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第六章月蓮教

藍寄柔在馬車里雙手合十祈禱千萬不要被追上,絲絲在馬車后面坎飛了最后兩個窮追不舍的衙役之后,她繞到藍寄柔旁邊坐下,她的手在滴血,藍寄柔擔心的問:“絲絲沒事吧?”藍寄柔盯著她的手,血水沾滿了她的手背。
  她看看藍寄柔,又瞅瞅自己的手哈哈大笑說:“這可不是我的血,這都是狗血。”說著她從馬車里取出一塊白布來,擦了擦自己的手背,又從刀尖慢慢的捋下來,瞬間白布變成了紅布,讓人看得發毛。
  “狗血?”藍寄柔問。
  “那些衙役就是走狗,不是狗血是什么?”她看著那塊被絲絲丟在一旁的血布,藍寄柔突然覺得他們好殘忍。
  “哈哈,絲絲說的對,他們連狗都不如。”說話的人正在前面駕著馬車,他就是是去牢房給絲絲送刀片的男人,他現在打扮不再是破破爛爛了,而是一襲黑衣,甚有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樣子,他把頭發梳成了高高的馬尾,眉宇間散發著英氣。
  “多虧大哥相救,否則絲絲再過一個月就成那狗皇帝刀下的冤魂了。”絲絲把手一拱也很有女俠的風范。
  “絲絲可不能這樣說,那狗皇帝根本動不了我們月蓮教的任何一個人,反而是我們把他玩的團團轉,我們早晚會把那狗皇帝氣死的。”接著兩人哈哈大笑。藍寄柔想:什么月蓮教?還有狗皇帝?我怎么覺得我上了賊船。
  外面的烏鴉還在叫,今天的月亮沒有圓,藍寄柔跟著月蓮教的人一路奔跑,而藍寄柔心里已經開始牽掛兩個人了——周俊豪、于念真。
  她自己走了卻撇下念真,雖然相處只有短短的幾天,但是念真的經歷觸動了藍寄柔內心最柔軟的地方,那叫同情。
  “寄柔,你想什么呢?”絲絲問。
  “我想念真了。”藍寄柔幽幽的看著絲絲。
  “我也想她,但是我們帶不走她。”絲絲說的很淡然,似乎是在說別人的事,藍寄柔從絲絲的臉上絲毫看不到‘想’這個字。
  “到了,下車吧。”前面那位駕車的大哥提醒她們。
  藍寄柔跟著絲絲跳下馬車,抬頭一看,天哪,這情景簡直可以用壯觀來形容,幾百號人舉著火把,個個手執大刀,看到她們下車,眾人齊聲喊道:“得勝,得勝。”
  這時出來一個穿著比較優雅的老頭,他弓著身子說:“歡迎黑白護法凱旋。”
  黑白護法?這么奇怪的名字?這讓藍寄柔想起了白加黑。
  藍寄柔跟著他們往前走,原本站成一團的眾人馬上給她們開出一條路來,她跟在他們后面,低著頭不敢看旁邊的人,他們長相都不太正常或者說他們都故意把眉稍挑的很高,又把眉頭壓得很低,嘴角瞥向一邊,讓藍寄柔想起了一群小混混總喜歡兇神惡煞的嚇唬人。
  走過長長的青石臺階便是正門,他們推開大門院子里更是站滿了人,不過院子里的人又比外面的人看著順眼了一些,至少他們都不露著渾圓的肩膀,他們也是拱著手喊:“歡迎黑白護法凱旋。”絲絲向左右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雖然這條路不是很長但藍寄柔走的很尷尬。
  終于他們打開了最后一扇門,門上刻著幾個大字:月擁天下,蓮坐圣主。她心想:這話是傻子都能看出來,這不正是,月蓮圣主坐擁天下么?看來這教主野心不小。
  絲絲推開門后,里面一團暗紅的光,赫然一副牌匾掛在頂端上面寫著:月蓮教。
  匾下坐著一個女人,她蒙著紅色的面紗,藍寄柔只能看見她的眼睛,尖細的眉毛高高的挑起,眼睛睜得很大像是要吃人一樣,藍寄柔跟她對了一個眼神,她的眼神比藍寄柔第一次見絲絲的時候還恐怖,藍寄柔輕輕的垂下眼睛,心里卻不由的發慌。
  絲絲和那個男人一起跪下高喊:“月蓮教齊天下。”
  然后那男人起身,而絲絲卻遲遲不起,那女人終于說話了,她的聲音極其渾厚,讓藍寄柔想起了女高音。
  “大膽挽著絲絲,你知道么?為了你一個人把我們整個月蓮教都暴露了。”教主用手緊抓著椅子的扶手把身子往前傾著。
  “教主,對不起,絲絲知錯了。”絲絲把頭使勁的低著,這讓人覺得她很有誠意。
  “教主,絲絲不是故意的,她也是為了多殺幾個狗官。”那男人為絲絲求情。
  黑白護法跪下后把藍寄柔暴露在大堂的中央,教主這才看著藍寄柔問:“她是誰?”
  絲絲站起來把藍寄柔拉著一起跪下,她說:“絲絲都是靠這位姑娘才得以逃脫,她叫藍寄柔。”
  藍寄柔笑著朝那位教主點頭打著招呼。
  “她是什么來歷?”教主似乎對藍寄柔很有戒心。
  “她是......”絲絲頓住了,藍寄柔還從來沒告訴她關于自己的來歷,而且藍寄柔也不想讓人知道。
  “你不知道就把人帶來,萬一她是奸細怎么辦?”這教主還真能瞎想,但是她說完后突然幾個大漢沖上來就要拿藍寄柔,嚇得藍寄柔出了一身冷汗。
  “你們別碰她。”絲絲一下令其他人都退下去了。絲絲又跪著轉向教主說:“她是我的好姐妹,她不是奸細,我可以用生命擔保。”藍寄柔沒想到絲絲竟然這樣挺自己。
  藍寄柔說:“這位教主,我絕對不是什么奸細,而且我對那官府根本沒有什么好感,我也是被冤枉的。”藍寄柔裝的很可憐希望得到他們的信任。
  教主用細長的指尖支住額頭,一縷長發散在她的耳際后面,透著她背后的紅光也顯得萬分妖嬈,她沉思了一會說:“你們把她安排住下吧。絲絲,以后可不能大意了。”
  絲絲聽后連忙把藍寄柔扶起來說:“寄柔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了,還不快謝謝教主。”她也拱著手說:“多謝教主。”
  教主把手伸出來擺了擺說:“你們下去吧。”絲絲拉著藍寄柔跑出了大堂,她這才松了一口氣。
  堂外的人也慢慢散去,絲絲說:“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姐妹,以后你就是月蓮教的人。”
  藍寄柔想:我暈,我什么時候說我要加入了?可是她又不忍心拒絕絲絲,她只能點頭敷衍,絲絲指著那個男人說:“我們是黑白護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剛才你見到的就是我們的教主,也是月蓮教的圣主,我是白護法,他是黑護法。”
  “哦,黑護法。”藍寄柔在心里想的是一個叫小黑的男人,和一個叫小白的女人,這樣還好記點。
  黑護法點點頭說:“我叫人去給你整理房間。”
  “房間?我不是和小白,哦不對,白護法一起住么?”藍寄柔怕黑是天生的,而且讓自己一個人住在這么陌生又恐怖的地方,藍寄柔還真是有些擔心。
  “那她就和我一起住吧,我們還可以聊天。”絲絲把手搭在藍寄柔的肩膀上說,聽完藍寄柔心里也暖烘烘的,她覺得自己是找到組織了。
  插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