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66 六公主

花圃里的馨貴妃正在培土,十皇子挽著王皇后的手走來,馨貴妃遠遠的就聽到十皇子的聲音,她馬上躲了起來。
  “母后,我們去看看花吧。”十皇子拉著王皇后的手朝花圃走去。
  躲在樹后的馨貴妃見了自己的兒子便要躲起來,她已經習慣了,宮中的宮女太監也習慣了,王皇后也習慣了,只是十皇子并不知情罷了。
  十皇子自幼喜愛花,他喜歡大自然,尤其是菊花是十皇子的最愛,馨貴妃會把能種花的地方都種上了菊花,還是自己親手種的,為的只是讓自己的兒子能看到自己種的花,似乎她和自己的兒子不能說話不能相見,只有憑著那花圃里的花傳達一個母親對孩子的愛意。
  十皇子支著小臉靜靜的蹲在泥土里看著那些菊花。
  王皇后下意識的左右看看,她又看見了躲在樹后的馨貴妃,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王皇后和馨貴妃對了一眼,馨貴妃馬上低下頭從樹后走遠了。
  “應奎我們該回宮了。”王皇后拉起應奎。
  “不嘛,母后您再讓兒臣看一會吧。”應奎很是不愿意離開。
  “兒臣給母后請安。”說話的正是六公主嘉晨,她年方十六是應奎的同胞姐姐。
  “六皇姐。”應奎看見六皇姐很是親近。
  嘉晨拉住應奎的手替她拍著土道:“應奎自小沒有別的愛好,他只喜歡觀花,母后不如讓他多看一會,也不辜負這種花之人了。”嘉晨自然看見了剛才躲在樹后的母親。
  “十皇子可不能玩久了,這男孩子玩久了心便野了。”王皇后拉著應奎說:“我們快回宮。”
  “不嘛,我要跟六皇姐玩。”應奎很是不愿意回去。
  而嘉晨也拉著應奎不放手,王皇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氣,道:“也對,要不等你六皇姐出嫁了,你也沒多少日子跟她相處了。”
  “母后您說什么?出嫁?”嘉晨問道。
  “是啊,難道你父皇沒給你說么?吐蕃來提親了,你父皇思來想去只有你到了適婚的年齡,估計再過一個月,你可就是吐蕃的娘娘了。”王皇后道。
  “不,我不嫁去吐蕃。”嘉晨想到哪里的生活,她就覺得自己一定會死在吐蕃,而且她覺得自己還小。
  “為什么不讓五公主嫁去?她比我還大一歲呢。”嘉晨道。
  “五公主可是要嫁給狀元的,這可是你父皇許給我的。”五公主便是王皇后的親生女兒,她自然不肯讓自己的女兒嫁到那么遠的地方去。
  “我去找父皇去。”嘉晨一跺腳轉身便跑了,她邊跑邊哭,竟遇上了坐在涼亭休息的應豐。
  “六皇妹。”應豐叫住她的時候看見她正抽泣著。
  “六皇妹,這么大了還哭鼻子?”應豐自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一捋嘉晨的鼻梁打趣的問道。
  “母后說父皇要把我嫁去吐蕃。”嘉晨一邊哭一邊急的跺腳。
  藍寄柔打量著這個六公主,她臉上的稚氣還未消,身體還未發育完全,藍寄柔無法想象如此一個幼女竟然要出嫁了。
  “吐蕃不是剛打了敗仗么?他們又來和親?”應豐道。
  “不知道,我不管他們是什么打仗還是和親,我不要嫁人,我走了母親就沒人陪了。”看的出來六公主是一個孝順的女孩。
  “走,我們去找父皇問個清楚。”應豐拉著妹妹的手一起去了御書房。
  老皇帝正在交代方萬鴻一些事情,見應豐帶著嘉晨趕了進來。
  “父皇,您是不是要把六公主嫁去吐蕃?”應豐問道。
  “我正要找嘉晨說這件事情。”老皇帝毫不掩飾。
  “父皇我不嫁,我要留在母親身邊。”嘉晨不依。
  “嘉晨啊,你已經十六歲了,該到了嫁人的年紀,再說你嫁去吐蕃有什么不好,他們會把你像神一樣供著。”老皇帝笑道。
  “那你怎么不把五公主嫁出去?還說要讓她嫁給狀元郎?”嘉晨心里別扭便把什么話都說了出來。
  “這些事情我都考慮過,五公主身子弱不易長久顛簸,而且在嘉晨十五歲生日的時候朕就許諾她會嫁一個狀元郎。”皇帝解釋道。
  “因為五公主是皇后的女兒,我是馨貴妃的女兒,所以你就要把我嫁出去對不對?”嘉晨生氣的指著皇帝。
  “放肆。”皇帝一聲大喝,嚇得太監們和應豐都跪了下來,只有六公主還站在那里氣的掉淚。
  “你是皇家的女兒,你們的婚姻就是政治,你們就要為大啟朝做出犧牲,朕是你們的父皇,也是這大啟朝的一國之君,朕說的話,那個敢不從?你還有公主的樣子么?竟然指著父皇大呼小叫!”皇帝發起怒來,整個御書房似乎都在晃動。
  六公主抹著淚道:“父皇讓我嫁人,我可以嫁,不是要犧牲么?要嫁就把我的尸體嫁過去吧!”嘉晨說出了狠話。
  聽到這句話,讓老皇帝不由的咳嗽起來,方萬鴻馬上起身扶住老皇帝,皇帝指著嘉晨道:“快,把她給我關起來,不準讓她到處亂跑,她如果出了什么事為你們是問。”老皇帝撫著胸口,看見自己的女兒被兩個侍衛拖了出去。
  應豐跪在地上說:“六皇妹還小,一定是接受不了這件事情才胡言亂語,她還年幼,應豐也覺得她嫁人太早點了。”應豐替小皇妹求情。
  “應豐啊,你母后生你的時候是十六歲,你皇妹如今也是十六歲,她已經不小了,該嫁人了。”老皇帝被方萬鴻攙扶著坐下,喝了口茶,壓了壓沖上心頭的怒火。
  藍寄柔看著這個老皇帝,她心想:你摧殘了多少花季少女?十六歲竟然就給你生孩子了,這么算來應豐的母親年紀也不大,十六加五,哎!二十一歲就死了。
  藍寄柔不由的嘆了口氣。
  “你嘆什么氣?”老皇帝問道。
  藍寄柔左右看看才發現皇帝叫的正是自己,藍寄柔上前一步說:“回皇上,奴才也覺得公主太小......”藍寄柔還想繼續說的時候,她突然聽到應豐道:“你胡說八道什么?這里還有你說話的份兒?”
  “皇上的家事可是你能議論的?”方萬鴻也在一邊火上澆油。
  藍寄柔知道自己又做錯事了,她馬上匍匐在地道:“小人是無心的,皇上恕罪。”
  “嘉晨也是朕的女兒,朕也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女兒離開自己,當她說要死的時候,你們知道朕的心里有多痛么?”老皇帝說著不由的閉起了眼睛,好像真得很傷心。
  “吐蕃都是強人猛士,屢次犯我邊境,軍民死傷無數,如果能用朕的女兒換取啟朝百姓的生命,朕是愿意做的,朕愿意把八個女兒都嫁給他們。”皇帝似乎真是老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樣談不攏就打,戰敗了再戰。
  老皇帝看了看藍寄柔說:“朕不怪你們,你們永遠不會理解朕,朕從小看著嘉晨長到這么高,朕也舍不得。”老皇帝比劃著嘉晨的個頭。
  “皇上,奴才倒是有個建議。”藍寄柔道。
  “你別亂說話。”應豐提醒她。
  “你讓她說,你說說看。”老皇帝用手指指藍寄柔示意她可以說話。
  “敢問皇上,吐蕃要跟啟朝的什么人和親?”藍寄柔明知故問。
  “當然是啟朝的公主。”皇帝答道。
  “既然是公主,也不一定非得是皇上的女兒,皇上可以封一個公主,以公主的禮儀把她嫁過去。”藍寄柔自然知道歷史的橋段。
  “你是說......”皇帝思量了一會。
  “好,就照你說的辦。”皇帝十分開心。
  他喊道:“來人吶,快把嘉晨放了,告訴她朕不用她嫁去啟朝了,朕要她在啟朝做她的六公主。”老皇帝捋著胡子很是興奮。
  看到老皇帝高興起來,藍寄柔也如釋重負,看來她是治不了罪的了。
  這時一個小太監急匆匆的趕來撲騰一聲跪在地上,發著抖說:“皇上,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