌自問道。
  “可不能叫呂大人的名諱了,人家可是丞相了,媽媽可是過來人,那些大場面也是見過的,我看呂大人也是真心喜歡你,不過呂大人肯不肯幫你就另說了。”說著老鴇又把絲帕一角塞進了衣襟里。
  “媽媽,今天晚上你讓呂大人來這里好么?”嬌嬌求道。
  “人家可是丞相,那能說來就來?他昨晚也是喬裝改扮才來看你的。”老鴇為難道。
  “那我自己去找他。”嬌嬌說著就要走。
  “哎哎,媽媽幫你還不成么?媽媽一定幫你把他找來,今天你先接客,晚上媽媽想盡一切辦法也幫你找來好不好?”老鴇又推著嬌嬌坐下。
  嬌嬌嘆了一口氣,她覺得天旋地轉。
  老鴇安頓下了嬌嬌,就急匆匆的出門招呼客人去了,嬌嬌又開始悲傷的撫琴:“絲竹破,音難成律,情斷他處。只恨郎,百念不見,思錯他人。皆成空,凡塵往事,飄渺隨風。再奏曲,琴顛弦轉,玉嬌重生。”一曲作罷,嬌嬌的臉上似乎不只是嬌媚,還多了幾分恨意。
  玉嬌重生,這幾個字在嬌嬌的腦海里不停的旋轉,她已經不再是之前的她,她等待著夜幕的降臨。
  老鴇果真把呂棟給找來了,他看見嬌嬌只是色迷迷的笑,他一把抱上去問:“嬌嬌想我了吧?”
  “你們聊我,先出去了。”老鴇很識相,自己關上了門。
  “大人,你可知道昨晚是我的第一次。”嬌嬌取出那塊血紅的布來給呂棟看。
  呂棟笑著說:“嬌嬌我會對你好的,你要什么我都會給你。”
  “那你娶我吧。”嬌嬌道。
  “額......”呂棟猶豫了。
  “大人不喜歡嬌嬌了?”嬌嬌突然變得嫵媚起來,她用指尖輕輕的劃過呂棟的胖臉。
  呂棟一把抱住嬌嬌,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盡管嬌嬌看著呂棟的肚子十分惡心,但她還是摟住呂棟的脖頸把頭輕輕的靠在上面。
  “我喜歡你,只是我家里有個二品夫人,而且我是新任的丞相,皇上那邊也是看著的。”呂棟左右推諉。
  “那我不嫁你了,你以后也別來了。”嬌嬌一踮腳便站了起來,嬌嗔道。
  “我的好嬌嬌,我一定會娶你的,你要給我時間。”呂棟看嬌嬌生氣自己也有些動搖,其實呂棟只是逢場作戲,他壓根就沒想過再娶,盡管他在外面風流快活,但是只要他在家里紅旗不倒外面照樣可以彩旗飄飄。
  “你就沒想過要娶我是么?”嬌嬌問道。
  “這個......”呂棟沒想到被嬌嬌給識破了倒是有些尷尬。
  “你不娶我也行,但是我要嫁人,你不娶我,你就要給我找戶人家娶我。”
  “找誰?”
  “方文宣。”嬌嬌不假思索。
  “你還是忘不了他?”
  “那你娶我,我忘了他。”嬌嬌道。
  “這個。”呂棟又開始猶豫。
  “你不能娶我,你就幫我嫁人,而且我們成了親戚就不會有人懷疑我們了。”嬌嬌道。
  “你可知道方家的老老夫?我的岳母,她可不會讓......”呂棟本想說讓那些不干不凈的女人,后來又改口說:“不會讓方文宣再娶一房的。”
  “就是因為她阻止我們,所以我更要進方家的大門。”嬌嬌想起上次的那封信就氣得渾身發抖。
  “那我盡力吧。”呂棟想到讓方文宣娶嬌嬌比自己娶嬌嬌要劃算的多,也就答應了下來。
  “一言為定。”嬌嬌從桌上取了一杯酒自己喝了下去,又把一杯酒遞給呂棟,呂棟拿著酒杯看看嬌嬌說:“好,這個忙我幫定了。”呂棟一手扶住嬌嬌的細腰一口干了杯中的烈酒,不一會兩人又扭抱在一起了。
  嬌嬌完全把出賣自己的肉體做為資本和呂棟進行一場交易,而呂棟既可以尋歡作樂又可以不用負責當然樂此不疲,就這樣,兩人媾和在了一起,而身在方家的方文宣卻還眼巴巴的等著找機會再次出逃,去見自己心儀的嬌嬌。
  沒有了阿貴,方文宣似乎是少了一個說話的知心人,他每日都躲在書房一會看天,一會看墨,就是想不出見嬌嬌的辦法,正在猶豫的時候一般不登門的姐夫便來了。
  “文宣想什么呢?聽說你最近總是發呆?”胖胖的呂棟臃腫的邁進了方文宣的書房。
  “原來是丞相大人,方文宣叩見丞相大人。”還沒等方文宣跪下,呂棟一把扶住方文宣道:“還是叫我姐夫吧,叫丞相那是見外的話。”呂棟假惺惺的說。
  “大姐夫,當了丞相可有什么感受?”方文宣寒暄道。
  “當了丞相唯一的感覺就是憂,憂天下之憂而憂啊。”呂棟嘆了口氣又說:“這幾日南都發了大水,皇上甚是憂心,而作為臣子我卻不能替皇上分憂,我真是有愧于丞相之位啊。”呂棟虛偽道。
  “姐夫,有什么需要幫忙的您就說,文宣一定竭盡全力。”方文宣道,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么忙。
  “文宣,此次前來正是要向岳母大人借人來了。”呂棟說。
  “借人?”方文宣覺得方家可真是出人才的地方,前幾日麟王剛剛借了阿貴去,今日丞相又來借人了。
  “你要借誰?阿福還是阿壽?”方文宣問。
  “借你。”呂棟笑呵呵的說。
  “我?”方文宣最近正因為自己比不上麟王而糾結,他很想自己有出頭之日,而現在姐夫似乎正是一條路,一條能讓方文宣揚眉吐氣的路,此時的方文宣萬萬沒有想到,姐夫不但不是自己的路,反而還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方文宣屈膝跪下道:“只要能用得著文宣的地方,文宣一定竭盡全力。”方文宣以為自己正在踏上自己人生的坦途。
  “快起來,文宣,我們都是自家人,不要這個樣子。”呂棟看見方文宣就會心虛,如今方文宣對自己越加尊重呂棟心里就越別扭。
  呂棟又說:“文宣,我們這就找岳母去,只要你肯好好做事,我包你前途無量。”此時呂棟打下的包票完全是一種迷惑方文宣的謊言,此刻方文宣覺得自己馬上就要一飛沖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