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7)      人物簡介待續(01-27)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7)     

跟著老公去穿越68 相見

藍寄柔并沒有因為救了六公主而得到任何賞賜,只是她在皇上的心里已經留下了好印象。?
  跟著應豐回到王府,藍寄柔覺得自己也如同經歷了生離死別,想到六公主以后都不能說話,她不免為這個如花似玉的少女感到惋惜。?
  剛才進王府的時候藍寄柔路過方家的大門,她下意識的望了望里面,里面的石板路都讓藍寄柔覺得親切。藍寄柔并沒有看見任何熟人,她很想在那一瞬間看見方文宣,可是她卻不知道方文宣已經不在方家了,藍寄柔還會想方文宣是不是也在想念自己?方文宣送給藍寄柔的那把折扇藍寄柔一直把它藏在枕頭底下,到了晚上便會打開折扇輕輕的呼扇著,想著方文宣的一舉一動。?
  方文宣跟著呂棟并沒有回呂府,而是被呂棟帶著去了城東的一所宅院。?
  “姐夫,您帶我來這里做什么?”方文宣踏進宅院的大門,發現這所宅院像是被閑置了很久,里面沒有一個人。?
  門吱呀的一聲被打開了,嬌嬌從屋里出來,她叫道:“文宣。”?
  方文宣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猛的回頭一看;“嬌嬌,你怎么在這里?”方文宣極其興奮。?
  “這還要感謝呂大人。”嬌嬌看起來和呂棟十分生疏,可憐的方文宣那里知道兩人連茍且的事都做了。?
  “呵呵,那rì你從我府里把嬌嬌姑娘救出去的時候,我就被你們的真情打動了,要不是顧及你姐姐,恐怕我早就安排你們見面了。”呂棟很會說話,但是他心里卻別扭著。?
  “多謝姐夫。”方文宣對這個丞相姐夫很是客氣。?
  “那你們聊,我在外面等著,我還得把你帶回去跟你姐姐交差呢。”呂棟一步三回頭的走出了宅子,他心里不但別扭還有小小的嫉妒,因為在他看來嬌嬌已經是她的女人了,當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心中難免會有一些怨恨,盡管他們知道自己是在逢場作戲罷了。?
  “文宣。”嬌嬌看見方文宣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很委屈,她撲在方文宣的身上抽泣著。?
  方文宣抱著嬌嬌,拍著她說:“我終于見到你了,嬌嬌你想我么?”?
  “我想,當然想,我每rì只有飲酒才能暫且把你忘了,每當我想到你的時候我好想飛到方府找你。”嬌嬌毫不掩飾。?
  “我也想你,你知道我每天都想見到你,可是我......”方文宣聽到嬌嬌如此直白的話他心里除了感動還是感動,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她看看。?
  “你說過,錢公子走后就要娶我的,可是你卻說話卻不算數。”嬌嬌一把推開了方文宣生氣道。?
  “嬌嬌,別這樣,我也有苦衷的。”方文宣陪著笑臉。?
  “你們男人都是這樣,給女人許下了承諾讓女人們左等右等,可是你們呢?把那些承諾望得一干二凈。”嬌嬌嗔道。?
  “嬌嬌我發誓,我每天都在想我們成親的事情。”這話倒是沒錯,方文宣無聊的時候就會想這些事情,然后自己傻兮兮的笑。?
  “那你什么時候娶我?”嬌嬌直入正題。?
  “這個......”方文宣猶豫了,他無法給嬌嬌一個確切的rì子。?
  “指望你就死了。”嬌嬌用長長的玉指戳了戳方文宣的腦門。?
  “文宣你是不是真想娶我?”嬌嬌拉住方文宣的手蕩著,把方文宣的心都給蕩酥了。?
  “我想娶你。”方文宣道。?
  “那你就聽我的,只要按我說的做,我們一定能成親的。”嬌嬌那魅惑的眼睛輕輕的挑著。?
  “恩,聽你的。”方文宣已經來不及多加考慮就答應了下來。?
  “那好。”嬌嬌附上前去在方文宣的耳邊耳語了幾句。?
  方文宣聽罷問:“這樣行么?”?
  “行,怎么不行,吃虧的是我。”嬌嬌羞得低下了頭。?
  方文宣想了一會說:“你不后悔?”?
  “后悔就不是嬌嬌了。”嬌嬌堅定的說。?
  “好,那我什么時候來?”方文宣問道。?
  “明天晚上。”嬌嬌道。?
  方文宣摟住嬌嬌說:“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此時嬌嬌依偎在方文宣的懷里,他覺得這個男人已經成為囊中之物了。?
  “文宣該回去了。”門口的呂棟喊著方文宣。?
  “哦,來了。”方文宣大聲的回應了一句,然后握住嬌嬌的細肩道:“明天你等我。”?
  嬌嬌羞答答的點著頭,方文宣便跟著呂棟回了呂府。?
  回去的路上,方文宣總是傻笑。?
  “笑什么呢?”呂棟問道。?
  “哦,沒什么。”方文宣敷衍道。方文宣跟著呂棟回了呂府,看見小侄子呂齊便一把抱住逗著他玩。?
  方文宣看見姐姐從對面過來,便道:“二品夫人好。”?
  原本方文宜是不想搭理弟弟的,上次因為嬌嬌的事讓方文宜很是下不來臺,不過沒想到弟弟叫到自己心窩里去了,只要別人叫方文宜作二品夫人,似乎她可以把一切仇恨都擱下。?
  方文宣飛了他一眼,但還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你就是這張嘴甜。”?
  “我看姐姐的二品夫人也做不了多久了。”方文宣認真的說道。?
  “什么?”方文宜驚奇的問。?
  “姐姐很快就會是一品夫人了。”方文宣拍著馬屁。?
  這讓貪慕虛榮的方文宜徹底的心花怒放了,她掩著嘴笑著,輕輕的搗著弟弟肩頭說:“不要亂說話。”但是心里還是期盼著自己什么時候能做上一品夫人。?
  方文宣心情很好,方文宜心情也很好,只有呂棟板著一張臉,姐弟二人有說有笑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方文宣把自己打扮的很是風流倜儻,他不停的摸著自己從發冠里露出來的發根,似乎每一根都要捋的很順溜,方文宣身著天藍sè的長褂,看起來很是jīng神。?
  “文宣,今天晚上有外國使節要來,你跟我出去見一下。”呂棟故意在中午的飯桌上這樣說。?
  “弟弟,見洋人,你可不能失了大啟朝的臉面,出去多跟你姐夫學習學習。”方文宜一邊夾菜給弟弟,一邊夾菜給呂齊。?
  “是,姐姐,今晚我一定好好表現。”方文宣很是認真的說。?
  “等你回來跟我講講那外國人長什么樣,看看是不是跟我上次見到的一樣。”方文宜無時不刻不在提醒著別人自己可是見過洋人的人。?
  “知道了,姐姐。”方文宣道,他心里哪里還會想著洋人該是什么樣,此時方文宣心理全是嬌嬌的影子,耳邊也是嬌嬌那嬌滴滴的聲音。?
  方文宣終于盼到了晚上,他跟著呂棟出了呂府,呂棟說:“你去吧。”?
  方文宣自然明白呂棟的用意,他拱手道:“多謝姐夫成全。”?
  看著方文宣快活走遠的身影,呂棟心里很是復雜,可是這是他對嬌嬌的承諾,也是和嬌嬌的交易,自己不能給她的不如就讓這個臭小子給她。?
  呂棟坐上轎子說:“去東盛樓。”其實呂棟今天真的是要去見外國使節的,那天嬌嬌問他,方文宣什么時候可以出來的時候,呂棟便說了今天的rì子,找一個正當的理由可以減少方文宜的懷疑,對于計劃的成功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夜晚月明星稀,城東的嬌嬌站在門口等著方文宣,她覺得自己的一只腳已經跨進了方家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