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0)      人物簡介待續(01-20)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0)     

跟著老公去穿越88 小產

王碧瑤的慘叫聲,讓藍寄柔立馬跑了過去:“怎么回事?”藍寄柔發現王碧瑤的正一只手捂住小腹,一只手擎在眼前,那只手上沾滿了血,月sè下王碧瑤的臉sè異常蒼白。血從她的小腿滑下,濡|濕了她白sè的短襪,藍寄柔嚇的不知怎么辦才好,馬上上前扶住王碧瑤的痛體,王碧瑤緊緊抓住藍寄柔,她很痛,痛的已經把指尖掐在了藍寄柔的手腕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二少nǎinǎi,您這是怎么了?。”藍寄柔急的跺腳,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血,那血是承載了一個新生命的啊。?
  “哼!”呂棟發出了輕蔑的聲音。?
  王碧瑤突然瞪著呂棟:“是你?”?
  藍寄柔不敢相信王碧瑤的揣測,藍寄柔回憶著剛才呂棟沒推她也沒打她,怎么就這樣了??
  “是我,你以為我的種可以隨便送人么?何況這個孩子就是一個禍害,堂堂啟朝的宰相怎么能讓你這個賤人把孩子生出來?”呂棟的話讓藍寄柔聽了就來氣,王碧瑤顫抖的身體讓藍寄柔決定替她出氣,藍寄柔上前狠狠的推了一把呂棟:“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
  “我的孩子?我只有一個孩子,他叫呂齊!這個賤人不在依紅樓好好呆著,整天想著怎么嫁人,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東西,我玩你是看的起你,我玩剩下的別人也別想拿去。”呂棟的一番話,讓王碧瑤激動的依靠在墻上喘著氣:“你滾,以后我們兩不相欠。”?
  “哼!我看你還能在方家熬多久!”呂棟提起下擺跨著步子走了,他的聲音絲毫沒有悲傷地感覺,反而像是喝了美酒暢快淋漓。?
  “二少nǎinǎi,你忍住,我去找人。”藍寄柔說著就要小跑回去。?
  “你等等。”王碧瑤叫住藍寄柔。?
  “我,求你,求你,不要把我和呂棟的事說出去。”王碧瑤抓住藍寄柔的手吃力的叫道。?
  “可是......”藍寄柔猶豫了,小三雖然值得同情,但是讓她幫著小三欺騙方文宣這確實讓藍寄柔為難了,那一刻,藍寄柔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她只知道王碧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我愛文宣,我會給他生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孩子。”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藍寄柔突然愣住了,她還沒有想過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和自己同樣深愛著自己的老公的人,會是怎樣的情景。這還是自己鄙夷的那個jì女、狐貍jīng、小三么??
  王碧瑤的血已經把白sè的短布襪染成了紅sè,她痛苦的蹲在地上手卻拉著藍寄柔等她的答案。?
  藍寄柔用手輕輕的推去王碧瑤已經冒汗的素手,她點點頭:“你等著,我去叫人,你堅持住。”?
  藍寄柔跑回院子的時候,大家還在鬧哄哄的劃著拳:“不好了,二少nǎinǎi小產了。”?
  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全府上下像是突然進入了一個無聲的世界,當熱烈的氣氛和悲傷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它們的化學反應便是緊張。?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去看看。”老夫人拄著龍頭拐杖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這時大家才回過神來,方文宣跑過來拉住藍寄柔喊道:“快帶路。”?
  眾人提著燈籠趕到的時候王碧瑤已經昏厥過去,身后的血讓老夫人捶胸頓足:“我的孫子,我的孫子啊。”?
  方文宣一把抱起王碧瑤:“快找郎中來。”?
  “少爺小意已經去找了。”一個丫鬟道。?
  方文宣抱著王碧瑤跑回了房間,老夫人顫巍巍的跟在后面,家丁丫鬟們個個一臉嚴肅。婆子們嘖嘖的搖頭:“這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病中的婉兒和小吉也趕來來,作為方府的大丫鬟這種事情她們必須到場。?
  郎中從王碧瑤的房間走出來的時候說:“孩子沒了,大人活過來了,我給她開幾副藥調養一下就沒事了。”?
  “那,她以后還能生么?”老夫人問道。?
  “調養好了是沒問題的,老夫人您的媳婦還年輕,沒事的,下次多注意些就好。”郎中開完藥方遞給小吉,自己背著藥箱正要出門,突然像是要說什么:“呃~”?
  “您還有什么話,您就說。”老夫人看出郎中似乎有話要說。?
  “老夫人,您媳婦的小產我覺得有些蹊蹺,據老夫行醫多年來看,我想您還是查查清楚吧。”郎中說完這話便背著藥箱走了,母子倆呆呆的楞在那里。?
  方文宣握著王碧瑤軟弱無力的雙手心疼的紅了眼睛:“這是誰要害你的,誰啊!”方文宣的最后一聲似乎是吼出來的。?
  “文宣,讓碧瑤先休息,我們去廳里說話。”老夫人被丫鬟扶著一臉凝重的回了大廳。?
  宴席已經撤掉,但是空氣中還是彌漫著酒香,此時大家都清醒得很。?
  “寄柔,在么?”老夫人在眾多下人中尋找著藍寄柔。?
  藍寄柔低著頭走到老夫人跟前:“寄柔在。”?
  “你說說,為什么碧瑤會小產?”老夫人的眼睛掃著藍寄柔,藍寄柔輕輕的抬了抬眼,和老夫人對視的那一刻,藍寄柔心虛的回避了那眼神。?
  老夫人說:“一字不落的跟我說。”?
  “咳。”從人群里傳出一個熟悉的帶有暗示的咳嗽聲,藍寄柔聽得出他是來自呂棟的,或許這暗示只有藍寄柔才明白。?
  “是,老夫人,我見二少nǎinǎi身體不舒服,本想扶她去墻角吐,她說怕打擾了老夫人的興致,所以就自己回去了,寄柔當時跟出去慢了些,找到二少nǎinǎi的時候便看到她,看到她小產了。”藍寄柔想到王碧瑤小產的情景不免后怕了起來。?
  “那么說,碧瑤是突然小產的了?”老夫人似乎不信。?
  藍寄柔點點頭,她不能把實話講出來,因為她剛剛答應過王碧瑤什么都不能說。?
  “可是郎中卻不是這么說的,碧瑤的事情一定沒那么簡單,現在全府上下都要打起jīng神來給我查,有功者我送他黃金一百兩。”老夫人是下了血本勢要把事情給弄清楚。?
  聽到一百兩黃金的獎賞,全府上下議論紛紛,而此時最驚恐的便是作案人了,她滿臉慌張,只是那一刻大家都盯著藍寄柔誰也沒有注意到她的表情。?
  那晚的壽宴變成了禍宴,方老夫人突然失去一個孫子對她是莫大的打擊,雖然方文宜在一旁勸道:“母親,文宣碧瑤都還年輕,以后還會有機會的。”可是在老夫人眼里這像是神仙的懲罰:“天上的各路神仙,若是老婦有什么沖撞了你們,你們可不要怪罪啊,您要罰就罰老婦吧,萬萬不要奪走老婦的孫子啊。”說著老夫人老淚縱橫,其中辛酸恐怕不是年輕人所能體會的。?
  大喜過后便是大悲,方家籠上了一層暗灰sè的憂傷,麟王在人群中目睹了整個過程,他不免為藍寄柔懸了一顆心,還好老夫人并未對她諸多怪罪,只是讓她好好守著王碧瑤。?
  王碧瑤第二rì便蘇醒過來,眼淚滴在枕頭上的啪嗒聲竟然吵醒了輕睡在一旁的藍寄柔,藍寄柔替她抹抹淚珠問道:“好些了么?”?
  “我的孩子沒了,是吧?”王碧瑤眼睛直勾勾的等著天花板,這種態度讓藍寄柔又同情起她來。?
  “沒事的,郎中說你修養半年還可以再生。”藍寄柔道。?
  “謝謝你。”王碧瑤含淚的雙眸轉向藍寄柔,此時的眼神無比的真誠。?
  藍寄柔曾設想過多次跟王碧瑤干架的情景,可是這種情景藍寄柔做夢也不會想到,這還是那個高傲的嬌嬌么?這還是那個喜歡炫耀自己是方家二少nǎinǎi的王碧瑤么?這還是那個令人痛恨的小三么??
  藍寄柔微微笑道:“照顧二少nǎinǎi是我應該做的。”?
  “不,不是說這個,謝謝你替我保守秘密。”王碧瑤知道自己只要還躺在二少nǎinǎi的房間就說明藍寄柔并沒有告密,只要自己的耳邊還是清凈的就說明方家并不知道真相。?
  王碧瑤狠狠的咽下一滴流到嘴角的眼淚說:“我是被呂棟那個畜生......”說道這里,藍寄柔趕忙說:“以前的事不要提了,現在不要想那些傷心事了。”一向好奇的藍寄柔這次并不想把事情搞清楚,如今讓王碧瑤解釋如同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可是王碧瑤沒有停止,她把事情的經過統統告訴了藍寄柔,聽后,藍寄柔握著王碧瑤的手說:“忘了吧,把一切都忘了吧,從頭再來。”?
  “從頭再來?真的可以么?”王碧瑤閉上眼睛,她害怕害怕呂棟會不放過他。?
  “有我在,別怕。”藍寄柔像是一個大姐姐寬慰自己的妹妹,藍寄柔看到了王碧瑤的另一面,或者說是所有女人的另一面,她們像一只風中的落葉,不論是以怎樣的姿態墜落下來,她們最終還是要隕落到泥土里......?
  藍寄柔這邊照顧小產的王碧瑤,另一邊老夫人挨個的調查著,包括王碧瑤最近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像是回憶錄一樣羅列的清清楚楚,里面最值得人懷疑的一條便是李慕慈每天給王碧瑤送去的補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