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3)      人物簡介待續(0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3)     

跟著老公去穿越92 求情

藍寄柔道:“我在獄中認識了一個好姐妹,今日去探小吉的時候本想打聽她來著,可是看獄卒驚慌的表情,我覺得她一定是出了事,問獄卒他也不肯說,所以想請麟王給查查。”
  應豐問道:“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于念真。”藍寄柔回答。
  “她?”應豐似乎認得她,應豐一臉難色說:“你還是別打聽她了。”
  “難道麟王認識她么?”藍寄柔騰地站起來。
  “你別激動,我沒見過她,只是知道這個人,但我勸你還是別打聽了。”應豐似乎并不想多說。
  “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藍寄柔看到應豐的臉色更加替念真擔心了。
  “恩,她沒事,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應豐避而不談,放眼窗外。
  藍寄柔跑到應豐身邊,輕拉著應豐的衣袖道:“麟王,我求求你,她是死是活,現在怎么樣,我求求你,告訴我好么?”藍寄柔要急哭了。
  應豐依然看著窗外,然后說:“她很好,我只能告訴你這么多,你知道多了對你沒好處,去坐下吧,六公主最近很是記掛你。”
  藍寄柔見應豐并不肯多說,便呆呆的坐了下來,她輕嘆道:“念真,你現在到底在那里?”
  應豐用余光瞥了藍寄柔一眼,似乎并不敢看她,剛才藍寄柔的求情讓他差點就心軟了,不過應豐現在還不能告訴她于念真到底在那里。
  藍寄柔也轉向窗外,她又看見了依紅樓的招牌,現在想想她只能感念:物是人非。
  藍寄柔悻悻的回到方家,王碧瑤已經在門口等著她了:“你去那里了?”
  “我出去轉了轉。”藍寄柔道。
  “你可以啊,很快我就要叫你王妃了吧?”王碧瑤似乎有些陰陽怪氣。
  “不知道二少奶奶您在說什么。”藍寄柔回避著王碧瑤的眼神,可是回避完了自己又想:我憑什么怕她?她不就是個小三么?
  “你和麟王的事情,現在傳的大街小巷都知道了,麟王帶著一個奴婢在寶茶樓吃茶,還清了場,哼!真是令人羨慕啊,我看我們方府的的小丫鬟一個比一個的厲害。”王碧瑤像是吃了嗆藥,似乎在說給什么人聽。
  屋里的方文宣道:“我不就是剛才問了問寄柔去那里了么?”此時藍寄柔才發現方文宣正自己倒著茶撇了撇嘴。
  王碧瑤看看方文宣又看看藍寄柔說:“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許是寄柔不在我身邊,你來問她,我又聽剛才出去辦事的伙計說寄柔跟王爺的事情,寄柔啊,我是怕王爺把你搶走。”王碧瑤似乎覺得自己是在吃醋,方才方文宣進門就問:“寄柔她在么?”王碧瑤覺得自己活生生的一個小妾站在眼前不找竟然找一個丫鬟?王碧瑤不免醋意大發,又聽了剛才的伙計們議論著藍寄柔和王爺的事情,便覺得藍寄柔像是在左右勾搭著什么,見藍寄柔回來還裝糊涂也就生了悶氣,不過聽方文宣的語氣似乎有些厭煩便趕忙做了笑臉來數落自己方才失常的表現。
  藍寄柔看了看屋里的方文宣問道:“少爺找我有事么?”
  “恩,方才我路過呂府,見你攔呂棟的轎子可有此事?”世事就是這么湊巧,偏偏藍寄柔攔轎的時候,方文宣正巧跟黃元奇從呂府經過看到了這一幕,黃元奇指著藍寄柔問:“我說你的小丫鬟長本事了,竟然敢攔呂丞相的轎子。”方文宣本事沒看見藍寄柔的,被黃元奇這么一提醒便果真看見了呂棟下了轎子,黃元奇拉著方文宣說:“沒想到,阿貴變成女人之后還挺漂亮的,瞧那身段,跟你家二少奶奶一樣啊。”黃元奇的玩笑之話卻讓方文宣有些反感。
  “呀!呂丞相把她拉到后巷了,他們不會是有奸情吧?”黃元奇揣測著,方文宣嘆了口氣說:“你有完沒完,趕快回去了。”
  “哎!別走嘛,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們說了什么么?”黃元奇本想叫住疾步而卻的方文宣,方文宣卻假裝沒聽見,可是方文宣心里也是打鼓,這小丫鬟藍寄柔來找一個丞相有些說不過去吧?想到這里,便回了方府,來二少奶奶的屋里找藍寄柔問個清楚,哪知還沒見藍寄柔回來,就又聽到了藍寄柔和麟王的事情了。
  藍寄柔驚訝的看著方文宣,她不知道方文宣聽到了那里,看到了那里,而此時最惴惴不安的卻是王碧瑤,她輕輕的拉著藍寄柔小聲問道:“你去找丞相做什么?”
  方文宣已經把頭回過來,看著藍寄柔等著她的答案,藍寄柔腦袋迅速的旋轉著,她說:“我找呂丞相是想他幫我找一個姐妹的,我自己的力量是找不到的,所以寄柔就大著膽子借著方家和丞相的關系,想找他幫下忙。”藍寄柔故意把聲音壓得很低,好像自己知道做錯事了一樣。
  方文宣問道:“哪個姐妹?怎么沒聽你提過?”
  “她叫于念真,是我獄中的姐妹,前幾日聽說她從大牢里失蹤了,所以我一著急就,就找了丞相了。”藍寄柔道。
  “是啊,我也聽過于念真這個名字,前幾天她也和我說過,但是我沒放心上,這丫頭重情義啊。”王碧瑤也心虛的替藍寄柔圓謊。
  “原來是這樣啊。”方文宣突然覺得心中釋然,不過他想到麟王的時候不免又追問道:“你找麟王有什么事?”
  “寄柔找麟王,是想念六公主了,最近日子清冷了些,我想六公主不會言語怕她有什么不舒服也不好講,所以我就想去探望的,誰知她們本來就是要去寶茶樓,這不麟王就帶著我一起去了。至于清場,王爺本沒有這個意思的,都是店家說最近些日子比較亂怕出事擔不起,所以才偷偷的把客人趕走的。”藍寄柔完美的解釋,讓方文宣突然感到心中一悅,至少他知道,藍寄柔去找呂棟和應豐都是為了正事。
  “以后有什么事情先交代一聲,不要讓人家胡亂的給你編造,這樣對你對丞相和麟王都不好。”方文宣心中是釋然的,可是語氣還是假裝嚴厲。
  “寄柔知道了,只是因為心急所以就忘了稟報。”藍寄柔欠欠身子表示歉意。
  方文宣說:“好吧,你們主仆聊吧,我先去母親那里了。”方文宣整整深藍色的棉褂便出了門。
  看見方文宣出門,王碧瑤重重的嘆了口氣,她拉著藍寄柔問:“你找呂棟到底做什么了?”
  “我真是想找到我的好姐妹,我想找丞相幫忙。”藍寄柔的話顯然瞞不過王碧瑤:“他的本性,你我都是了解的,你讓他找人?你快說,到底找他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跟他合謀要害我?”王碧瑤此時不經意的掐了一下藍寄柔的胳膊,因為穿著棉衣所以藍寄柔沒覺得很疼,只是皮被拉了起來。
  藍寄柔下意識的用手擋住王碧瑤的手,她跪了下來說:“我是想告訴呂丞相小吉要被處斬了。”
  “什么?你去找呂棟?為了小吉?”王碧瑤聽見藍寄柔會為了小吉去找呂棟有些不可思議。
  “小吉雖然不好,但是她也是一條生命啊,而且她還不滿十八歲呢。”藍寄柔看著王碧瑤,希望她能憐憫小吉這個可憐的幫兇。
  王碧瑤突然氣的咬牙切齒一臉兇相,她指著跪在地上的藍寄柔道:“她是殺人兇手,她害死了我的孩兒,她該死,她以前是怎么對你的你忘記了么?我是你的主子,難道我對你不好么?你為什么要向著外人?”王碧瑤此時打出那若有若無的主仆情誼。
  可是藍寄柔繼續求道:“小吉是替丞相辦事的,她雖然有錯但都不是她的全責。”藍寄柔道。
  “好,是我的錯,我不該和呂棟......”說道這里王碧瑤突然壓低了聲音:“我不該懷上呂棟的孩子,可是殺我孩兒的兇手總不能逍遙法外吧?藍寄柔啊藍寄柔,你的善良是裝出來的么?若你不是善良你就是笨,愚笨!呂棟他能不知道小吉出事了?難道只憑你求他他就肯救小吉了?他現在是什么地位身份?他能冒險去救一個小丫頭么?”王碧瑤覺得自己在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她不想讓藍寄柔把事情越鬧越大。
  “我說了,如果他不救小吉,我就把他和小吉的關系說出去。”藍寄柔聽王碧瑤方才的語氣,以為王碧瑤會原諒小吉。
  可是王碧瑤聽后狠狠的掌摑了藍寄柔,藍寄柔驚訝的捂著臉大叫:“你憑什么打我?”藍寄柔騰的站起來想要跟王碧瑤拼命的時候,她突然告訴自己,她還是個小產未愈的苦命女人。
  王碧瑤也驚訝藍寄柔竟然自己站了起來,而且還對自己怒目而視,王碧瑤想到自己的身體不能再受打擊,她又不能宣揚出去,她只得跑到床邊抱著床柱假裝傷心的痛哭道:“你跟我不是一條心,虧我還把你當好姐妹。”
  聽到這里,藍寄柔的心又軟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