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8-12)      人物簡介待續(08-12)      第一章生日愿望(08-12)     

跟著老公去穿越95 發跡史

呂棟照著女俠所說的辦法去了方家的招親大會,當時的方文宣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子,但是他的文采已經是數一數二的了,他替姐姐出了一道題目,但它并不是詩詞也不是歌賦,他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如果你的妻子跟別人打架之后你會怎么對付跟她打架的人?”
  此題目一出,不免教京城里巴望著成為方家女婿的人個個覺得俗不可耐,可是他們的回答更是讓方文宣嗤之以鼻,有的人說:我掄起拳頭把他打趴下。有的說:我把他送去官府讓他坐牢。還有的說:我會給打我妻子的人家里投毒,說完,看熱鬧的人群中不免嘩然,有的人說應該這樣,老婆受了氣哪能不出頭?有的人說以暴制暴不是辦法,應該和那人去說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但是這些都不是方文宣要的答案,方文宜在后臺聽見也連連搖頭給母親說:“母親我料是今年又嫁不出去了。”此時方文宜已經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大齡女青年了,在啟朝二十五歲都沒嫁出去是要被人恥笑的,還好,方文宜有方家這顆大樹撐腰,每年還是有不斷的小伙來求親。
  方文宜正失望要離開的時候,臺下突然有人喊:“我會笑。”
  方文宜一聽馬上來了jīng神,她沖了出去問:“何以為笑?”
  此時大家看到方文宜的時候心涼了一半,她并不是傳說中的才貌雙全,甚至她還有些丑,看著眼前的這個黑妞,呂棟的臉上在短暫的幾秒鐘內把自己對這方家千金的幻想消失殆盡,可是呂棟依然強打著內心的那股熱cháo,他恭恭敬敬的對著方大小姐鞠躬道:“笑,我是對你笑,我笑是要平息你內心的怒火,我不會找那人去理論什么,因為事情已經過去了,我會用笑讓你忘卻你的傷痛,我會開導你,我會化解你心中的戾氣,只有這樣你才能過的快樂,如果一味的去報復,那樣的人也不值得我們去浪費時間,我要讓你笑,只有你笑了,才是我最終的目的。”說完全場一片寂靜。
  寂靜之后便是方大小姐的哭泣聲:“多少年了,我找的人終于出現了。”說完自己竟哭著跑了回去。
  呂棟被請進了方家,老夫人說:“你可愿意娶我的女兒?”
  聽完呂棟馬上跪下哭著說:“老夫人,其實我仰慕小姐已久,我自知配不上她,但是我今天實在忍不住了,才有哪些話。”
  看見呂棟如此誠心,躲在簾子后面的方文宜更是焦急的跺腳:“快答應啊。”此時旁邊的丫鬟也竊竊的笑著。
  “我方家是將相之家,真能配的上我女兒的恐怕只有皇親國戚,可是我不看這些,我看的是人,我看的是我女兒的未來,縱然你是一個窮得只會討飯的乞丐,我也會把女兒嫁給你。”老夫人道。
  “老夫人,我心儀小姐很久了,為此我拼命的做好自己的本分,為了配的上小姐,前幾rì我自告奮勇的向皇上請求親自運送糧食去邊關,我不怕死,我只為我們大啟朝能永享太平,我只為能配的上方家的小姐,可是我怕是不久于人世了,今rì我是進京受死的,路上見方家小姐招婿,我便忍不住站了出來,我知道我沒有這個福分了,我只想把心里的話說出來,好了,能再次見到方大小姐我死而無憾了,方老夫人,我走了,我希望她會幸福。”說完呂棟磕了兩個頭,起身就摸著淚要走。
  “站住。”方文宜不顧幾個丫鬟的拉扯,依然沖了出來,她說:“你是不是嫌棄我長得丑?所以你才走。”
  呂棟背對著方文宜說:“小姐,我是將死之人,我不想讓你守寡。”
  “將死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方老夫人站了起來問道。
  呂棟嘆了口氣說:“不說了,我說了定會讓世人覺得我是另有目的。我只想告訴方大小姐,下輩子,我一定會娶你。”說道這里,方文宜既是不解又是感動。
  呂棟走了,他消失在方家的大院里,他始終沒說他為什么會死,可是方家可是有本事的人家,方老夫人不出一個時辰便托人打聽出了呂棟口中為何總是說自己快要死了,方老夫人要了呂棟的住處,便帶著自己的女兒去了呂棟家。
  剛打開呂家的大門時,呂棟正吊在半空,見此情景,方文宜馬上跑上去抱住呂棟大哭:“你為什么要尋死啊,不就是五百斤糧食么?”方文宜以為自己的如意郎君已經命歸他處,可是呂棟突然咳嗽了起來,他不是被繩子勒的,而是被方文宜拽的,方才自己只不過是做做樣子,趁著他們打開大門的那一刻,呂棟才把腳懸在空中,而方文宜死命的拽著呂棟,讓呂棟好生難過,便被扯的咳嗽起來。
  方文宜一看自己的如意郎君還有的救,便馬上喊:“快來人啊,把他放下來。”
  呂棟被人救下的時候他大口喘著粗氣,剛才差點被方文宜要了命了,他被勒的滿眼淚珠,可是還繼續做戲道:“哎,為何要救我?為何要救我?被中意的人看見我這副狼狽相,我還怎么有臉啊。”
  方文宜不顧大小姐的身份抱住呂棟說:“我不讓你死。”
  呂棟又被勒得發緊,剛才剛剛的新鮮空氣又被這庸俗的身體堵住了。
  老夫人說:“好女婿,你看門口。”
  此時幾個家丁正背著五百斤糧食一一的碼放到呂棟的院子里,方文宜說:“你太傻了,為了五百斤糧食就要上吊,糧食我方家有的事,別說五百斤,就是一千斤方家也是拿得出來的。”
  呂棟嘆了口氣說:“你們拿回去吧,我死也不會要的,我是有骨氣的,糧食是被我弄丟的,我要一個人負責。”
  “好。”老夫人很是贊賞呂棟的氣概,老夫人說:“難得啊,難得,朝廷就是需要你這種人,想我方家列祖列宗也一定不會讓你就這樣埋沒,為了大啟朝,為了我的女兒,你一定要活下去。”
  “老夫人。”此時呂棟滿眼含淚,他握著方文宜的手,兩人兩兩相望,好不深情。
  就這樣呂棟成了方家的女婿。剩下的五百斤糧食自然是送去了邊關,當然這一切都是紅衣女俠教給呂棟說的。
  呂棟娶了方文宜之后,便平步青云,不但紅衣女俠口中的內應為呂棟說好話,方家的老夫人也尋人為呂棟鋪路,而且多次被朝中大員推薦給皇上,呂棟每次都把事情做到最好,便在短短的十年內從六品升到了一品,不過至今呂棟都不知道那紅衣女俠的內應到底是誰。
  說道這里似乎還沒有提到呂棟為什么只想要一個兒子的事情,這還要追溯到呂棟娶了方文宜兩年之后,方文宜便懷上了呂棟的孩子,呂棟很是歡喜,他便帶著方文宜去廟里求菩薩保佑,保佑自己的孩子順利降生,正當呂棟扶著方文宜要走的時候,他卻被一個方丈叫住了,方文宜并沒有參加他們的談話,方文宜只是到了一遍去解簽了。
  方丈告訴呂棟一個很不幸的消息,那就是,從呂棟的面相上來看,呂棟將來一定是一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官,而且他官路亨通無往不利,可是呂棟命中只能有一子,若是第二子降生的話,就會把的官氣帶走,甚至會有殺身之禍,最后方丈總結了一句話:一子祥,二子兇。
  說完方丈便化作一團煙霧不見了,呂棟定神之后,方文宜便走過來道:“看,解簽的大師告訴我,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個兒子。”
  聽后呂棟思量半晌,他告訴自己為了自己的官路,自己只能有這一個孩子了。
  所以每次方文宜提到要跟呂棟再生一個的時候呂棟很是反感,而且在古代就已經有一些避孕措施了,所以呂棟一直沒有讓方文宜有再次懷上孩子的機會。而嬌嬌剛剛懷孕的時候,呂棟就想要找機會把孩子打掉,還好自己在方府有一個肯為自己敢死的小吉,所以他成功的處理掉了自己的孩子,為自己的官路掃清了障礙。
  呂棟娶了這么一個庸俗的娘子之后,為了撫平他內心的遺憾,他偷偷的在外面包養了三個情人,當然呂棟也是不允許她們產子,而且已經把一個非要產下嬰兒的情婦之一給推下了懸崖,這件事讓兩外兩個情婦知道之后,趁著夜sè都逃出了京城,不敢再回來了,所以呂棟少了偷情的對象,便在四個月前潛到了嬌嬌的房間發泄他的獸yù。只是沒想到,自己一次就會命中,但是在呂棟心里,他還是很喜歡王碧瑤的,王碧瑤的年輕,王碧瑤的美sè,王碧瑤那細白嫩滑如珠玉般的肌膚,最重要的還是王碧瑤那攝人魂魄的眼神,多少次呂棟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丑婆娘都想馬上把她掐死,可是呂棟想到呂齊,這個有著能讓他飛黃騰達的兒子時,他剩下的也只有忍耐。
  而且呂棟和方文宜的事跡早已廣為流傳,呂棟成為了啟朝新好男人的形象被廣大的啟朝婦女所迷戀,可是呂棟真正的嘴臉恐怕只他的情婦們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