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8)      人物簡介待續(01-28)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8)     

跟著老公去穿越83 調教

做了五天的雜工之后,藍寄柔的培訓課程便放在了婉兒屋里,一清早藍寄柔就來敲婉兒的房門,婉兒慵懶的起床,打開房門道:“怎么這么早?”
  “是婉兒姐姐讓我今天早些來的。”藍寄柔還記得昨天婉兒說過的話。
  “那好吧,你去給我打水洗臉。”婉兒吩咐道。
  “打水?”藍寄柔明明是伺候方家主人的,如今卻要伺候一個小丫頭。
  “怎么不想做?不想做我就去告訴老夫人。”婉兒又說:“所有的丫鬟大都是被我調教出來的,你不做事我怎么調教你。”
  “好吧,我這就去。”藍寄柔聽到調教這兩個字就全身不舒服。
  藍寄柔打了溫水給婉兒洗臉,婉兒就連毛巾都要藍寄柔給遞過去,藍寄柔一只手遞過去的時候,婉兒滿臉水珠的跺腳喊:“雙手。”
  “是。”藍寄柔又雙手把毛巾遞給婉兒,她想:方文宣都沒你這么多|毛病。
  洗漱完畢,婉兒坐了下來,她舉起杯子對站著的藍寄柔說:“倒茶。”
  藍寄柔仔細的倒滿,誰知卻被婉兒不知從什么地方抽出來的小棍子狠狠的打了一下手腕,頓時藍寄柔的手腕多出一條明顯的紅痕來。
  “為什么打我?”藍寄柔扔下茶壺問道。
  “我在叫你規矩,你聽好了,倒茶一定不能倒滿,倒滿欺人,懂了么?”婉兒厲聲道。
  “知道了。”藍寄柔揉著那條紅印覺得特委屈。
  婉兒推開窗子把杯子里的茶倒了出去,然后又舉著杯子道:“你把這茶壺當酒壺,給我倒。”
  藍寄柔記住了倒滿欺人這四個字,然后只倒了半杯。
  “啊呀。”婉兒又在藍寄柔的手臂上抽了一棍子道:“倒酒要倒滿,酒滿敬人,懂么?”
  此時藍寄柔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她很想發火,但是只能忍著:“我知道了,茶滿欺人,酒滿敬人。”
  “這還差不多。”說完婉兒喝下藍寄柔倒的茶去,藍寄柔在心里罵道:“你這個小妮子,竟然這么欺負姐姐。”
  “不要站著了,來坐吧。”婉兒一邊悠閑的喝著茶一邊看著藍寄柔道:“你站這么高,看你都看累了。”
  藍寄柔心想:算你還有點良心,知道姐姐我累了。藍寄柔便重重的坐在了凳子上。
  “哎呦。”又是一聲,這一次不是打在手臂上,而是打在屁股上。
  “我又做錯什么了?”藍寄柔摸著屁股心疼的嚷道。
  “坐要有坐相,屁股不能完全做在凳子上,要靠前坐,我們丫鬟只能坐三分之一,來方家這么久了,竟然連這點都沒觀察清楚。”婉兒又是一個飛眼,藍寄柔摸著屁股便往前靠了靠:“這樣行了吧?”藍寄柔只坐了四分之一,她心想:我就不聽你的,我坐四分之一。
  “哎呦”又是一聲。不過這次藍寄柔沒有坐在凳子上,而是跌在了地板上,就在剛才婉兒用腳把凳子一踢藍寄柔便覺得屁股空了一下,接著就跌坐在地板上了。
  “就算是坐四分之一,也要時刻警惕,叫你坐還真以為是坐?主子隨時會叫你站起來的,還有你連坐凳子都坐不穩,主子還怎么相信你?”婉兒又教訓道。
  藍寄柔聽著婉兒一口一個主子的,頓時厭煩起來:“怎么那么多規矩啊,還有,雖然我和你有過節,但是你也不能這么折騰人啊。”藍寄柔摸著屁股站起來,她實在受不了了,這個小丫頭完全是個小閻王。
  “我說過,不管我們之前認不認識,我教出來的小丫鬟那個沒挨過打?怎么,現在就受不了了?我還沒開始就你打了退堂鼓?算了,女人畢竟是女人,再裝也不會是男人。”雖說婉兒嘴上不承認但是心里還是嫉恨藍寄柔女扮男裝欺騙她的感情。
  聽到這里藍寄柔不免又想起了自己多多少少的有些對不起婉兒,而且自己也利用過對婉兒的感情,如今婉兒只是在報復,藍寄柔那愧疚的神經再一次的促使她對自己說:忍耐,忍耐,這丫頭也挺可憐的,讓她心理平衡點吧。
  藍寄柔又一次壓下了火氣,她恭敬的說:“婉兒姐姐,我會牢記你的教誨的。”
  聽到這句話婉兒不免一愣,她沒想到藍寄柔竟沒發脾氣,婉兒也不好再說什么了,她說:“先教到這里,你先去服侍二少奶奶吧。”
  藍寄柔點點頭,輕輕的把房門關上,便又伺候王碧瑤去了。
  王碧瑤懷孕之后,害喜也比較厲害,她不怎么愛吃飯,雖說藍寄柔痛恨王碧瑤把自己老公搶走,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沒罪的。
  藍寄柔也時不時的規勸兩句:“二少奶奶,您不吃不喝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啊。”
  “我實在吃不下,見了東西就想吐。”王碧瑤用指尖支著腦袋,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聽到這里藍寄柔也就不說什么了。
  王碧瑤肚子里的孩子畢竟是方文宣的,愛屋及烏,藍寄柔也要為了老公的后代考慮。
  藍寄柔變成女人之后,每次阿康、阿壽、阿福走到藍寄柔面前都有些臉紅,他們對于藍寄柔變成女人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們經常私底下談論著:“你說我們整天跟一個女人睡覺,還什么事都沒發生,有人信么?”
  “嗨!管他們說什么,反正我又不娶老婆,如果有人問我,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對她什么事都沒做過。”阿福道。
  “你什么意思啊,我也對她沒做過什么,到時候我未婚妻來了,你們可不能亂說啊。”阿康想起自己還是個處男,自己未過門的妻子還是個愛吃醋的女人不免身上發毛。
  “我的婉兒被她傷的不輕,沒想到這個女人這么歹毒,我那天果真看見了她的......”阿壽剛說到這里,馬上捂住嘴巴。
  “看到了什么?”阿康、阿福上前架住阿壽逼問著。
  “沒有,什么都沒有,我就是奇怪,她的胸口怎么老那么鼓呢。”阿康道。
  “色狼。”兩人聽后齊齊的說了一聲,阿壽挑挑眉毛說:“她是女人更好,沒人和我掙婉兒了,少了一個競爭對手,還有,你們不許把我們今天說的話說出去啊。”阿壽道。
  “恩,誰也不準說出去。”幾個人把拳頭碰在一起算是發了誓。
  藍寄柔沒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給這么多人帶來了困惑,除了婉兒和那群小子們,還有那些大大小小的丫鬟,她們心目中典型的帥哥形象就這樣被藍寄柔徹底的摧毀了,多少小丫頭片子在晚上和姐妹們一起咒怨道:“她怎么會是女人呢?我娘家說要給我說媒,為了她我都推了好幾次了。”一個小丫鬟埋怨道。
  “誰說不是呢,我每天都很用心的打扮就為了她能多看我一眼,沒想到她竟然是個女人。”
  “是啊,那天她跟我說了三句話,把我興奮了一晚上。”
  “怪不得那天晚上你犯花癡了,翻來覆去都睡不著覺。”
  “是啊,都是因為她,瞧她把我們姐妹給害的。”一個小丫鬟總結道。
  “恩,姐妹們以后我們要給她點苦頭吃,她把我們害得好慘,尤其是婉兒姐姐,還好我們沒像婉兒姐姐陷得那么深。”一個小丫鬟提到了婉兒,可是世事就是這么巧,婉兒剛好路過她們的房間,她站在門口偷聽到了小丫頭們說的話,一股怒氣又沖上了她的腦袋,婉兒踢開門:“不睡覺,說什么呢。”
  幾個小丫鬟說曹操曹操到,不免嚇的四散開來,蒙著被子裝睡覺,婉兒給她們熄了燈,在月光的照耀下,婉兒那凈白的臉上流下了兩滴淚珠,關上門后,她跑回房間委屈的哭了一整晚。
  本站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