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2)      人物簡介待續(01-22)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2)     

跟著老公去穿越67 奪子


  藍寄柔看著小太監的胳膊肘不停的抖著,她心里感覺不妙。
  “皇上,不好了,六公主她,她咬舌自盡了。”小太監嚇得立馬把頭埋了起來。
  “你們,你們這些狗奴才。”老皇帝剛要站起來,卻重重的倒在了椅子上。
  方萬鴻連忙扶住皇帝,他問:“不是讓你們看住六公主么?”
  “奴才們正看著,那想到六公主會咬舌自盡。”小太監低著頭答話。
  “我的嘉晨啊,父皇不用你家去吐蕃,你這脾氣怎么就不能改改呢!”老皇帝很是傷心。
  藍寄柔站在一旁,她沒想到經常在電視上見到的咬舌自盡竟然還能發生在自己身邊,想到六公主那稚嫩的臉龐,想到她還有大半生沒有過完,想到她那十歲的弟弟,還有馨貴妃,藍寄柔發現生在帝王家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帶我去看看嘉晨。”老皇帝緩了過來,他慢慢的站起來,方萬鴻小心的扶住他略帶顫抖的身體。
  應豐也上前扶住皇上,他們去了嘉晨的臥房,嘉晨已經躺在床上嘴角流著鮮血,藍寄柔看著十六歲的嘉晨,她想到了烈女這兩個字,一般人沒有足夠的勇氣是不會咬舌自盡的,而且咬斷自己的舌頭也需要很大的力氣,藍寄柔看著臉色發青的六公主,突然看見六公主似乎身體還有起伏。
  藍寄柔馬上扶住六公主的頭。
  “大膽,公主的遺體可是你能碰的?”方萬鴻總是喜歡指責別人,希望所有人都能和他一樣守規矩,可是藍寄柔卻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現在只把方萬鴻當做一直亂叫的烏鴉。
  藍寄柔把公主翻過來,然后用手敲著她的后背,一口鮮血從公主的嘴中吐了出來,里面還有一塊舌頭,原來公主咬舌自盡是把舌頭堵進了氣管里,如果不是藍寄柔她就要憋死了。
  “快叫太醫給六公主止血。”藍寄柔大喊著,看見自己女兒的臉似乎不那么青了,而且嘉晨已經有了呼吸的時候,老皇帝跺著腳喊:“快,快叫太醫。”
  看著白色床單上那鮮紅的血跡,還有一塊血肉模糊的舌頭,藍寄柔頓時豎起了汗毛,公主的嘴角還在流血,藍寄柔知道她一定很疼,疼的都暈了過去。
  等到太醫們來的時候,馨貴妃和王皇后也趕來了,馨貴妃撲到床上,搖著昏迷的嘉晨喊:“傻孩子,你為什么就不能忍一忍,你的脾氣怎么總是這么急,如果你死了,為娘也不想活了。”
  此時王皇后只是擔心的看著,她也不敢說話,她知道都是剛才自己的話激怒了嘉晨,所以嘉晨才會來質問皇帝,如果不是自己嘉晨也不會自尋死路,如果這女孩救活了也會是一個啞巴。
  “皇姐,皇姐你這是怎么了?”十皇子被一個小宮女領著,從門口跑了進來。
  “應奎,誰叫你來的?”雖然王皇后是問應奎可是她的眼睛卻盯著領著應奎的小宮女。
  此時應奎并沒有答話,他松開小宮女的手撲在姐姐床上,他看見姐姐床邊的一塊舌頭嚇得哭了起來。
  “回皇后娘娘,是十皇子,聽見了您和公公的對話,所以十皇子非要奴婢領著他來看望六公主。”小宮女解釋道。
  啪~的一聲,王皇后的手狠狠的摑了小宮女一掌,小宮女捂著臉馬上跪下道:“皇后娘娘恕罪。”
  “你帶十皇子來,萬一把他嚇壞了怎么辦?”王皇后此時想起了自己的兒子八皇子應連。
  馨貴妃正搖著女兒痛哭的時候,她聽到了王皇后的話,她氣惱的站了起來,指著王皇后說:“這是他的姐姐,你都不讓他來探望,怎么?你以為我生的兒子跟你生的兒子一樣這么不經嚇么?”
  “馨貴妃你怎么這樣說話?”王皇后聽了瞪圓了眼睛想要發作。
  老皇帝和應豐都在一邊勸著,而藍寄柔卻覺得此時大快人心。
  “我的兒子給了你,如今你又來害我的女兒,你根本不配做母親,虧你還是母儀天下的皇后!”馨貴妃氣抖著身體指著王皇后的鼻子。
  “你敢這么跟我說話?”王皇后此時也氣得大口喘氣。
  “我以前怕你,現在我的女兒因為你差點送了命,我什么都不怕了,我要把我的孩子要回來,應奎跟為娘回去,我才是你的親娘。”馨貴妃拉著應奎的手,應奎并沒有說話,他看看馨貴妃,又看看王皇后,似乎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應奎,過來。”王皇后指著應奎。
  應奎看看拉著他的生母,再看看氣急了的王皇后,應奎便害怕的往馨貴妃的背后躲,此時馨貴妃拉著應奎,她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御醫們忙活著救醒六公主,他們對于身后的奪子之戰只能置若罔聞,他們個個心里也對這兩個女人的斗爭膽戰心驚,可是他們卻管不了那么多,他們只要把公主救活了自然就功成身退了。
  老皇帝開始并不想參合兩個女人之間的事情,可是身為皇后和貴妃的皇室貴族竟然猶如潑婦罵街,這讓老皇帝大喝一聲:“放肆。”
  “皇后娘娘,貴妃娘娘,你們別傷了和氣。”方萬鴻想要調停,可是兩人的眼睛像是帶著刀劍正在拼命的搏殺,馨貴妃拉住應奎似乎有了對抗王皇后的能量,還有身后躺著的女兒,身為一個母親,怎能看著別的女人欺負自己的孩子,馨貴妃此時想的是:我的孩子可以送你養,但是我絕不允許你傷害我的孩子。
  “啊啊。”身后的嘉晨已經蘇醒,她不能說話了,她啊啊的兩聲讓馨貴妃轉過頭去,馨貴妃拉著女兒的手問:“嘉晨,你感覺怎么樣?”
  嘉晨說不出話來,她一張嘴,舌頭根就像是又被割了一下,嘉晨又啊啊了兩聲,然后抱住弟弟,意思是不要讓弟弟走。
  此時馨貴妃一手拉著應奎,一手扶著嘉晨,嘉晨又抱住弟弟,三人像是連在了一起,他們一起流淚。
  老皇帝只在一旁嘆氣,雖然他經歷了不少風雨,見過了不少感人的場面,可是如今他卻在自責,自責自己管的了天下卻管不了自己的女人們。
  嘉晨一張口便有血流出來,但是她還在不停的啊啊,她抱住弟弟,淚從她秀美的臉上慢慢流下。
  “嘉晨,不要說了,為娘不會把你弟弟再送人,現在我們一家團聚了,我們永遠在一起不分開好不好?”馨貴妃抱住女兒,女兒不住的點著頭,她在笑,她看著王皇后在笑,似乎是說:“你根本得不到應奎,他是我的弟弟,他是馨貴妃的兒子。”
  王皇后見大局已定,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后欠了欠身子說:“皇上,臣妾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又狠狠的對著身邊的宮女說:“走!”
  看著王皇后離開的背影,三個人抱得更緊了,藍寄柔也很想哭,要不是應豐用手肘示意她不要抹淚的話,藍寄柔很想抓緊兩個拳頭然后喊:“YES!”
  此時的畫面不可能不打動每個人的心,包括差點失去女兒的皇上,他走到藍寄柔面前說:“你做的好。”
  藍寄柔這才想起自己的功勞,要不是自己恐怕嘉晨的生命早就凋謝了。
  藍寄柔擺擺手卻忘了自己的身份說:“沒什么。”可是當她看見方萬鴻瞪著的眼睛時,她馬上跪下說:“這是奴才應該做的。”
  “你的提議也很好,應豐,你身邊竟有如此的人才!”老皇帝夸著藍寄柔。
  “他只是誤打誤撞。”應豐替藍寄柔謙遜著。
  可是此時的藍寄柔卻在想:有本事你把你的六皇妹救了試試?如果不是我,恐怕你們皇家就要辦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