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85 流言蜚語


  王碧瑤害喜害得厲害,她經常說:“我會早產。”
  其實她只是在引人耳目,因為騙方文宣去城東的時候,她就已經懷上了呂棟的孩子,可憐方文宣還以為是雙喜臨門,做了便宜的爹爹都不知道。
  王碧瑤最近總是心慌失眠,就算睡著了也會驚醒,每每到了這個時候,藍寄柔會找條汗巾替她拭汗,王碧瑤摸著肚里的孩子說:“沒事了,現在沒事了。”
  藍寄柔看到這種場面,總是擔心王碧瑤是患了孕婦猶豫癥,還有輕微的精神分裂,因為她總是在擔心自己的孩子,同樣作為女人的藍寄柔現在更多的是理解她,因為生孩子是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至少藍寄柔是這樣認為的。
  “二少奶奶,大少奶奶讓我給你送些補湯。”門口丫鬟小吉敲開了王碧瑤的門,藍寄柔馬上去接,就是在這一遞一接的一剎,小吉都不給藍寄柔好臉色看,藍寄柔輕輕的碰到了小吉的手,小吉馬上縮了回去,還用另一只手輕輕的拍了拍,似乎是沾上了什么臟東西,這個動作難免也讓藍寄柔不悅。
  “替我謝過大少奶奶了,不過我現在不想喝東西。”王碧瑤又捂住胸口一副要吐的樣子。
  “二少奶奶,大少奶奶吩咐過了,這藥一定要連著喝,要不就不管用了。”小吉道。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喝的。”王碧瑤擺了擺手,示意小吉下去。
  小吉出了門,嘴里念叨著:“裝什么裝,還不是青樓里面賣的?!”在小吉眼里,不貞潔的女子就該下地獄,讓小吉不理解的還有為什么老夫人這個崇尚佛家思想的老人還要把這種不干凈的女人娶回來,而且還讓那個同樣不干凈的藍寄柔去伺候她,小吉每次進了二少奶奶的房間回去后都要狠狠的洗一遍手,當然小吉自然不知道她是有強迫癥和憂慮癥。
  藍寄柔要端著給王碧瑤喝,王碧瑤搖搖頭說:“我不想喝。”
  “剛才小吉說了,如果斷下了就沒有效果了。”藍寄柔道。
  “可是,我就是喝了這些以后才夜不能寐的,如果是補藥,我不喝也罷,或許我是虛不受補。”其實王碧瑤早就懷疑是藥理參了什么東西,最近她喝了那藥總是心慌氣短,而且她還在大冷天的冒虛汗,王碧瑤怕是被李慕慈在補藥里下了些對胎兒不利的東西,但是王碧瑤守著丫鬟的時候可不能說出來,她知道人多嘴雜,萬一真是李慕慈的好心那自己又會被別人說成是一個以德報怨的小妾了,所以王碧瑤只能以自己虛不受補搪塞過去,王碧瑤知道,只要稍微有些頭腦的人都能聽出自己的言外之意,藍寄柔就是這樣的人,藍寄柔不免心中發麻,她覺得難道這里面就有讓古人小產的東西?藍寄柔想:怎么平時傻乎乎的李慕慈還能干這種事?不過她經常會在電視劇里看到,為了爭寵那些女人什么事都做的出來。
  李慕慈見了小吉問:“把補湯送過去了?”
  “回大少奶奶的話,送過去了。”小吉說著下意識的用手帕使勁的擦著手心。
  “怎么?你的手很臟么?”李慕慈問。
  “沒有,剛才碰了些東西,怕臟,我現在就去洗洗。”小吉回了李慕慈后便關上門去了后院的井口邊。
  小吉打上滿滿的一桶水來,自己舀著冰涼的水反復的沖洗雙手,初冬的水還是很涼的,小吉的手不一會就凍紅了。
  小祥也過來打水,她們是好姐妹,小祥自然知道小吉為什么每天都要過來狠命的沖洗雙手:“你這樣也不是辦法,不如以后我來給二少奶奶送湯。”
  “不行。”小吉道。
  “瞧,我是為了你好,我又不是要跟你搶功勞。”雖說小祥說的是開玩笑,但她心里確實覺得小吉像是怕人搶了功勞。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不想讓你們沾上臟東西。”小吉終于把手沖了幾遍,滿滿的一桶井水都給用了出來,小吉又從袖中取出一條新手帕,把那條用過的手帕放了起來。
  “臟東西?”小祥不解的問道。
  小吉便附耳上去瞧瞧的跟小祥說:“這些被幾個男人睡過的女人身上都有臟東西,若是你碰了她們不洗手,晚上會被鬼壓身的。”
  “呀,這么可怕。”小祥大叫了一聲,小吉馬上做了一個噓的表情,然后說:“我可是為了姐妹們好,要不我天天來這里洗手。”
  小祥似懂非懂的眨巴眨巴眼睛:“那我以后要靠她們遠點。”
  小丫頭們就是這樣,哪天聽到了什么神秘的事情,第二一定會傳的滿方府都知道了,小祥聽后跟小如說,小如聽后跟小意說,小意又跟婉兒說,婉兒聽后又跟小吉說:“你跟她們接觸的時候注意點,聽說接觸多了晚上睡覺會被鬼壓身的。”
  “是誰告訴你的?”小吉極其驚訝的聽到了昨天自己說過的話。
  “別管了,總之你小心點就行。”婉兒說完便匆匆的去老夫人屋里了,小吉便去找了小祥,小祥說:“我只是跟小如說了。”
  小如也說:“我就是跟小意說了。”
  最后找到小意,小吉才知道原來那話真是從自己嘴里傳出去的,等到小吉要提醒她們不要再傳的時候,這些話已經被老夫人知道了,她十分惱怒,搗著龍頭拐杖說:“把小吉那丫頭給我叫來。”
  小吉膽戰心驚的自知做錯了事:“老夫人,小吉知錯了。”
  “知錯了?你倒是說說看,你犯了什么錯?”
  “小吉不該說那些話的。”
  “你說什么話了?”
  “小吉說不出口。”
  “你跟別人怎么能說出口,我們方家是怎么虧待你了,說我們方家的媳婦是不干凈的女人?我跟你說,我方家的媳婦不是什么青樓女子,她是王員外家的小姐王碧瑤。”老夫人道。
  “是,二少奶奶是王家的小姐。”小吉驚慌的重復著。
  “扣你半月的月錢,再叫你亂說話,以后你們小丫鬟嘴巴都給我注意著點兒,就算有人污蔑我們方家,到你們這里也得想辦法給我止住,知道了么?”老夫人吩咐道,聽起來她很是生氣。
  “是,知道了。”幾個小丫鬟們齊齊的低著頭應聲道。
  老夫人見給了她們教訓也就吩咐她們去做事了。
  出了門口小祥說:“對不起,當時我就是想提醒一下自己姐妹的。”
  小吉道:“沒事,那個藍寄柔還真是個妖孽,誰做她的師傅準沒好事。”
  “對啊,上次婉兒姐姐也扣了半月的月錢。”小祥總結著,順便把錯都推到藍寄柔的身上。
  “哎,以后說話還是小心點吧,就你我知道行了,不要再出去亂說話了。”小吉有些后怕自己剛才又說了些總結性的語言。
  “我知道了,以后我們離她遠點就行了。”小祥點點頭。
  “可惜我還得教她兩個月呢,你說這兩個月我該怎么過呢?”小吉跺著腳,似乎是一刻都不想和藍寄柔呆在一起。
  小吉說:“不如你替我教她吧。”
  “不行,我還有事做呢,前些天老夫人吩咐我去幫李媽媽做些事情,到現在我還沒忙完呢。”小祥推搡著,她可不想自己也被扣半月的月錢,雖說小吉是自己的好姐妹,但是和月錢相比,還是月錢比較重要。不過最近小祥確實是在幫李媽媽干活,因為李婆子的幫手巧兒又病了,所以老夫人暫且讓小祥去幫忙。
  小吉只能嘆了口氣道:“巧兒這丫頭真是命苦,看見她那身子骨就叫人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