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9-21)      人物簡介待續(09-21)      第一章生日愿望(09-21)     

跟著老公去穿越90 敗露

害了一條小生命之后,小吉便開始了日夜心神不寧了,在夢里,她總是夢到一個沒有臉的小嬰兒伸著長長的手臂來找自己索命,他每走一步都在問:“為什么?為什么要害我?”
  每每小吉夢到這里便忽的嚇醒,額頭上的汗珠已經順著細白的臉龐流了下來,小祥則會輕輕的推推她:“又做夢了?快睡吧。”然后不耐煩的一轉身呼呼的睡去。
  看見小祥熟睡的樣子,小吉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體會到睡熟的滋味了。
  小吉對自己說:我沒有害人,我只是幫那個小娃子脫離苦海,如果那小娃子知道自己是妓女的孩子,那他長大了一定會很痛苦的,小吉告訴自己,自己是在報恩而不是做惡事。
  可是事情總有敗露的時候,婉兒已經察覺到了小吉的不尋常,雖然兩人不同屋,但是婉兒聽小祥說小吉每晚夜里驚醒之后都會離開一下,至于去那里了,貪睡的小祥并不想知道。
  婉兒也覺得最近小吉面色蠟黃,似乎夜不能寐,青黑色的眼圈證明了這一點。
  又到子時,小吉大喊:“不要,不要,不是我,不是我。”
  又一次從夢中驚醒的小吉突的坐了起來,當環視著自己所在的正是自己的屋子的時候她長長地吁了口氣。
  而一旁小祥并沒有醒,似乎沒有做虧心事的人睡得總是那么沉。
  小吉悄悄的爬下床,披上一件淡粉色的棉衣便出了屋,夜色中躲在墻角的婉兒聽到了動靜,婉兒揉揉眼睛,看清了那確實是小吉,只見小吉偷偷摸摸的從水缸的后面取出一包袱東西,然后又鬼鬼祟祟的進了西邊那個不經常出入的小院。
  婉兒跟在她的身后,小吉似乎并未發覺,她只是提著藏藍色包袱迅速的移著步子,走到墻角,小吉便蹲下打開包袱,里面露出了黃色的紙錢,小吉一邊燒紙一邊念叨:“小少爺別怪我,你下輩子投胎去好人家去吧。”小吉一邊瞇著眼睛念著一邊捧著手拜祭。
  “真的是你?”婉兒的一道聲音讓小吉嚇得跪坐在地:“誰?”
  “我。”婉兒走到了小吉的面前。
  “婉兒?”小吉定了定神道。
  “是我,你為什么讓小少爺別怪罪你?”婉兒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老夫人一下失去一個孫子作為下人的我們應該替老夫人送送小少爺,我們自然是沒照顧好小少爺所以他才......”說道這里小吉假裝嚶嚶的哭了起來。
  “你若不是做賊心虛為什么要跑到這里來拜祭小少爺?”婉兒問道。
  “我只是不想讓別人看見,怕別人說我是想討好老夫人才這樣做的。”小吉強辯到。
  “那這些是怎么回事?”婉兒從懷里掏出一包東西,放在手掌上慢慢打開,黢黑的夜里小吉憑著月光隱約的看到了一團黑色的東西,她問:“你拿的是什么?”
  “還用我說么?自然是藥渣。”婉兒道。
  “藥渣?”小吉的目光呆滯,似乎是覺得被識破了什么。
  “你把藥渣埋到了方家院里的那顆槐樹下,那天要不是被方家的大黃狗挖出來,我還一直以為小少爺的死和別人無關。”婉兒擎著那包帶著黃土的藥渣。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埋的?”小吉死不認賬。
  “這耳環是你的么?”婉兒從藥渣里取出一只湖藍色的耳墜,小吉自然認得那耳墜,那是小吉十三歲生辰的時候婉兒送她的生日禮物。
  “怎么在你那里?”小吉的眼神開始慌張。
  “所以我知道這包藥渣是你埋的,我已經找過郎中看過了,你應該知道郎中的回答吧?墮——胎——藥!”婉兒把這三個字說得格外真切,這三個字讓婉兒徹底崩潰,她捂著臉哭了起來:“對不起,我對不起小少爺。”
  “是誰指使你這樣做的?是大少奶奶么?”婉兒問道。
  “不,不是她。”小吉搖著頭。
  “那是誰?”婉兒逼近了小吉上前一步。
  “不要逼我,我不會說的。婉兒看在我們姐妹一場的份上放我走吧。”小吉跪著拉扯著婉兒的裙擺。
  “你殺了小少爺還讓我放你走?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見有人害方家。”婉兒此時已經顧不得什么情面,婉兒每日都能看到老夫人為了孫子的事情傷心難過,而婉兒和方家和老夫人和大小姐、大少爺那都是有十多年的情分,雖然小吉在婉兒心中的確是好姐妹,可是她和方家是沒法比的,婉兒不能眼睜睜的看見別人毀了方家的根基,更不能看老夫人每日捶胸頓足的想念孫子,想到這些,婉兒那里還會顧得什么姐妹情分?
  燃燒的冥錢已經被風吹滅,黑色的焦紙飄揚在兩人的中間,小吉依然乞求著婉兒放她一馬。
  可是此時并不是只有兩個姑娘在西院,小吉隱約的聽到有細微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并不是出自一人,果然,婉兒的身后突然亮起了幾盞明燈,只在那一瞬把小吉那張驚慌的臉照的清晰,幾個丫鬟扶著老夫人一臉嚴肅的從護院中間走了出來,老夫人拄著的拐杖似乎也支撐不起此時的打擊:“我真沒想到,方家養了你這么多年,你跟方家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害死我老太太的孫子!”說道這里,老夫人又想到了自己那個還沒有來到人世的孫子,顫抖著指著驚恐的小吉。
  “老夫人,原諒小吉吧,小吉是一時糊涂。”小吉已經哭得泣不成聲,雖然是冬夜,臉上已經連汗水和淚水都分不清楚了,只是在燈火下如一彎小河靜靜的流淌在臉上。
  “一時糊涂?一時糊涂就可以害人性命?來人吶,把她送去官府,我平日對你們不薄,你們就這樣害方家么?”此時老夫人已經把小吉說成了你們,害的那些丫鬟們,齊齊的跪下道:“老夫人息怒。”
  “我不知道你和方家有什么深仇大恨,現在就讓官府來懲治你。”老夫人已經聽不見小吉哀求的聲音,她傷心的轉過身子,在小丫鬟的攙扶下消失在眾多家丁護院的背后。
  幾個護院拿住小吉道:“對不住了。”
  小吉哭的傷心,她最后大喊了一聲:“老夫人,對不起!”那撕心裂肺的一聲似乎整個方府都聽得見......
  王碧瑤在睡夢中突然心中一悸,她流著汗坐了起來,她又夢到自己的孩兒了,那是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她拿起放在床頭為孩子做的一對小老虎鞋,把它輕輕的捧在掌心,看著它們默默的流淚。
  “二少奶奶睡了么?”門外是藍寄柔的聲音。
  “哦,沒有,進來吧。”最近王碧瑤睡覺從不熄燈,她怕黑,她怕在黑夜里看到那個全身肉嘟嘟的孩兒,所以藍寄柔以為王碧瑤還沒睡下。
  藍寄柔推開門,轉身張望了左右又馬上關上門,這一瞬間王碧瑤馬上拭干了眼淚,下了床去,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二少奶奶,小吉被送去衙門了,說是今晚小吉祭奠小少爺的時候,被婉兒發現了,然后去通知了老夫人,老夫人這才知道害死小少爺的真正兇手。”藍寄柔復述了方才的經過。
  “真正兇手?她只是替人辦事罷了,她有說什么么?”王碧瑤有些心虛。
  “沒有,她什么都沒有說,據說是自己擔下來了。”藍寄柔雖然痛恨害人性命的小吉,但是又覺得小吉對丞相很是忠心,不免覺得她是一個悲劇性人物。
  “算了,就讓她替我孩兒償命吧。”王碧瑤心想:孩兒啊,如今有人為你償命了,盡管她不是真正的主使,但是你也安心的去投胎吧。在啟朝有一種說法,死不瞑目的人是不會安心投胎的。
  “小吉會被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