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7-15)      人物簡介待續(07-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7-15)     

跟著老公去穿越69 被害

方文宣三步并兩步的往城東趕,此時麟王府的藍寄柔已經拿起折扇輕搖著想念方文宣,她并不知道方文宣又做了背叛她的事情。
  “嬌嬌。”方文宣到了門口就看見門口站著一襲紅衣的嬌嬌,她完全是新娘的裝扮。
  “文宣。”嬌嬌看見方文宣便撲了過去。
  屋里的一對喜燭跳躍著把嬌嬌的臉映的格外嫵媚,嬌嬌說:“今晚我們就行洞房之禮。”
  “好嬌嬌。”方文宣此時熱血沸騰,他一把抱起嬌嬌,就要上床。
  “等等。”嬌嬌輕聲道。
  “我們該喝交杯酒。”
  “對對,交杯酒。”方文宣放下嬌嬌拿起酒杯兩人交叉著手腕喝了手中的烈酒。
  方文宣再想抱起美人的時候已經覺得頭昏腦脹了,他全身都沒有力氣,在他昏睡過去的那一刻,他看見嬌嬌正解開自己胸前的扣子,紅色的鴛鴦肚兜已經露出了一半。
  方文宣睡了,睡的很沉很沉,嬌嬌好容易把方文宣扶到床上,她摸著方文宣的臉說:“對不起。”然后替方文宣寬衣。
  嬌嬌躺在方文宣的身邊,她說:“文宣你不要怪我。”
  第二天一早方文宣迷迷糊糊的還以為睡在自家的床上,可是當他看見粉紅色的紗帳時,他突然驚坐了起來。
  嬌嬌醒了,她一絲不掛的和方文宣蓋著同一條棉被,嬌嬌把細嫩的腿壓在方文宣的腿上,然后整個身子都爬了上去,這個動作讓方文宣很難為情。
  “怎么了?昨晚的事,你忘了?”嬌嬌把頭靠在方文宣的胸前,很是害羞的摸樣。
  “昨晚?”方文宣努力回憶著他昨晚做的事情,可是畫面只停止在嬌嬌胸前的肚兜上。
  “我怎么什么都不記得了?”方文宣敲敲腦袋,他怎么也想不起昨天喝酒以后的事情了。
  “你走吧。”嬌嬌翻了身,很是生氣的樣子,她把臉轉向墻壁。
  “嬌嬌,我不是不認賬,我真是忘記昨天的事情了,不過我一定會負責的。”方文宣道。
  “你看這是什么。”嬌嬌一把掀開了被子的一角,方文宣看見了血,淺粉色的床單上有一滴鮮紅的血。
  “嬌嬌。”方文宣一把抱住嬌嬌說:“我一定是失憶癥又犯了,你放心,你一定會成為方家的二少奶奶。”
  嬌嬌張開雙臂抱住方文宣的腰,她哭了,是自責的眼淚,是無奈的眼淚。
  方文宣一早就溜回了呂家,他關上房門之后才覺得自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他的心撲騰撲騰的跳著,他還是不停的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事情。苦思冥想無果之后,方文宣便放棄了,他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兩個月之后的事了。
  一個月后藍寄柔又一次路過御花園的時候,藍寄柔下意識的看看花園里的花卻發現已經有幾朵開始枯萎了。
  這次應豐是來探望六公主的,六公主正在馨貴妃的宮里養傷。
  “奴才叩見麟王,奴才這就去通傳。”在馨貴妃的錦華宮門口,一個小太監正要通傳。
  應豐拉住小太監說:“不用了,我自己進去。”
  應豐推開錦華宮的大門,發現應奎正在給嘉晨喂飯。
  嘉晨見了麟王啊啊了兩聲,應豐問:“皇妹恢復的可好?”
  嘉晨微笑著點點頭,看得出來被弟弟喂飯她似乎很開心。
  “馨貴妃呢?”應豐問道。
  “母親去御花園了。”十皇子道,說完,他繼續用小嘴吹著粥喂給姐姐喝。
  “可是剛才路過御花園并沒有看見馨貴妃啊。”藍寄柔疑惑道。
  聽了藍寄柔的話,嘉晨突然站了起來,她啊啊了兩聲便跑了出去。
  “皇姐你去那里?”十皇子在后面跟著跑了出去。
  “難道出事了?”應豐和藍寄柔也跟了出去。
  御花園里,他們都找遍了就是沒見到馨貴妃的影子,終于在遠處的花叢中嘉晨看見了自己母親的一只鞋子。
  嘉晨跑了過去,發現母親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應豐和藍寄柔看見馨貴妃的時候她臉色發黑,脖子上還有兩個黑點。
  嘉晨哭著搖晃著母親,可是馨貴妃看起來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兩個孩子跪在母親的身邊大哭著,十皇子不停的叫道:“母親,母親。”而六公主只能啊啊的慘叫著。
  太監稟報了皇上,皇上馬上趕了過來,看見自己的愛妃先自己而去,皇帝也是老淚縱橫,他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奴才看見馨貴妃的脖子上有被毒蛇咬過的痕跡,想必是被這花園里的毒蛇害了性命。”方萬鴻道。
  “御花園里怎么會有毒蛇?”皇帝質問道。
  這時一個掌管御花園的太監跪下說:“回皇上的話,御花園從來沒有毒蛇出沒過,就連小草蛇的影子都不曾有過,這御花園都灑上了硫磺,蛇是不敢再御花園放肆的。”
  “那這是怎么回事?朕的愛妃死在御花園,還是被毒蛇咬死的,你難辭其咎,來人吶,把他拖出去就地正|法。”老皇帝誓要為馨貴妃報仇。
  “皇上饒命啊。”老太監不停的懇求,可是身后的兩名侍衛拖著他的肩膀要把他拽走。
  “皇上,不管這位公公的事。”藍寄柔站了出來。
  應豐道:“你閉嘴。”
  可是藍寄柔不聽,她不能眼看著一個老人就這樣被冤枉。
  “怎么說?”皇帝抬起手示意侍衛先把公公給放開,他要聽藍寄柔講話。
  “皇上您看,馨貴妃的腳下。”皇帝順著藍寄柔所指的地方發現了兩道弧線。
  “這明顯是被人拖過的痕跡。”藍寄柔又指著剛才公公被拖的痕跡說:“皇上您看,這是公公被拖的痕跡,如果說馨貴妃被咬傷之后自己爬到這里的絕對不會是這么直的線,您再看。”藍寄柔又指指弧線旁邊的幾只腳印道:“這明顯是馨貴妃被兩個人拖到這里來的。”
  而且馨貴妃被咬傷之后手一定會捂住脖子的,便會沾上黑血,但是她的手是干凈的。”藍寄柔拿起馨貴妃的兩只手給皇上看,確實,除了受傷沾上的泥土一點血跡都沒有。
  藍寄柔下了結論:“馨貴妃一定是在別處遇害然后被拖到這里的。”說道這里,應奎和嘉晨哭的更厲害了。
  “姐姐,你怎么就這么死了啊。”聽到通報的昭貴妃從遠處跑來,她依然一襲白紗裙,她傷心的撲在馨貴妃的身上痛哭著。
  “你說的對,先把這個公公放了。”皇帝下了命令,兩個侍衛才肯離去,這讓老公公對藍寄柔感激涕零,但是他還是跪著對皇上說:“謝皇上,謝皇上。”
  “皇后呢?她怎么沒來?”皇帝問道。
  “回皇上,今日是十五,皇后去普華寺吃齋去了。”每到十五皇后都會去普華寺吃齋祈福,此刻王皇后正身在幾十里之外的普華寺。
  藍寄柔沒想到自己又救了一個人,可是她覺得這宮里最想害死馨貴妃的一定是王皇后,而她卻遠在普華寺,難道她是想制造不在場證據?
  “這件事情一定要徹查,查出是誰害死馨貴妃的,我不管是誰一律斬首。”皇帝撂下了狠話,他決定揪出禍害后宮的兇手。
  一雙兒女就這樣和母親陰陽相隔,他們剛剛團聚卻又要分離,藍寄柔回到麟王府的時候很是替這對姐弟擔心。
  “你怎么那么多話?”麟王回了王府便指著藍寄柔怒斥道。
  “我說的不對么?馨貴妃就是被害死的。”藍寄柔道。
  “你知道你今天的要惹多大的禍么?”應豐很是生氣。
  “惹什么禍?”藍寄柔突然摸不著頭腦。
  “光想都能想出來馨貴妃是被人害死,你為什么要說出來?讓事情了解就算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你卻站出來,你知道這要牽連多少人命么?你救了那個公公可是你卻害了你自己。”應豐此刻正替藍寄柔擔心著。
  藍寄柔的心突然沉了一下,她心想:是啊,皇宮是那么危機四伏的地方,自己為什么就不能長點記性呢?此刻藍寄柔的心中猶如壓了巨石,她開始擔心自己的小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