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06)      人物簡介待續(08-06)      第一章生日愿望(08-06)     

跟著老公去穿越86 探巧兒


  巧兒這個名字已經伴隨了她八年,在巧兒兩歲的時候被人扔在了方家的門口,李婆子正好出門進些布料,看見這小家伙的時候就瘦骨如柴,便把她抱來撫養,多少次巧兒都病的命懸一線,后來李婆子便給她取名巧兒,意思是輕巧之命。巧兒雖然是個小娃娃,但是方家很多人都不敢逗她,她更像是一只瓷娃娃一碰就會壞,所以巧兒在方家并沒有什么朋友,只有小呂齊來方家的時候巧兒還能有個玩伴,不過呂齊很淘氣,經常作弄巧兒,巧兒卻把他當做唯一的朋友。
  呂齊自從父親做了丞相母親做了一品夫人之后,就每天呆在家里,方文宜也很少跟那些官太太們喝茶打牌了,那些求呂棟辦事的人也經常埋伏在方家附近制造和丞相夫人偶遇的機會,所以方文宜被呂棟提醒說:“最好不要出門,免得招惹麻煩,我的地位還未穩固,現在分不清是敵是友。”
  官場的事方文宜也不想知道,只是她知道這些日子會很無聊,所以她只能盯著呂齊的功課,呂齊每天都想回外祖母家,在他沒背完三百首唐詩的情況下,方文宜下了死命令:“不準出去玩。”
  就這樣,呂棟管著方文宜,方文宜管著小呂齊,娘倆就這么在家無聊的呆著。
  方文宜也很想出門透透氣,與其說透透氣不如說是想出去炫耀一下她一品夫人的身份,方文宜每天都盼著一個月后的那一天,因為那天是個大日子。
  正是因為這個大日子,李婆子日夜趕工便把巧兒給累倒了。
  方家老夫人的六十大壽讓藍寄柔很是納悶,藍寄柔一直覺得老夫人像是七十多歲的人,她滿頭的白發似乎就證實了藍寄柔的想法,古人頭發白的快,藍寄柔只能這樣解釋。
  有人說方家老夫人是很早就白了頭發的,她嫁到方家之后,身為大將軍的方萬杰就連年征戰,所以結婚之后方萬杰并不在家里多呆,每每剛把屁股坐熱了就被皇上宣去討論戰事,這方老夫人也是很艱難的才懷上方文宜、方文宣這一雙兒女。在方文宣很小的時候方萬杰就死在戰場上了,然后老夫人含辛茹苦的把一雙兒女撫養長大,自己一人承擔著生活的重擔,沒多久便白了頭發,直到兩個孩子長大成人之后,老夫人才學了些養生之道。
  老夫人的六十大壽,對一雙兒女來說是最好的報答機會,方文宜、方文宣都苦思冥想怎樣給母親最好的禮物,而老夫人六十大壽那天所穿的衣服就是由李婆子縫制的,所以她片刻馬虎不得,每每熬夜到很晚,巧兒這小家伙時常給李婆子遞遞針頭線腦,這小丫頭身子弱一熬夜便也支撐不住了,老夫人知道后,就讓小祥幫李婆子去了。
  話說,在方家,丫鬟是最大的,婆子哪敢指使丫鬟做什么,巧兒不在,李婆子什么都是自己做,小祥只是偶爾的從凳子上站起來查看一下李婆子做到那里了,小祥根本幫不上什么忙,可是這也算是老夫人的好意,所以李婆子也就讓小祥沒事在那里發呆,小祥沒事做也就喜歡跟李婆子談起天來:“巧兒這丫頭以后長大了能有人要她么?”
  小祥雖說是關心巧兒這副身子骨怕是嫁不出去,卻引來了李婆子的反感:“有些娃小時候體虛,長大就好了,甚至比誰都健碩。”
  “呵呵,李媽媽,我可不是那個意思,我有個遠房表弟,他今年十三歲,我看她們倒是挺合適的,不如我去給說說?”小祥抓起桌上的葵瓜子便磕了起來。
  “你表弟咋樣?”李婆子關心的問道。
  “他挺好的,就是前幾年爬樹的時候摔斷了腿,就是一只啊,走路有點跛,不過不礙事。”小祥把瓜子皮隨手扔在了地上。
  李婆子聽了不免氣上心頭:“一個頗子還想配我家巧兒?”
  “呦,李媽媽要不是我表弟腿腳不太方便我才不會把巧兒介紹給他呢,娶一房媳婦也得老多銀子的,看你們家巧兒那樣,說不定嫁過去沒多久還得讓我表弟續弦呢。”小祥又吐了一口瓜子皮。
  李婆子聽到這里徹底火了,這不是詛咒自己的巧兒死么?李婆子便從門口取了掃把,猛掃著小祥腳下的瓜子皮,邊掃邊趕道:“我家巧兒能活到八十歲,不用您來惦記。”
  小祥被李婆子用掃把打著小腿,她也氣惱起來:“誰稀罕你那破巧兒,就是我表弟同意,我還不同意呢,哼!”說著小祥就被李婆子用掃把趕出了門,打開門的一刻,藍寄柔正站在屋外,小祥見自己出了丑被藍寄柔看到,不免又推卸到藍寄柔的身上:“碰見你準沒好事!”說完就氣沖沖的跑了出去。
  李婆子在屋里大喊:“走吧,我李婆子自己能做,不用誰來幫忙。”
  藍寄柔跨進屋里,李婆子正氣呼呼的把掃把放回到門口,見了藍寄柔來便問:“寄柔姑娘有什么事么?”
  “李媽媽何事氣惱,怎么跟小祥鬧了?”藍寄柔關心的問道。
  “她這丫頭嘴上沒把門的,盡然想讓我家巧兒嫁個跛子。”李婆子氣道。
  “聽說巧兒病了,我能去看看她么?”想到上次的小丫頭,藍寄柔很想看看她怎么樣了。
  “恩,行,她在后院休息,瞧我正趕工呢,寄柔姑娘能不能替我給她送些飯菜去?”李婆子問道。
  “可以,正好,我沒什么事。對了,李媽媽,二少奶奶讓我來要些布,她說要給未出世的孩子縫些衣裳。”藍寄柔說明來意。
  “呦,她才不到三個月吧?這孩子出世還早呢,等我忙完了老夫人的壽宴,我給她做。”李婆子道。
  “許是二少奶奶也挺無聊的想親手給孩子縫制件衣裳。”藍寄柔解釋。
  “這樣啊,那邊有,你自己挑吧,不夠我再去問老夫人要。”李婆子很是大方。
  “恩,夠了,夠了,小孩子的衣服用不了那么多,我先去看巧兒了,這些是巧兒的飯菜吧?我一并拿去。”藍寄柔提起桌上的飯簍。
  “謝謝寄柔姑娘了。”接著李婆子又埋頭做起針線來。
  藍寄柔提著簍子進了一間陰暗潮濕的小屋,一推門,藍寄柔就覺得涌來一股寒意,巧兒正面色蠟黃的躺在床上,微弱的呼吸讓巧兒看起來很虛弱。
  “啊!炭爐滅了。”藍寄柔明白為什么巧兒的房間這么冷了。
  “恩,李媽媽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我本想下地去弄好,可是我沒力氣。”巧兒醒來虛弱的回答著藍寄柔的話。
  藍寄柔看見巧兒不免想到了林黛玉,這可憐的小丫頭是真正的小姐身子丫鬟命,藍寄柔替巧兒弄熱了炭爐,然后扶著巧兒起身,替她喂飯,慢慢的巧兒感到了溫暖,臉色也變好了許多,巧兒的飯量很小,似乎幾口米飯便能喂飽,藍寄柔是硬逼著她又吃下兩口菜去的:“不吃菜怎么行?缺乏維生素就沒有抵抗力了。”
  “維生素?”這個詞兒,在啟朝還沒有被發明出來,藍寄柔只能掩飾說:“維持生命的要素。”
  藍寄柔的解釋讓巧兒咯咯的笑著。
  “如果李媽媽忙時,你吃飯問題怎么解決呢?”藍寄柔關心的問道。
  “一般李媽媽會在酉時之前送飯來,她還要趕工,一忙就會忘了時間。”巧兒很善解人意。
  藍寄柔心里想著酉時都下午五點了,她說:“我晌午沒事,我來給你送飯吧。”
  “寄柔姐姐這不好,您從二少奶奶那里過來也要很久的。”的確李媽媽的裁衣房正在各犄角旮旯,要繞過水榭才能到這里。
  “沒事,你聽我的就行,等你身體好些了,我也就不給你送了。”藍寄柔扶著巧兒躺下。
  巧兒看著藍寄柔不免感到陣陣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