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71 叛逆

藍寄柔溜到六公主的房間,六公主正在紙上寫著什么,藍寄柔心虛的問:“六公主在做什么?”?
  嘉晨看見門口的藍寄柔,她微笑著招呼藍寄柔進來,便把紙遞給藍寄柔看,藍寄柔看到那些字的時候,她松了一口氣,上面是這樣寫的:我今天知道了你是一個姐姐,我很開心我知道你扮成小太監一定是有你自己的苦衷,只要你不是害我皇家來的,我可以保密,以后我有事可以經常找你么??
  藍寄柔很是感激嘉晨的善解人意,她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是要害誰的。”?
  嘉晨笑著點頭,藍寄柔眼里的嘉晨是一個善良的小姑娘,她并沒有公主的架子,想到嘉晨身邊連個陪她說話的人都沒有,藍寄柔拍著胸脯說:“以后有什么事你就來找我。對了,公主是怎么掉進池塘里的?”?
  說道這里,六公主臉上的笑容便沒了,她認真的在紙上寫道: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你看到那人了么?”藍寄柔問道。?
  嘉晨寫到:沒有。?
  “沒想到麟王府也有人要害你們。”藍寄柔自己思量著,她突然覺得那里都是危機重重,而自己已經得罪了皇后兩次了,如今嘉晨正是一個證明,看來麟王府真有那些居心不良的人。?
  藍寄柔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了應豐,而應豐卻不以為然:“我只能說這里除了你我還有應奎和嘉晨所有人都是宮中的眼線,他們想害誰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藍寄柔跺著腳道:“那就把所有人都換掉。”?
  “你信么?就是換幾十次那些人還是宮中的眼線。”應豐嘆了口氣道:“這就是為什么我要你來幫我的原因。”???
  藍寄柔似乎稍稍明白了應豐此時的處境,此時她只能倒吸一口涼氣,她想象著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被人推下池塘,或者吃飯被毒死的時候,她很懷念在方家那單純而簡單的日子......?
  方文宣在呂府已經住了一個月了,他并沒有馬上被呂棟引薦給皇上,而是在呂家幫呂棟處理及其瑣碎的事情,以至于洪水都退去了,方文宣還是沒見到皇上。?
  方文宣再去找嬌嬌的時候,嬌嬌已經不在了,嬌嬌也只是留書說會在依紅樓等著方文宣去接他,如今方文宣兩頭壓力,一邊是呂棟這里,不給方文宣機會施展抱負,另一邊是在依紅樓苦等的嬌嬌。?
  一月后,方文宣還是告辭了呂府,他已經不指望呂棟能為他牽線鋪路了,他住在呂家一段時間倒也是有收獲的,這個收獲就是:他下了決心一定要考上狀元,而不是用旁門左道的方式建功立業。?
  方文宣狼狽的回了方家,方老夫人也是意料之內的,但是她意料之外的卻是方文宣大著膽子跟她說自己要娶嬌嬌。?
  方文宣說要娶嬌嬌的時候,老夫人連拐杖都扔了:“你這個不孝子,竟被那個狐貍精迷成了這樣,難道你忘了你在止憂房的日子了?”?
  “母親,我沒忘記,可是我不能不娶她。”方文宣道。?
  “為什么?文宣,你別忘了你可是方家的后代而不是普通的平頭百姓,你......”老夫人還沒說完,方文宣卻來了一句讓所有人都震驚的話:“我跟嬌嬌已經行了洞房之禮了。”???
  聽到這里一直站在一旁沒說話的李慕慈突然捂著臉哭著跑了出去。?
  “不孝子,不孝子啊。”老夫人指著方文宣氣抖道:“你還是被那個狐貍精給迷上了,你迷上了,你一輩子都要毀在她的手里,就算你跟她行了洞房之禮我也不準你娶她。”?
  “不行,我要負責。”方文宣道。?
  “負責?你對慕慈負責過么?文宣,你如果真要娶那個女人,除非我死了。”老夫人撂下狠話。?
  “母親!”?
  “不要叫我,我早晚會被你氣死,我整天求神拜佛都是為了方家,而你卻要污了我們方家的臉,本以為你跟著呂棟會有所作為,沒想到竟發生了這等事情,我現在明白了,呂棟為什么不把你推薦給皇上了,那都是你們的幌子,你們用來欺騙我這個老太婆的幌子,你們真正的目的就是,咳咳......”老夫人還沒說完便氣的不住的咳嗽起來。?
  方文宣見此狀況上前扶住正咳嗽的老夫人,老夫人一把推開方文宣:“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您不讓我娶嬌嬌,我就餓死在方家!”方文宣下定了決心要和嬌嬌相守到老,他似乎從未這樣認真的喜歡過一個人。???
  “來人吶,把他送到止憂房,我成全他。”老夫人喊了幾個護院,婉兒馬上相勸道:“老夫人玩玩不可,如今已到初秋,少爺在止憂房可是要凍死的。”婉兒很是擔心他們母子現在的對持。?
  “凍死比餓死好!”老夫人狠狠心道:“快把他關起來。”?
  原本還在猶豫的護院聽到老夫人的命令立馬架起方文宣走了,方文宣倒也配合,他篤定了要餓死在方家的主意,方家的一對母子還是第一次這么激烈的爭吵,也是第一次連命都拿出來談條件,可是作為方家的老夫人,她依然要維護方家幾百年傳下來的名譽,她不能辜負了方家的那塊牌匾。?
  方文宣被關進了止憂房,他又想起了自己和藍寄柔一起的日子,只是現在多了幾分寂寞,他想到和藍寄柔一起搶一只餅的時候,方文宣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藍寄柔這些天都和六公主十皇子在一起,她似乎成了孩子王,他們在王府放風箏,踢毽子,甚至藍寄柔還教他們跳房子,總之藍寄柔把現代孩子們的游戲帶了過去,讓不能說話的六公主咯咯直笑。?
  而方文宣也已經被關進去三天了,任憑婉兒怎么勸說兩人,兩人都執拗的不肯退讓,老夫人把方家的名譽看的比自己的命還重要,而方文宣誓死捍衛自己所謂的愛情,這種僵持的狀態讓方家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影。?
  方文宣已經餓得沒有力氣說話了,他躺在草堆上抱著雙臂,在寒冷的夜里心中默念著:不能放棄。婉兒透過門縫望過去的時候,她很是為這個方家的少爺擔心,婉兒便想起了身在王府的阿貴哥哥,她雖然沒收到阿貴哥哥的飛鴿傳書,但是她相信自己的阿貴哥哥一定也在想著自己想著方家的大少爺。???
  婉兒拼命敲著王府的大門,沒多久出來兩個帶刀的侍衛,侍衛甲狠狠的推了婉兒一把:“敲什么敲?王府的門也是你敲的?”?
  “我要找阿貴。”婉兒理直氣壯,他才不管什么王府不王府,她只知道自己的阿貴哥哥在里面。?
  “阿貴是誰?”侍衛甲問道。?
  “就是那個太監小貴子吧?”侍衛乙回答。?
  “什么?小太監?我阿貴哥哥可是堂堂的男人。”婉兒不信他們說的話。?
  “那就沒有了,只有一個小貴子,哦,對了就是前幾天我們王爺從方家帶來的人。”侍衛乙答道。?
  “什么?”婉兒猶如晴天霹靂,她哭著沖進了王府,而兩個侍衛愣是沒來得及攔住她。?
  “阿貴哥哥,你在那里,你快出來。”婉兒拼命的喊拼命的跑,她覺得天塌了,她心中還暢想著自己以后帶著私房錢跟阿貴買塊薄田然后結婚生子,如果阿貴變成太監,那么這一切都要破滅了。?
  婉兒跑,侍衛追,婉兒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王府,可是她并無心欣賞這華麗的美景,她只想找到自己的阿貴哥哥問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