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70 落水

皇后從普華寺回到皇宮的時候才知道馨貴妃出了事,她便去了錦華宮看望一對姐弟。
  “母后。”十皇子對皇后還是很有親切感的,看見母后來了他馬上要迎上去,可是他卻被嘉晨揪住了衣角,嘉晨充滿仇恨的看著皇后。
  “本宮知道你一定以為是本宮殺了馨貴妃,本宮告訴你們本宮沒有害她。”王皇后解釋著。
  嘉晨沒有說話,她也說不出話來,她只能咬著牙看這個在她心里已經罵了千萬遍的女人。
  十皇子并不知道皇姐為何對王皇后如此仇恨,在他眼里自己是有兩個母親的,一個是馨貴妃,一個就是王皇后,畢竟王皇后養育了自己四年之久。
  “嘉晨,你和應奎來本宮的宮中吧,本宮想馨貴妃在天之靈一定不想讓你們姐弟倆守在這錦華宮的。”王皇后說明來意,他一把拉住應奎:“走,跟本宮回宮。”
  可是嘉晨此時卻緊緊的拽住應奎的衣服,死也不放手。
  “嘉晨,本宮是為你們著想。”
  嘉晨力氣還是沒王皇后身邊的兩個小太監大,他們正拉著應奎往外拽,應奎嚇哭了,哇的一聲穿透了整個錦華宮,馨貴妃的牌位被一陣怪風刮得亂動,這讓王皇后趕快喊:“住手。”
  兩個小太監松開手后,嘉晨緊緊的抱住弟弟瞪著王皇后,王皇后拗不過嘉晨,她說:“本宮希望你們好,什么時候想通了來找本宮。”說完一拂衣袖便走了。
  嘉晨抱著弟弟哭,十皇子的胳膊也紅了,他見皇姐哭自己也哭了起來,整個錦華宮似乎更多了幾分凄涼的感覺。
  畢竟母親死了還有父親,老皇帝讓他們暫時住到了麟王府,一來可以離開皇宮避開御花園這個傷心的地方,二來皇帝知道嘉晨和皇后的沖突,盡量減免這二人的見面。
  麟王府原本就很大,多了兩個人根本不成為題,可是應豐卻擔心起來。
  “王爺想什么呢?”藍寄柔看見冥想中的應豐不免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的事還沒完,如今父皇又把一對皇弟妹塞到麟王府來,誰收了應奎就是跟王皇后對著干。”應豐思量道。
  “王爺,他們是你的弟弟妹妹,你怎么能這樣想?”藍寄柔覺得應豐太無情了。
  “皇家的事你不懂。”應豐對于藍寄柔的數落很是反感。
  “王爺你老說我不懂,可是我懂親情,不管你的親人會給你帶來多大的麻煩,他們都是你的兄弟姐妹......”藍寄柔挽起了袖子準備說教,可是應豐卻一拍桌子:“夠了,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應豐總是喜歡嚇唬藍寄柔,他覺得只有嚇唬她才能讓她安分一點,可是藍寄柔卻不以為然,她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昨天應豐嚇唬她就要被王皇后盯上了,可是藍寄柔晚上回到臥房一想,她發現如果自己當時知而不言,那么她的良心一輩子也過不去。
  藍寄柔很是可憐剛死去生母的姐弟倆,她表現出了女人才有的憐憫感,她為姐弟倆打掃了房間,并且細心的在六公主的房間放了很多紙張,以便她可以用寫字來和人交流。
  嘉晨雖然像只馴服不了的野馬,但是在她心里最佩服的還是藍寄柔,她從沒有把她當成一個小太監,因為只有她才肯說實話,而且自己的命也是這個小太監救的。藍寄柔看起來就有一種親切感,尤其是藍寄柔幫他們鋪床的時候,嘉晨覺得她的動作很像是母親為她鋪床的樣子。
  藍寄柔鋪好了床恭敬的說:“六公主,快休息吧。”
  藍寄柔打開門卻覺得自己的衣服似乎被人拽了一下,六公主睜著大眼啊啊了兩聲,藍寄柔問:“公主還有什么事么?”
  六公主把藍寄柔拉到桌子旁,自己用筆寫了幾個字:跟我聊天好么?
  藍寄柔看看那秀氣的字體,點點頭說:“小貴子愿意跟公主聊天。”
  嘉晨又寫道:那天我知道母親要出事。
  藍寄柔驚奇的問:“為什么?”
  嘉晨寫道:“因為母親把孩子奪了回來,那天晚上母親說她如果出了什么事叫我一定要照顧好弟弟。
  “原來馨貴妃早就有預感了。”藍寄柔點點頭。
  “所以我要保護好弟弟,不能讓弟弟再去皇后那里了。”
  “你肯定是皇后做的么?她那時候都不在皇宮。”藍寄柔問道。
  “不是她還會有誰?”嘉晨寫到。
  “是啊,還能有誰?”藍寄柔自言自語。
  那一夜,藍寄柔說話,嘉晨寫字,兩人的交流方式不同,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別扭,她們像是許久未見的老友,傾談了一整夜。
  第二天藍寄柔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睡在桌子上,而嘉晨已經不在房間了,她看看嘉晨寫的那厚厚的一摞紙,她覺得這個孩子只是外表堅強內心脆弱,藍寄柔把紙收了起來,以免被人發現。
  她正收拾筆墨的時候,突然聽到十皇子大喊:“不好了,皇姐掉水里了。”
  藍寄柔一聽馬上奪門而出,她循著聲音的方向跑去了池邊。
  除了池塘的幾只天鵝,藍寄柔還看到了在池塘里掙扎的嘉晨。
  嘉晨揮舞著的手慢慢的沉了下去,她開始還能啊啊兩聲,可是后來就被水嗆到了,她正在痛苦的掙扎,十皇子大喊著:“皇姐,皇姐。”自己便要不知深淺的下水,藍寄柔想到自己婚后才跟著老公去游泳池學了狗刨,如今讓她救人恐怕她心里還是沒有底的,可是總不能看著這個可憐的少女就此消失在自己眼前吧?
  藍寄柔撲騰一聲跳進了池塘里,藍寄柔已經很久沒下水了,她胡亂劃拉著水游到正在拼命掙扎的嘉晨身邊,嘉晨亂舞的雙手不停的打在藍寄柔的身上,藍寄柔喊:“不要怕,我來救你了。”
  可是不停嗆水的嘉晨卻使勁的抓著藍寄柔的身體,這讓藍寄柔跟著她一起沉了下去,在混亂中,嘉晨的手摸到了藍寄柔的胸口,她在那一刻知道,原來這個叫小貴子的小太監竟然是個女人,她沒有時間疑惑,她抓著藍寄柔一同慢慢地沉下去,在水中,藍寄柔模糊的聽到岸邊十皇子的哭聲。原來的狗刨并不能救人,這是她沉下去以后才得出的結論......
  藍寄柔在水里,看見一個人正以優美的姿勢向他們游過來,那人正是應豐,之后藍寄柔就被救了上來,一個失足落水的少女,還有一個自不量力的狗刨小太監被應豐一個個的抗了上來,像是曬魚干一樣的平放在地,一個小太監給六公主按壓肚子,應豐給藍寄柔壓肚子,兩個人像兩只小魚一樣吐著水,兩人吐了水便清醒了過來,藍寄柔看著刺目的陽光下那個熟悉的黑影,藍寄柔很想哭,她活過來了,她被應豐救過來了。
  藍寄柔看看同樣醒過來的六公主,六公主在笑,在對這她笑,藍寄柔想到剛才六公主摸到自己胸部的事情,她只是希望六公主不要把這個秘密說出來。
  藍寄柔已經適應做書童和公公的身份了,而且她也知道一旦自己恢復女裝就會被人認出自己是通緝犯來,藍寄柔一直掩飾的很好,沒想到今天的突發事件竟讓她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