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5-28)      人物簡介待續(05-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5-28)     

跟著老公去穿越79 婚宴


  呂棟出了王家的大門,他本想調戲一下王碧瑤的,沒想到竟然被王碧瑤打的落荒而逃,呂棟心里突然不是滋味,肚中的孩子明明是自己的,現在卻要認方文宣做爹爹,呂棟想到自己的女人孩子都送給別人,他心中不甘,而且王碧瑤嫁給了方文宣心也就不向著自己了,說不定以后跟她就兩斷了。
  王碧瑤送走了呂棟,她便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再也沒有什么心情欣賞自己的喜服了,呂棟在王碧瑤心里如同一根長錐扎得她難受。
  藍寄柔把喜服送去,又投入到替方文宣大婚做準備的隊伍中了,便把看見呂棟的事情給忘在了腦后。藍寄柔忙活了一整天,她沒想到古代人納妾竟也如此繁瑣,想到自己和老公結婚的時候都沒有如此的排場藍寄柔突然覺得自己虧了很多。
  第二天方文宣便騎著高頭大馬接新娘子去了,王碧瑤蓋著紅蓋頭裝作哭泣的聲音對王家夫婦說:“爹爹、母親,女兒嫁出去了。”
  王家夫婦也假裝舍不得道:“這是給女兒的紅包,嫁了過去就是方家的人了,要遵守媳婦的本分。”方文宣和王碧瑤接過紅包給二老磕了頭便由婆子背著王碧瑤送上了轎子。
  王碧瑤掀開蓋頭偷偷的看著在前面騎著高頭大馬的方文宣,暗暗的喜歡,這時有人在圍觀的人群里認出了王碧瑤道:“這不是依紅樓的頭牌姑娘嬌嬌么?”
  嬌嬌聽到馬上蓋好蓋頭,放下轎子上的窗簾,在前面騎馬的方文宣大喊:“我娶得是王員外家的王家小姐,王碧瑤,有想賀喜的都可以去方家,那里流水宴席等著大家呢。”方文宣此話一說倒也沒人管轎子里的人是誰了,都開始蜂擁的往方家趕,不管認識不認識的只要有宴席他們不在乎結婚的是人還是豬。
  王家和方家距離還是比較進的,但是長長的迎親隊伍便把整個街市給占滿了,方家在前一天就做了準備,他們給街上的小販一人十兩銀子,這些錢可是他們半年都賺不到的,而且現在還有免費的酒宴吃,真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有人還說:“如果方家大公子每年都娶一個妾室這樣我們就不用辛苦的擺攤賺錢了。”
  王碧瑤道了方家門口,但并不從正門進入,而是從側門,因為納妾的規矩就是如此,當然也免了跨火盆之類的繁雜程序。
  兩人對著老夫人拜了長輩,老夫人喝了媳婦茶,這一套程序算是宣布他們成婚了,接下來的流水宴席便由方文宣陪著,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他都一一敬酒,很是春風得意。
  王碧瑤坐在粉色幔帳之中,她撫著肚里的孩兒說:“母親已經嫁人了,以后方文宣就是你的親父,記住只有方文宣才能給你母親帶來幸福,以后無論發生了什么事你都要孝敬他,知道么?”
  王碧瑤自知目前肚里的孩兒是聽不見的,但是她只有這樣說才不會覺得那么自責。
  藍寄柔當晚并沒有多吃,她反而覺得沒什么胃口,倒是應豐和方文宣喝的云里霧里的,應豐拍著方文宣的肩膀道:“以前咱有什么誤會,都跟著這杯酒流走吧。”應豐指的自然是前兩個月來方家借人的事情。
  方文宣一飲而盡道:“麟王別這么說,文宣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
  “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來!我們干一杯。”說著兩人又對飲了一杯。
  “不知麟王何時會娶王妃?到時候文宣定當送一份大禮。”方文宣問道。
  “快了快了。”應豐看著坐在不遠處下人位置的藍寄柔,他目前篤定的王妃人選就是她了。
  而坐在座位上的藍寄柔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某人的心里深深的扎根發芽了,她左右兩邊的阿康阿福都喝得東倒西歪,藍寄柔像是推墻一樣,這邊推了那邊推,而阿壽早就跑到了丫鬟們坐的位置給婉兒敬酒去了。
  酒席一直擺到子時,酒鬼們才三三兩兩的勾肩搭背的散去,方文宣打著酒嗝回了洞房,王碧瑤正蓋著紅蓋頭等著方文宣,方文宣挑起王碧瑤的蓋頭,看著丹鳳眼的王碧瑤道:“你真美。”說著方文宣就要撲上去。
  王碧瑤道:“妾已有孕在身,不能洞房。”
  被王碧瑤一提醒,方文宣想起來如今王碧瑤肚子里正有方家的一顆小種子在發芽。
  方文宣點點頭,摟住王碧瑤的細肩道:“你是我方家的功臣,功臣吶。”說完自己便醉了過去,王碧瑤看著熟睡的方文宣她輕輕的給方文宣拉上了喜被,摸著他的額頭道:“文宣,以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幾家歡喜幾家愁,這話一點不假,方文宣納妾了,這讓作為正房的李慕慈的心里痛癢難耐,嫁入方家兩年無所出,而如今方文宣的妾已懷有方家的骨肉,李慕慈覺得自己的地位真是不保,可是這又不能怪自己,方文宣只跟自己行過一次洞房之禮,怪也只怪自己沒有那王碧瑤的好運氣。
  李慕慈想到自己的母親不免嚶嚶的哭了起來,門外老夫人敲了敲門,便走了進來,正看見李慕慈潸然落淚,讓這個老婆婆好不傷心,老夫人走上前去抱住坐在床邊哭泣的李慕慈道:“好孩子,不哭,不哭。”李慕慈抱住老夫人的腰猶如投進了母親的懷抱此時哭的更加厲害了,似乎要把這些年在方家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慕慈,以后你可要記住你是正房,千萬別叫那些身份地位都不如我們的人爬到頭上去,若是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跟我說,只要我還活著,這方家總有一個人會向著你的。”老夫人摸著李慕慈的頭,覺得這孩子實在太委屈了。
  “是,婆婆,我一定做好大房的樣子,不會讓人看笑話的。”李慕慈堅定的點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王碧瑤就搖著沉睡的方文宣道:“該給婆婆大姐敬茶了。”
  方文宣迷迷糊糊的醒來,看見嬌嬌的臉道:“碧瑤我們真的成婚了么?”
  “你看,喜服都掛在那里呢。”王碧瑤指著衣架上的喜服給方文宣看。
  “你親親我。”方文宣點點自己的右臉頰道。
  王碧瑤深深的吻了方文宣的右臉,方文宣騰的一下跳起來像孩子似地喊道:“王碧瑤是我方文宣的人了。”
  王碧瑤竊竊的笑著,他看見方文宣那興奮地樣子都覺得自己很幸福。
  王碧瑤換上媳婦穿的粉色小坎肩,方文宣在前她在后,便去給老夫人敬茶了。
  “婆婆喝茶。”王碧瑤遞過茶去給老夫人,老夫人給了兩人紅包便輕輕的抿了一口茶對方文宣說道:“如今碧瑤已經是我們方家的人了,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可要提點著她些,還有,她肚子里已經有了我們方家的骨肉,你可不能和她同床,萬一把我的孫子弄掉了我可饒不了你。”
  方文宣看看王碧瑤笑笑道:“母親,文宣有數。”
  “既然不能跟碧瑤同床,就去慕慈那里吧。”老夫人說出這話的時候讓王碧瑤心咯噔了一下想:原來你不讓他跟我同床就是為了往李慕慈那里趕,頓時王碧瑤的臉上有些不悅。
  方文宣看了看王碧瑤的臉色道:“我不跟她同床,不過我想晚上應該有人照顧她,我睡地下就好。”
  “不行,堂堂的方家大少爺怎么能睡地下呢?我們方家又不缺下人,等過幾天我給碧瑤物色一個小丫頭專門服侍她。”老夫人似乎有些生氣。
  王碧瑤輕輕搖搖方文宣的手臂說:“聽婆婆的吧,你個大男人哪能照顧女人,再說你也不能讓大姐總是獨守空房吧?”
  “是母親,文宣今天晚上就去慕慈那里睡。”老夫人聽了方文宣的話這才讓兩人起身,老夫人暗暗的想:慕慈啊,我該做的都做了,現在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