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5)      人物簡介待續(08-15)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5)     

跟著老公去穿越89 陰謀

李慕慈被叫去大廳問話的時候,她覺得好委屈:“我沒想過害她小產,是您說的我要有姐姐的樣子,所以我是真想讓她把孩子順利生下來,我怎么可能會害她小產呢?”李慕慈似乎有些激動。
  “慕慈啊,我沒說過是你害的,我這不是一樁樁的查么?”老夫人道。
  “您把我叫來就是懷疑我。”李慕慈很不樂意。不過這也不能怪她,這還是要從那個初冬說起,方文宣只往王碧瑤那屋里跑,她便唉聲嘆氣的倚在窗邊,她覺得方文宣有了王碧瑤就更不會想起還有一個癡癡等他的正房了。
  小吉勸道:“大少奶奶不能不言不語的就這樣敗下去。”
  “敗?我從沒和她戰過,何以言敗?我是悲,悲得連去挑戰的勇氣都沒有,哎!”李慕慈輕輕的嘆了口氣。
  “大少奶奶,小吉沒說要您去跟她宣戰,您想,畢竟她是懷了孩子的人,這于情于理都是向著她的,恐怕就連老夫人也得把她當寶供著,您說過老夫人想你們和平相處,可是您想和平了,但是她肯么?等她生了孩子哪里還會把您放在眼里?”小吉分析道。
  “你不會是想叫我打她孩子的主意吧?那可不行。”李慕慈老實本分不管怎么說她也不會去害人的。
  “大少奶奶看您說的,小吉也不是您想的那種人啊,我是說您不但要讓王碧瑤把孩子生下來,還要讓她感激您,你如果每天都給她送保胎湯,她一定會覺得對不起您,到時候您再跟她親如姐妹,讓她沒事在大少爺耳邊說說您的好,我就不信大少爺是鐵打的心腸。”小吉道。
  “這不就是巴結她么?”李慕慈覺得自己本來夠委屈了,現在還要求著一個妾室給她說情。
  “大少奶奶,您可不能這樣說,在方家論資排輩怎么也是她巴結您啊,只是現在情況不同,都是時移世易,人要往遠的地方看,現在她做大,那還不是因為她肚子里的孩子?我這里有一方藥劑,說是可以讓懷孕的女人生女娃的,百試百靈。”小吉附耳說道。
  “不行,方家是要有根的,我不能斷了方家的根。”李慕慈一口回絕。
  “少奶奶,您怎么就不明白呢?”小吉急的跺腳道:“您給王碧瑤送安胎湯就說明您想跟她和平相處,趁著她懷孕的時候讓她多替您說幾句好話讓少爺來您這邊,就算她不說少爺看您總送湯去也會覺得您仁德,少爺總不能因為王碧瑤壞了孩子就要做十個月的和尚吧?到時候您也懷上的話,她就對您沒有威脅了,她生的是女娃那不是跟沒生一樣么?您的湯她喝了,那您就不怕了,若是您能生個小少爺那您還不是這方家的功臣?”小吉眉飛色舞的說著,好像真是看到了未來。
  “那我萬一生了女娃呢?”李慕慈也跟著聯想開了,似乎方文宣真也在她的肚子里種下了一顆種子似地。
  “您不會生女娃的,我有女娃的藥方,自然也有男娃的藥房。”小吉神神秘秘的使了個顏色。
  “真有這等妙事?”李慕慈覺得自己像是千回百轉的尋廟人,如今總算是看見廟門的方向了。
  “這是我家的祖傳秘方,您知道我家有六個兄弟吧?”小吉問道。
  李慕慈點點頭,她記得小吉是他們家唯一的一個女娃。
  “那是我母親覺得我的那些兄弟個個的不疼人,所以跟我爹商量要我一個貼心小棉襖,這不,才有了我。教我爹的意思還想一直生男娃子呢。”說道這里小吉捂著嘴羞笑道。
  “那好,照你說的辦,今天就給她送湯去。”李慕慈相信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話,她相信方文宣一定會回到她身邊的,誰說她沒有大腦?如今自己做的正是上上策,雖然這計謀是小吉出的。
  李慕慈想到這里,突然心里咯噔一下:“不會是小吉的藥有問題吧?說不定王碧瑤里面真懷了個男娃,如今自己非要改成女娃所以就不樂意了,然后就小產了?!”李慕慈越想越怕,方才還興師動眾的大呼委屈,這下她嚇得不敢吭聲。
  老夫人道:“你下去吧,我就是問問。”
  “是。”李慕慈頭也不抬的小碎步走了出去。
  她摸著額頭上的汗道:“不會真是藥出了問題吧?不行,我得去問問。”自語完李慕慈便緊著步子去找小吉了。
  待王碧瑤身體好些了,藍寄柔扶著她出去曬太陽,已經幾日未出門的王碧瑤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素白,臉上沒有涂脂抹粉,王碧瑤似乎也沒有心情整頓門面,素顏的她也不失幾分華貌,不但方文宣沒因為她的素顏而大失所望,反而因為她的素顏而新生愛憐。
  藍寄柔扶她慢慢坐下,藍寄柔問道:“二少奶奶,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什么事?”王碧瑤被陽光一照似乎那些憂傷便掃去了一半。
  藍寄柔猶猶豫豫想說又怕說。
  “問吧。”王碧瑤看看她微微一笑。
  “丞相說是他害死二少奶奶肚中的胎兒,可是他是怎么害的?”說完藍寄柔又覺得自己問道了別人的傷心事了,可是她又很想好奇。
  “是小吉。”王碧瑤說出這三個字來的時候藍寄柔不可思議的搖搖頭道:“她害你?”
  “對,她是丞相的人,以前丞相要跟我見面都是她通傳的,只是我沒想到她會利用大少奶奶給我送湯而借機害我肚中的孩兒,因為我從沒想過呂棟會連自己的孩子都殺,所以開始小吉送的東西我都不會顧慮,之后我便心神不寧也就沒怎么喝了,許是呂棟見我一直沒滑胎所以怕是藥效不夠才跟我拉扯,這一拉扯孩子還真就掉下來了。”王碧瑤是個聰明的女人,在那日呂棟追上來故意跟她糾纏的時候她就有所覺察,否則憑著呂棟這般心思細密的人是絕對不會暴露自己的。
  “那孩子就偏偏在那時候滑胎么?如果不小產他會怎么辦?”藍寄柔問道。
  “不滑胎,他會逼我吃下他手中的藥,他是做了兩手準備的,我看到他從袖子里拿出一顆藥丸來,我便預感到不好,這個時候孩子就沒了,或許是這孩子失望了,見父親一定要殺了他所以就掉了,我對不起他。”王碧瑤又摸著眼淚,她的眼睛已經紅腫了幾日如今又留下熱淚來把眼角殺得生疼。
  “二少奶奶您別哭了,要不臉要皴了。”藍寄柔勸道。
  “不哭了,我把所有事都告訴你了,我把你當做姐妹看了,你可千萬不能說出去啊。”王碧瑤求道。
  藍寄柔看見王碧瑤可憐的摸樣便使勁的點著頭:“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話說李慕慈找到小吉的時候,小吉正在屋里收拾桌子,李慕慈呼扇著裙子道:“跟我來。”
  小吉跟在李慕慈的身后,便進了李慕慈的臥房,李慕慈把門閂緊,便拉著小吉到一邊問道:“那藥是不是有問題?”
  “大少奶奶什么藥?”小吉裝糊涂。
  “就是每天給王碧瑤送去的藥啊。”李慕慈急了。
  “哦,那不是藥,那是保胎湯。”小吉道。
  “那保胎湯是不是有問題,會不會是王碧瑤她所懷正是男孩,我們硬生的給他改了性別,所以他一個不樂意就沒了?”李慕慈揣測著。
  “大少奶奶怎么可能呢?我娘懷了我們七個什么問題都沒有,想要什么來什么。哎,大少奶奶連小吉都不相信了?若不是我們給她保胎說不定她早就沒了,我看她那身子也帶不住孩子的,大少奶奶您放心吧,這事跟我們的湯絕對沒關系。”小吉道。
  “真的?”
  “真的,小吉跟了您這么久,您還不知道小吉的為人么?殺人奪命的事小吉是不會做的。”小吉解釋道。
  “那就好,那就好。”此時李慕慈放寬了心,她想:只要不是她做的就好。便微微一笑道:“我就是瞎琢磨呢,沒事了,你去忙吧。”
  小吉輕輕的關上了門,她輕蔑的一笑心想:你真是個傻女人,怪不得方文宣不喜歡你。
  小吉送給王碧瑤保胎湯的藥方卻是呂棟給的,小吉和呂棟的關系還要從十年前說起,小吉家有六個哥哥,大哥二哥均到婚嫁的年齡,可是家里沒錢娶媳婦,就要把僅僅六歲的小吉賣給青樓換些銀子花,正巧被呂棟撞上,便高價把她買去呂家做了小丫鬟。小吉對呂棟感激不盡把他當做再生父母,后來呂棟娶了方文宜便作為聘禮讓小吉帶著幾個丫頭去了方家,就這樣小吉在方家扎下了根。但是她很感激呂棟的恩情,所以她一直跟呂棟有書信來往,她感謝呂棟把自己救出了火坑,在小吉五歲的時候因為自己不小心跑到了青樓外踩到了一個妓女,這個妓女便狠狠的掌摑了她的臉,從那時起她便憎恨青樓女子,更恨像她們一樣骯臟的人觸碰到自己。
  呂棟并沒有說她和王碧瑤的關系,因為呂棟知道,只要他讓小吉做的事情,小吉從來沒有做不好的時候,小吉還稀里糊涂的愚忠于他,小吉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接到呂棟密信的時候上面才寫了四個字:“打掉胎兒。”然后給小吉附了一張藥方,就這樣小吉才想出蒙蔽王碧瑤的那些話來,只是小吉也可笑傻愣愣的王碧瑤竟然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生男生女的方子之余也飽受了害人性命的煎熬......
  本站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