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91 探監

第二日,小祥拉著婉兒偷偷問道:“昨夜你是怎么發現小吉的事,通知老夫人的?”
  婉兒嘆了口氣,其實我是跟阿壽一起跟蹤小吉的,因為事情沒有確定之前我也沒有把握小吉就是真正的兇手,所以待我確定了之后,阿壽便去通知了老夫人。
  “那你不是在藥渣里,發現了小吉的耳墜么?”小祥問道。
  “其實那耳墜是我放進去的,是前幾日小吉丟了的,我恰好撿到,又因為忙老夫人的壽宴,所以本想拖幾天再還她,誰知道發生了這等事情。我本就懷疑是小吉做的,因為你說她最近心神不寧,所以我只是想試探試探她,果真,她就是害死小少爺的兇手
  。”婉兒氣憤道。
  “原來是這樣啊,婉兒姐姐,你還真是有勇有謀啊。”雖然此時小祥是在夸她,但心里不免有些責備她,身為吉祥如意四大丫鬟的姐妹竟然背后使勁。
  “只要是對方家不利人,我是絕對不留情面的。”婉兒看出小祥的擔心,便闡明了自己的觀點。
  “是是是,老夫人對我們是恩重如山,只是希望不要因為小吉的事情而怪罪我們丫鬟。”小祥此時只想自保,她也沒有心思去關心小吉的下場。
  “你放心吧,畢竟老夫人是明理的,而且揭露她行徑的人也是我們丫鬟,不是么?”此時為了安慰小祥,婉兒也把自己的功勞歸結在丫鬟的身份上,可是小祥并不這樣想,她想:哼!你在老夫人眼里,可是半個丫鬟半個女兒,而老夫人在你心里卻是比母親還親的人......
  小吉的案子很快就審理了,因為是方家的事情,所以衙門把其他要審理的案件統統押后,就這樣小吉早早的被判了在三日后的午時三刻處斬。
  堂上眾人大喊痛快,而藍寄柔此時卻感覺到一個少女的消逝,小吉聽完宣判全身無力的跪坐在堂下,她的手被衙差拽著按上了指印。
  小吉被關進了大牢,雖說死刑犯人在快要處決的三天里都會有尚好的飯食,但是因為小吉是扼殺了方家的孫子,所以她還是跟別的囚犯一樣,有時候連水都喝不上。
  藍寄柔還是安奈不住,她揣上這幾個月在方家發的月錢便要去探小吉。在牢里,小吉低著頭不言不語,藍寄柔把銀子塞給獄卒之后便驚奇的發現原來小吉關的牢房竟然是自己以前被關的地方,藍寄柔下意識的看看左右的牢房,她在尋找,尋找那個在她對面的好姐妹——念真。
  可是藍寄柔環顧了一周也沒看見念真,而此時小吉聽到了動靜便驚愕的發現第一個來探望自己的不是小祥、小如或者是小意,而是那個被自己厭惡到極致的藍寄柔。
  她嘆了一口氣:“你是來看我笑話的么?”
  “你還好么?”藍寄柔抓住欄桿,她瞥見了那只她曾經用過的馬桶,看到生蛆的馬桶,藍寄柔不免為這個小姑娘難過。
  “我快要死了,你說我還會好么?”小吉依然坐在墻角,跟藍寄柔遠遠的對話,而且臉別到一邊,她不想讓別人看見她臉上的淚痕
  。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給你帶了些吃的,我知道,在這里吃的不好,來,過來吃點吧。”藍寄柔打開竹籃,里面有魚有肉,還有一壺清酒。
  “哼!”小吉覺得可笑之極,她說:“你是在可憐我么?”
  “不不,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錯,你也是替丞相辦事。”藍寄柔道。
  “你怎么知道?”小吉瞪大了眼睛,她滿臉憔悴的瞪著藍寄柔。
  藍寄柔看著臟兮兮的小吉,這還是那個愛干凈的小丫鬟么?
  “我什么事都知道,我知道你是善良的,臨死還要維護丞相。”藍寄柔說。
  “噓。”小吉把被捆綁的雙手放在嘴邊做了一個提醒她小聲的動作,她說:“不要說了。”
  “那你來,吃點東西吧,來吧,我從沒想過要害你。”藍寄柔推了推飯菜。
  “你走吧,我不想吃。”小吉還是嘴硬,她想到以前對藍寄柔總是嗤之以鼻現在唯一來探望自己的竟然就是這個在自己心里最骯臟的女人。
  “我明白,但是,人生也就是如此,你在死前千萬不要虧待了自己的肚子啊,我把飯菜放在這兒了,餓的時候記得吃啊。”藍寄柔把東西塞進了柵欄里,她提起籃子又回頭看看了小吉,不免自嘆一聲便出了牢房。
  小吉看著藍寄柔的背影,潸然落淚,她依偎到飯菜前,掬起一壺酒便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藍寄柔走出牢房的時候又塞給獄卒一些錢問道:“我還想打聽一個人。”
  “誰?”獄卒掂量著銀子嘴角帶著笑意。
  “她叫于念真。”藍寄柔說完這三個字,獄卒突然變得緊張起來:“你說誰?我不認識,你快走吧。”
  獄卒推搡著藍寄柔砰的一聲把大門關上,被關在門外的藍寄柔突然覺得很不對勁,因為剛才提到念真的時候,看獄卒的表情很是驚慌,難道她出了什么事?藍寄柔想到念真的病,就替她捏了一把汗,但是她突然想到了一個人,或許這個人能幫他找到念真
  。
  但是藍寄柔目前最先要去找的人卻是丞相。
  她站在相府門口徘徊了許久,終于看見剛剛下朝的呂棟,藍寄柔跑上前去攔住轎子:“呂丞相。”
  “是誰啊?”呂棟掀開厚厚的綠色轎簾,探出頭來見是藍寄柔便道:“這不是岳母家的丫鬟寄柔么?找我有什么事?”
  藍寄柔馬上跪下說:“丞相大人,求您救救小吉吧。”
  呂棟聽后大驚失色,說:“有什么話,一會再說,快,快落轎。”轎夫把轎子放下,轎子還沒壓穩呂棟便走了出來,因為著急,自己還差點被絆倒。
  呂棟被幾個人攙扶住,呂棟左右看看說:“你們先回去,夫人問我,就說我去視察民情了。”
  “是。”幾個下人點點頭,便把轎子抬回了相府。
  呂棟拉住藍寄柔說:“走,去找個安靜的地方說話。”
  呂棟帶著藍寄柔到了茶館后面的小巷,這里幾乎沒有什么人來往。
  “呂大人,小吉都是為了您才被官府抓起來的,她三天之后就要被處斬了。”藍寄柔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呂棟似乎對小吉并不關心,他更關心的是藍寄柔怎么會知道自己和小吉的關系。
  “呂大人,您放心,只要您能把小吉救出來,我一定替您保守秘密。”藍寄柔見呂棟十分緊張自己和小吉的關系被人知道,所以藍寄柔不免想用這些來威脅呂棟。
  呂棟皺皺眉頭,上下打量著藍寄柔假裝為難的說:“小吉的事我知道后很難過,我也正想辦法救她呢。”
  “真的?”藍寄柔并不相信這個連自己孩兒都要殺害的人。
  “你放心吧,你先回去,小吉的事情我一定會想辦法的。”呂棟看見藍寄柔不免一陣不安
  。
  藍寄柔被呂棟打發走之后,她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呂棟的身上,藍寄柔希望呂棟能履行自己的承諾,而且身為堂堂的丞相豈有說話不作數之理?
  回方府的路上,藍寄柔徘徊在麟王府外,麟王剛巧拉著十皇子從王府出來,六公主也在旁邊,麟王見到藍寄柔的時候突然怔住了,是幻覺么?他多少次想去方家探望藍寄柔,可是總被文濤勸回:“現在大局未定,你怎么能想女兒私情呢?等你做了皇上,你就是想要天上的仙女也行啊,現在該是你大展宏圖之時,應豐!看清楚現在的形式啊。”啟文濤的苦口婆心對應豐還是很有用的,每次應豐在落轎前總是掀起轎子的窗簾,想著就那么遠遠的看一看也好,可是每次從方家出來的總不是藍寄柔,啟文濤看著這個丫鬟打扮的女人,以為自己又認錯了人,直到身邊的六公主撲了過去啊啊的叫著。
  藍寄柔跪下道:“奴婢給麟王、十皇子、六公主請安了。”
  六公主扶起藍寄柔抱著這個她心目中的姐姐。
  藍寄柔看著六公主,她已經稍胖了一些,看來在王府她還是很開心的,十皇子也跑了過來拉著藍寄柔的衣角:“姐姐,你真漂亮。”
  藍寄柔會心一笑剛剛抬頭,便看見應豐正盯著自己看,看得她未免有些羞澀,藍寄柔說:“我,我找麟王有些事情。”
  麟王回了回神道:“哦,找我?哦。”麟王似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我們去茶樓說話吧。”麟王提議。
  寶茶樓的小二安排了他們靠窗的位置坐下,因為身份尊貴所以把二樓都清了場,藍寄柔站在一旁,應豐指指一個空位置說:“坐啊。”
  “奴婢,不敢。”藍寄柔欠欠身子,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能和她們平起平坐的。
  十皇子拉拉藍寄柔淡粉色的棉衣道:“寄柔姐姐坐嘛,坐嘛。”
  應豐一臉慍色道:“怎么?難道我說的話你還想違抗么?”
  聽到這里,藍寄柔馬上坐了下來,應豐心里暗暗笑道:傻丫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