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93 樹立形象


  “二少奶奶您別哭了,惡有惡報這話是有的,但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小吉是殺了您肚中的胎兒,可是她還是個小姑娘,因為一時愚忠了丞相才會做出這等蠢事來,二少奶奶,小少爺在天之靈也一定不會希望您為了他又弄出一條人命來吧?許是你救了小吉一命,說不定上天知道了,還會馬上派人送一個孩兒給你。”藍寄柔也開始勸導,甚至不惜用方文宣的孩子來寬慰。
  “哎!”王碧瑤見自己說不過這個小丫頭,自己心中委屈又無處哭訴:“你走吧,死的孩子不是你的,你沒法理解我,還有以后不要來我房里做丫頭了,我會跟老夫人說我不需要人照顧了。”王碧瑤知道藍寄柔是善良的,可是她現在實在不想留藍寄柔這個外向的丫鬟在身邊,而且她隱約的感覺到藍寄柔是惹不起了,王碧瑤小產之后,身份地位一定大不如前,她什么事情都是忍著,雖說藍寄柔把跟麟王見面的事情解釋的很好,可是作為女人的王碧瑤看得出來麟王的那點小心思,留這樣一個丫頭在身邊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二少奶奶。”藍寄柔本想說些什么,可是轉而一想,這樣不是更好么?不用伺候丈夫的小三,還不用整天看著王碧瑤成天的嫉恨小吉時的抽搐顫抖,她低低說:“那寄柔先出去了。”
  王碧瑤說著便打起精神找老夫人去了,老夫人正在大廳吃茶,見兒子的小妾來了,雖不喜歡但也算是個小產過的可憐女人也就問道:“最近身子好些了么?”
  “好些了,我正想找婆婆商量個事情。”
  老夫人放下茶問:“哦?什么事?”
  “最近孩兒走了,我想了很多很多,我覺得許是她母親身子不干凈,她不愿意來方家。”說道這里王碧瑤竟委屈的哭了。
  老夫人聽后便拉著王碧瑤在身邊坐下安慰道:“哪有孩子嫌棄母親的?一定是你們無母子緣,等你調養好身子,我找人給你們算算,要個孩子也容易的。”老夫人見不得人落淚,而且自知王碧瑤是沒有錯的,錯都錯在小吉在保胎湯里下藥,最近李慕慈也龜縮在自己屋里不敢出門見人,生怕別人在背后指指點點說是她指使的。
  “婆婆,我想我的孩子。”說到這里王碧瑤哭著把頭埋進了老夫人的懷中,老夫人突然覺得這個孩子也不容易,老夫人摸著王碧瑤的頭發說:“沒事,你們以后日子還長著呢,我還等著你給我多抱孫子呢。”
  “婆婆,我想讓藍寄柔去伺候姐姐,她屋里的小吉剛剛出了事,最近也沒見她人,許是也是自責沒教好小吉,此時她身邊也缺個貼己的人勸慰,藍寄柔這丫頭心善又體貼,我想不如讓她去伺候大少奶奶。”王碧瑤道。
  “你把藍寄柔給慕慈,那你呢?”老夫人突然覺得她有些難以捉摸。
  “我想去廟里住些日子,我想誠心誠意的祈求佛祖,如果我之前有什么錯,請上天原諒,并且賜福給我們方家。若我帶著丫頭去顯然是不可以的,所以我想還是讓藍寄柔去伺候姐姐吧,其實我本出身卑微也用不慣什么丫頭的。”王碧瑤此時已經把自己說成一個低調又善良的女人,讓老夫人對她刮目相看。
  “好好好,難得你有這種想法,人在世上還圖個什么呢?佛祖見了你這般誠心,一定不會虧待你的,碧瑤啊,來,婆婆跟你說,人沒有一輩子受苦的,將來你一定是這方家的好女人。”老夫人被王碧瑤一心撲在求子上的信念給打動了,看著她時時刻刻想著為方家開枝散葉,看著她一個人去廟里吃齋念佛,老夫人覺得此女子雖出身不好,但心還是向著方家的。
  “婆婆,我明日就去,我不在的這幾日,還望您多催促著文宣的學業,還有您也得注意身體啊,還有姐姐她最近不愛吃東西,這天氣又寒了下來,我見她身體也不健朗還是給她補補身體好對付嚴冬,哦,還有......”王碧瑤還沒說完,老夫人便笑著打斷了:“好媳婦,你放心,我會照應好他們的。”老夫人見王碧瑤如此仁慈,心中已經完全扭轉了王碧瑤狐貍精的形象。
  “婆婆,我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您。”王碧瑤把戲唱到這份上了,也就厚著臉皮說些事與愿違又能博得老夫人好感的話了。
  王碧瑤頓了頓說:“這幾日我知道方家最難過的還是您,我害您沒了孫子,我對不起方家。”王碧瑤臉上又掛上淚珠顯出深深的自責。
  老夫人看了心痛,馬上握住王碧瑤的手說:“我老太太什么沒經歷過,倒是你第一次要做母親就看著自己的孩兒離開,哎!我們女人啊,就是不容易。”此時老夫人已經和王碧瑤貼了心,老夫人現在覺得什么出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不是有一顆善良的心,王碧瑤就借著肚中的孩子成功的扭轉了自己在老夫人心目中的低賤形象。
  老夫人握著王碧瑤的手此時是溫熱的,王碧瑤和老夫人又暢談了很久,老夫人就連從來不愿意提起的王碧瑤的身世都打聽清楚了,當然王碧瑤那悲涼的措辭還有時而杜撰的哀傷小故事讓老夫人好不心痛,她嘆了口氣:“孩子,你真是不容啊。”
  就這樣,王碧瑤一舉三得:一、她把藍寄柔這個跟她作對的丫頭甩掉了。
  二、她在老夫人心里確定了新的良好形象。
  三、去廟里是她的第一步計劃
  第二日王碧瑤就收拾了行裝,她帶去的東西特別少,因為在廟里吃齋的大戶人家,吃穿用度都是由廟里提供的。
  王碧瑤住在廟里一個不錯的西廂房,這里的方丈和方家的老夫人也是認識的,平日老夫人不少給廟里添香油錢,所以方丈很客氣的問道:“不知施主還有什么要求么?”
  “方丈不知,這夜里廟門可關好?”王碧瑤問道。
  “呵呵,施主放心,平日里這廟門是打開的,到了晚上自有三個小僧看管,絕對不會有惡人進來的,何況這里武僧不少,他們功夫個個精妙,以一當十的大有人在,所以施主放心的住下吧。”方丈以為王碧瑤是擔心自己的安全。
  王碧瑤皺了皺眉頭問:“這門何時關閉?”
  方丈道:“戌時就關上了。”
  “哦,那何時開門?”王碧瑤又問。
  “卯時,開門。”方丈又回答道。
  “好的,我知道了。”王碧瑤聽后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戌時馬上就要到了,王碧瑤在屋里坐臥不安,她換了一身的素衣,便喬裝成老太婆的摸樣挎著籃子,跟著一群人混出了寺廟,剛剛出門,寺廟的門就被兩個和尚重重的關上了,王碧瑤嘆了一口氣,她趁著僅有的一點月色,一腳深一腳淺的下了山,她躲在一棵樹后把衣服換了下來,一襲紅色的錦衣,領口開的很低,她蒙上面紗踱步到丞相府外,輕敲著門,開門的下人見是一個神秘的女子找丞相便慌張的去通報了,而此時方文宜正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她聽見家丁跟丞相竊竊私語也有些懷疑,不過還是轉過頭去假裝并不關心。
  “嘶!什么人啊,你也來通報,見是不認識的就把她打發走!”丞相似乎有些不耐煩,他剛要轉身,突然家丁遞上來一個手帕說:“這是門口的女人要我交給您的,說您見了就一定會去見她。”
  “什么東西。”呂棟有些不耐煩的打開手絹包裹的東西,這一打開不要緊,眼前的東西,正是那夜她和嬌嬌親熱的佐證。
  家丁看著問:“呀!這怎么是一塊血布啊?”家丁有些驚慌失措,以為這是要挾恐嚇之物,不免說的有些大聲。
  呂棟聽了,趕忙拉著家丁出去,悄悄的關上房門問:“她在那里?”
  “就在門口,要不要我去打發了她?”家丁問道。
  “不用,今天的事如果再有一個人知道,小心你的腦袋。”說完呂棟便疾步去了門口。
  此時下人更是心驚膽戰,沒想到外面的那個人,竟然能左右自己的小命,他不免的摸摸脖子慶幸自己的腦袋還在頭上。
  方文宜見呂棟關了門便去門口偷聽,可是他們聲音太小自己怎么也聽不到,從門縫里張望了呂棟出去之后,便開了門問道:“是誰來找丞相?”
  家丁剛想如實稟報,突然想起了呂棟的狠話,他說:“沒,沒有誰,那人一身破爛,許是丞相的窮親戚,這幾天總有這樣的人找丞相,這不丞相去打發了。”家丁還是有些智慧的,他也知道只要把女人說成男人,這個一品夫人也就沒什么好問的了,方文宜半信半疑的回了屋,家丁重重的嘆了口氣,突然他覺得身為丞相府的家丁還真是不容易啊。
  話說呂棟匆匆的找了出去,卻不見人影,呂棟不免找到一個拐角處,此時王碧瑤突然沖出來狠狠的咬住了呂棟的肩膀,呂棟疼的也不敢大聲,只說:“快放開,快放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呂棟推了一把王碧瑤,王碧瑤重重的跌在地上,她哭著喊:“你還我孩兒,你還我孩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