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65 惜花


  “文宣他做事還不成熟,如果跟著你,我怕他會給你惹麻煩。”老夫人說。
  “我很看好文宣,文宣是憑著一腔熱血能干出一番事業的人。”呂棟夸贊著方文宣。
  “我怕他得罪了皇上,到時候對你也不好。”老夫人擔心道。
  “岳母大人,您放心,只要他是想為朝廷做事,皇上自然不會為難他的。”呂棟道。
  “那好,文宣你跟著你姐夫可不能造次了。”老夫人囑咐道。
  “是,母親大人。”方文宣拱手道。
  就這樣方文宣跟著呂棟出了方府的大門,他沒想到踏出自家的大門竟也如此容易,走到麟王府的門口,方文宣不由的看看外面的牌匾,方文宣覺得那塊牌匾可以注定了一個人的命運,此時方文宣竟有了一種攀比和嫉妒的心理。
  麟王醒酒之后他并不記得自己做過什么了,只是偶爾看見那些小太監和小丫鬟的眼神十分不對勁,好像帶有笑意,那笑意便是嘲笑。
  麟王給阿貴準備了一套小太監的衣服,藍寄柔穿上之后還真有一副小公公的架子,藍寄柔沒想到開始自己做的是女人,后來要裝扮成男人,這下竟然變成不男不女。
  “如果公公你做的好,我倒是可以把你送去凈身房。”麟王開玩笑道。
  “阿貴不去。”藍寄柔知道太監這兩個字對自己是毫無壓力的。
  “以后你就不要叫阿貴了,不適合。”麟王道。
  “那阿貴應該叫什么名字?”
  “叫小貴子吧。”麟王一邊把玩著腰飾一邊笑出聲來。
  “好以后我就叫小貴子了。”藍寄柔想到自己的名字越來越土反倒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了。
  “以后你就跟我在宮里走動,不要露出馬腳。”麟王叮囑道。
  “小貴子遵命。”雖然藍寄柔看見麟王就會想起那天麟王喝醉的事情,但現在她只能服從。
  第二日應豐帶著藍寄柔去了宮中,這個叫小貴子的小太監一直低著頭跟在麟王左右,藍寄柔還是第一次進皇宮,偌大的皇宮讓她覺得不知所措,如果麟王很喜歡咔嚓人的話,那么皇宮對藍寄柔來說就是一個咔嚓人的地方,稍有不慎很可能腦袋不保。
  應豐走在藍寄柔的前面,他覺得身后跟著的是小貴子更是情不自禁的微笑著。
  應豐帶著藍寄柔去了御花園,這里的菊花還沒有凋謝,應豐指著菊花問:“喜歡嗎?”
  藍寄柔搖搖頭,應豐問:“不喜歡?”
  藍寄柔又搖搖頭。
  “你倒是喜不喜歡?”應豐急了。
  “王爺,您別忘了您說過進了皇宮要少說話的。”藍寄柔提醒著應豐。
  “哦,對對。”應豐沒想到藍寄柔竟如此守規矩。
  應豐一直腳邁進御花園的花圃里,摘了一朵菊花遞到藍寄柔面前:“送給你。”
  當藍寄柔看見那朵菊花的時候,她的心情很復雜:菊花是送給死人的,而且麟大王爺,您還不知道菊花在現代代表的是什么吧?
  藍寄柔哭笑不得的接過菊花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后有女人聲音:“大膽,敢采御花園的東西。”
  一個大約三十多歲面容俊秀身著淡紫色長褂的女人沖了過來,她指著藍寄柔手中的花道:“一個小太監竟然敢動皇宮的東西,給我拖出去。”那女人說完從身后便沖出來兩個侍衛,他們提溜著藍寄柔就要拖走。
  “放開他。”應豐大喊道。
  “呦這是怎么話說的。”方萬鴻從后面趕來,他的小碎步讓他的兩根紅纓繩飄在巧士冠的后面。
  “老奴叩見麟王,叩見馨貴妃。”此時的方萬鴻把兩人的身份擺明了。
  “兒臣叩見馨貴妃。”聽到馨貴妃這三個字應豐還是識得的,馨貴妃便是十皇子的生母,據說她很少在宮中走動,所以剛進皇宮的應豐并沒有見過她。
  “你就是麟王爺?”馨貴妃并沒有打招呼,反倒很是不屑。
  “回馨貴妃的話,這就是七皇子麟王。”方萬鴻附身道。
  “你給我把那個小太監抓起來,他竟然敢動我種的花。”說著馨貴妃指著藍寄柔手中掐著的一朵菊花。
  藍寄柔恨不得把那支倒霉的菊花趕快扔掉,她馬上跪下說:“貴妃恕罪,小貴子不是有意的。”
  “混賬,馨貴妃種的花連皇上都愛護有加,什么時候輪到你這個奴才動手了?”說著方萬鴻就要上腳去踢藍寄柔。
  麟王推搡了一下方萬鴻道:“這花是我摘的,與他無關。”
  麟王這一推把方萬鴻給推倒在地,藍寄柔趕忙上前去扶:“方公公沒事吧?”
  “是你?”方萬鴻在方家可是認得藍寄柔的,藍寄柔被人認了出來馬上低頭不語。
  “你是什么時候被凈身的?”方萬鴻打聽著。
  “這不該你是管的事情。”應豐道。
  “是,是老奴多嘴了。”方萬鴻趴在地上。
  此時馨貴妃奪走藍寄柔手中的花哼了一聲說:“皇子也不準動我種的東西。”
  應豐沒想到馨貴妃脾氣竟如此暴躁,在他看來,馨貴妃應該是一個逆來順受的角色。
  “姐姐,有什么事好好說,麟王又不知道你那么在乎那些花。”說話的正是昭貴妃,她膝下無子,但卻是老皇帝最寵愛的一個妃子。她一襲白色的紗衣,很像仙女下凡的感覺。
  “兒臣拜見昭貴妃。”應豐拱著手道。
  “麟王有禮。”昭貴妃輕輕的欠了一下身子,那窈窕的身段便凸顯了出來,這個昭貴妃可是比應豐還年輕的,她十六歲便進了宮,二十二歲便當了貴妃,如今芳齡二十有五的她正是風華絕代。
  “昭貴妃我們的事情不用你管。”馨貴妃帶著火氣。
  “姐姐,這些花早晚是要凋謝的,就像是我們女人,時間可是留不住我們的容顏,還不如讓他們正綻放的時候帶給人些許的快樂。”昭貴妃輕輕擺動著身體說話很是溫柔。
  “不用你管,人有生老病死,我的花也要這樣經歷過才行,你根本不是愛花之人,怎么會懂得惜花?”馨貴妃像是吃了嗆藥。
  “我自然不是愛花之人,更不懂得惜花,不像姐姐有如此雅興喜歡種種這些花草,而我每天還要擔心哪天我老去了,皇帝就不喜歡我了呢。”昭貴妃道。
  此時馨貴妃只是在花圃里檢查自己的花,并不聽昭貴妃多言,昭貴妃推推麟王的手肘示意他快走,麟王點點頭表示感謝便帶著藍寄柔匆匆走過了御花園。
  昭貴妃看著他們走后便扔下了一句話;“哼,你看這些花比看十皇子都細心。”馨貴妃自然沒聽見昭貴妃的話,她只是認真在給花草培土。
  藍寄柔躲過一劫不由的嘆了口氣。
  “害怕了?”麟王問道。
  “是啊,我剛才差點小命不保。”藍寄柔想到如果麟王不摘那花自己什么事也沒有,如果是在現代頂多是個破壞花草的罪名,也就是罰錢或者被看院子的老大爺指責一通,沒想到在宮中自己差點為了這破菊花送了小命去。
  “有我在,你怕什么?”麟王笑著看著滿臉虛驚的小貴子。
  藍寄柔摸著頭上滲出的汗珠,心想:現在你倒說得輕松,人家馨貴妃都不把你放在眼里。
  藍寄柔跟著應豐,她覺得這個男人很不可靠,與其說這個男人不可靠更不如說在皇宮里就像是走在刀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