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第七章喝血

藍寄柔把囚衣換下,穿上絲絲的衣服,她們身材差不多,而且藍寄柔還是天生的衣服架子,沒想到絲絲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也一樣好看藍寄柔跟絲絲促膝而談,絲絲問到藍寄柔被抓的原因時,讓藍寄柔想到了自己的老公,藍寄柔告訴她自己是來找出門很久的丈夫的,絲絲說:“你可真是個癡情的女子。?
  藍寄柔笑笑說:“什么癡情不癡情,我還等他回家給我做飯、捶背、洗衣服呢?而且他在外面沾花惹草怎么辦?我得趕快找到他。”?
  絲絲皺著眉頭問:“做飯?捶背?洗衣服?”?
  “對啊,他有空就會做的。”藍寄柔點著頭,絲絲似乎不太相信,她說:“如果是真的,那你真是太幸福了。”?
  “絲絲你有老公么?”藍寄柔問。?
  “老公是什么?”?
  “老公就是丈夫。”藍寄柔回答。?
  絲絲馬上羞紅了臉說:“我可沒有。”?
  藍寄柔抿著嘴笑道:“你害臊了?據常年做心理測試的我來看,你雖然沒有丈夫,但是你有心上人,對不對?”藍寄柔指著她,她更是羞得低著頭傻笑。?
  “不會是小黑吧?哦,就是黑護法。”藍寄柔試探道。?
  “不是他。”絲絲別過頭去,不讓藍寄柔看到自己羞紅的臉。?
  “你就嘴硬吧。”藍寄柔撓著她的癢癢肉,她笑的更歡了,就這樣她們一晚上都在哈哈大笑,藍寄柔想:如果這房間隔音效果不好的話,恐怕全院子的人都被她們吵得睡不著了。?
  第二天絲絲把藍寄柔帶到堂上去,教主依然坐在最高處,絲絲帶著藍寄柔跪下后就看到一個人端著一只碗走到自己面前。?
  “你喝了吧,喝了就是我們的教眾了。”教主說。?
  “這是什么?”藍寄柔端起碗來,里面竟然是紅色的,還有一股血腥味。?
  “這是血酒,你也要滴一滴血進去,我們的兄弟都滴了,就差你了。?
  “什么?讓我喝血?我不干,那么多人的血多臟啊,你們有沒有常識?”藍寄柔看著一絲絲的血在水里飄著自己就覺得惡心。?
  絲絲揪著藍寄柔的衣服說:“快喝吧。沒事不疼。”?
  這時那個端著碗的人又把一只盤子移到藍寄柔眼前,剛才只顧著拿碗,卻沒看到盤子里面還有一把小刀。?
  “我不要,我怕血,我才不自虐呢?為什么非要喝血酒才能表忠心?”藍寄柔撇著嘴,她也沒有喝下去的勇氣。?
  “你不喝就說明你是奸細。”月蓮教主突然使勁的拍了一下椅子她發怒了,這倒把藍寄柔嚇了一跳。?
  身邊的教眾個個舉著大刀齊聲喊:“喝掉,喝掉。”?
  藍寄柔看著血酒,她很想哭,為什么要逼自己,那么臟的血為什么要讓自己喝?也不知道里面有沒有甲肝乙肝艾滋病。?
  絲絲說:“沒事的,寄柔,一點也不疼。?
  藍寄柔想:你騙誰呢?前幾天做飯輕輕的割破了手指頭我都疼的要命,你現在讓我自己割傷自己?那比登天還難。”?
  “來人吶,她不喝就把她拉出去。”教主一下令,幾個壯漢上前就架住藍寄柔的胳膊。?
  “我割,我喝,還不成么?”藍寄柔突然覺得他們是在逼自己落草為寇,為了自己的小命,藍寄柔只能委曲求全。?
  她拿起刀,閉著眼睛,輕輕的劃在指尖上,藍寄柔睜開眼:“咦?沒破哦。”?
  她繼續劃著,可是仍然沒破,藍寄柔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生怕割的太深。就這樣,一下兩下,她足足劃了十幾下都沒破,這時絲絲忍不住了,她站起來,搶過刀去,一只手握著藍寄柔的手指,她狠狠的劃了一道。?
  “啊!~”藍寄柔疼得捏住指頭,鮮血滴在碗里:“我,我,我的手流血了。”藍寄柔眼淚汪汪的看著絲絲說:“你太狠了。?
  絲絲輕輕的說:“對不起,你下不了手我才幫你的,你快喝了吧。”?
  藍寄柔吹著受傷的手指,端起碗捏著鼻子抿了一小口。?
  他們把碗傳下去,每個人都喝了一大口,藍寄柔想:你們喝吧,喝的你們都拉肚子才好。藍寄柔看著自己的血就這樣被他們喝掉藍寄柔十分心痛。?
  “好,現在你就是我們的教眾了。”教主說完,旁邊的一群小哥就開始大喊:“月蓮教主坐擁天下。”?
  回到房間絲絲替藍寄柔包扎傷口,她說:“對不起。”?
  藍寄柔看著受傷的食指說:“算了,喝都喝了。”?
  絲絲又說:“我們決定讓你加入月蓮教以后就動身去別的地方了。”?
  “去那里?”藍寄柔問。?
  “因為我殺了幾個狗官,我破壞了原本的計劃,我們暴露了,所以在你加入之后我們就要馬上動身了,而且你我都是逃獄的囚犯,也不能在這里多呆。”絲絲解釋道。?
  “也是。”藍寄柔想到古代的逃犯都是要全城貼滿畫像通緝的,如果自己被抓住說不定腦袋要搬家了。?
  藍寄柔摸摸脖子說:“好,我跟著你們走。”?
  第二天一早,藍寄柔們就上了馬車,為了掩人耳目她們都男裝打扮,藍寄柔看著銅鏡里那俊俏的小生說:“如果我是男人也一定是超級大帥哥。”絲絲在一旁笑著說:“快走吧,來不及了。”?
  藍寄柔跟著絲絲上了馬車,她們馬上就要離開這里了,離開這個縣城,離開也挺好的,她想到那縣官聽到她們越獄的消息以后一定又是吹胡子瞪眼,藍寄柔想想就覺得好笑。?
  馬車很快就從山里走到了街道上,藍寄柔偷偷得看著外面的景色,大街上人來人往,她還瞥見通緝自己的告示,把自己都畫得那么丑,藍寄柔十分懷疑那個畫師的水平,她寧可塞給畫師一些錢把自己畫的漂亮一點。?
  她看著街上擺賣的玩意兒,這些都只有在電視劇里見過,還有搖鈴鐺的道士、算命的半仙兒都特別入景。?
  藍寄柔左看右看,這還是她來到啟朝第一次這么自在過。?
  街上來往的人太多,馬車走的并不是很快,藍寄柔正瞧著外面的風景,突然一張熟悉的面孔從自己的馬車旁一閃而過,沒錯他就是自己的老公周俊豪。?
  藍寄柔激動的在馬車上叫他:“老公,老公。”藍寄柔向他的招手,可是他絲毫沒有反應,只是拿著一把折扇跟旁邊的人說笑。?
  藍寄柔叫道:“周俊豪,你等著我。”藍寄柔焦急的跟絲絲說:“我找到老公了,我不跟你們走了。”她正要跳下馬車,絲絲拉住藍寄柔說:“你真要留下么?你可是通緝犯。”?
  “我不管,我要找我老公,他一定也在找我。”藍寄柔看著馬車外面,她叫了車夫馬上停下來。?
  車慢慢的停下,藍寄柔要跳下去的時候,絲絲說:“有什么事,你就給我們發暗號。”她交給她一個煙花棒,藍寄柔隨意的揣在兜里說:“謝謝。后會有期。”?
  藍寄柔跳下馬車四處張望,可是周俊豪呢?他不會沒等自己吧?絲絲的馬車已經走遠,她呆呆的站在大街上,而后面貼的正是通緝藍寄柔的畫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