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公去穿越》 最新章節: 第二百零九章塵歸塵土歸土(完結)(01-23)      人物簡介待續(01-23)      第一章生日愿望(01-23)     

跟著老公去穿越97 結拜

王碧瑤齋戒回來之后,便每日和方文宣呆在一起,兩人互相喂飯打情罵俏十分恩愛,而這樣的情節在李慕慈的心里就像是在割自己的肉一樣,自從王碧瑤回來之后,她再也沒有提起自己的孩兒,也沒那平日幽怨的眼神了,她的恢復讓藍寄柔覺得這個女人實在是堅強。
  方文宣和王碧瑤夜夜笙歌,老夫人并未阻止,許是心里已經默認了王碧瑤的存在,有時候她還拉著王碧瑤的手說:“什么時候給我孫子抱啊?”
  王碧瑤總是會羞紅了臉戳戳傍邊的方文宣說:“我們正在努力。”
  聽到這里,飯桌上的李慕慈心總會像是被抓了一下,她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結果只能是早早的離開飯桌說自己不太舒服,而站在她身后的藍寄柔也心里不是滋味。
  藍寄柔看著越來越消瘦的李慕慈便開始替她擔心,自作主張的從廚房帶了些粥給李慕慈送去屋里,藍寄柔輕輕的敲著李慕慈的房門,李慕慈正專心致志的用一根繡花針推扎著自己,她并沒有聽到有人敲門。
  藍寄柔推開門,看見李慕慈正坐在床上背對著自己,她放下粥走到李慕慈面前說:“大少奶奶,最近看您不怎么愛吃東西,給您送點......”話還沒說完,藍寄柔就看見了李慕慈自虐的一幕。
  李慕慈突然睜開眼睛看見藍寄柔站在自己的面前,著實嚇了一跳,兩個人就這樣驚訝的對視了好一會,王碧瑤含淚的眼睛看著藍寄柔說:“都看見了?不要出去亂說。”而她的手還在推著繡花針。
  藍寄柔用力抬起她正下壓的手說:“大少奶奶您這是干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待自己?”
  李慕慈冷冷的說:“不管你事,關上門,閉上你的嘴。”
  李慕慈拔出繡花針,看見冒出的鮮血她在笑。
  “大少奶奶您這是何必呢?”藍寄柔無法理解李慕慈如此過激的行為。
  “只有這樣我的心才能好受一點,我的手痛,心就不痛了。”王碧瑤流著淚笑著看藍寄柔。
  藍寄柔看見那傷心卻硬要微笑的眸子時,她用手帕捂住李慕慈流血的手臂。
  “不用你管,你做好下人該做的本分就行了。”李慕慈推開藍寄柔的手帕道。
  “您為什么要這樣傷害自己?”藍寄柔并不松手,她反而握得更緊了,她要幫李慕慈止血。
  聽到這話,李慕慈突然像絕了堤一樣,眼淚啪啪的流下來,滴在自己潔白的手臂上:“只有這樣,我才能開心,只有這樣我才不會那么痛,方文宣根本不愛我,他根本不愛我,我在方家就是一個多余的人。”李慕慈抱怨著。
  “我明白,可是你也不能為了一個男人這樣折磨自己,如果最疼愛你的母親知道了,她要多傷心啊?”藍寄柔看著李慕慈哭,突然也有一種共鳴,不免的,她也默默的掉下淚來。
  “方文宣是我的全部,他是我的丈夫,丈夫啊,你懂么?我多少次都想去死,可是我卻下不了手,我只能這樣,來慢慢解脫自己。”說著李慕慈又拿起繡花針狠狠的往自己手臂上扎去。
  藍寄柔突然用手擋住了那只迅速下落的繡花針,自己被它扎在掌心之上,藍寄柔很疼,她的手掌頓時劃了一道血杠,本要扎自己的李慕慈發現自己扎在了藍寄柔的手上,馬上握住藍寄柔的手問:“疼么?我不是要扎你的。”
  藍寄柔笑著搖搖頭說:“不疼,你不要再這樣折磨自己了,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這樣不值得。”藍寄柔勸導著李慕慈。
  李慕慈卻一臉茫然:“不愛我?愛真的有那么重要么?我們是指腹為婚的,我才是他的正室,可是他連看我都不看我一眼,我的一生都要依附著他,可是他把我只當作草芥,現在婆婆也不再關心我們的事情了,她一定對我失望了。”李慕慈越說越傷心。
  藍寄柔聽到李慕慈的話不免沖上一股怒火,她說:“你們古代女子怎么都這副德行?沒有男人會死么?這個男人不愛你,還會有別的男人愛你,你們怎么非要依附著誰?你們也是有完整人格的人,為什么非要別人牽著鼻子走?指腹為婚又怎么樣?難道就非得把自己一生的喜怒哀樂都要獻給這個男人么?”藍寄柔也不知道哪來的怨氣,一下子說了這么多。
  李慕慈聽了這種在啟朝完全不會有人闡釋的見解,她突然很迷茫:“古代?指腹為婚就是從出生開始自己的一切都是這個男人的啊。”
  藍寄柔想到李慕慈是一個啟朝人,李慕慈是一個愚忠愚孝之人,李慕慈是一個不依附別人自己便不會生活人。
  她看著受到嚴重封建思想腐蝕的李慕慈說:“在我的家鄉,夫妻是可以離婚的,他們會因為愛而結婚,會因為不愛而離婚,婚姻維持不下去的時候他們會相互祝福,沒有誰是離開誰就不能生活的,有的女人嫁了再嫁,直到找到自己的幸福為止。”藍寄柔回想起現代的人他們活的真是比古人瀟灑許多。
  “怎么會這樣?在啟朝,她這樣做是要浸豬籠的。”李慕慈為藍寄柔口中的女人擔心。
  藍寄柔拉住李慕慈的手說:“你不能把一輩子的青春都搭在一個不愛你的人身上,你還年輕,你才二十八歲。”藍寄柔看著這個僅僅二十八歲卻在守活寡的棄婦,她突然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嘗不是追隨著方文宣而來,不,他不是方文宣,他是在現代的老公,周俊豪。
  “我哪里還有什么青春?我這個年紀應該是幾個孩子的母親了,可是上天并不憐憫我。”李慕慈還在怨天尤人的安排好自己可悲的下場。
  “難道你要為了這樣的一個男人一直郁悶下去么?你現在拿針扎自己,以后呢?以后你還會拿更大的利器傷害自己,何必呢?你是獨立的,你是自由的,沒有人可以管住你的思想,你真得是愛方文宣么?你真的是喜歡他么?”藍寄柔問道。
  “喜歡?”聽到這個詞李慕慈更是迷茫了,她似乎從來沒有因為見到方文宣而心里撲撲的跳,她只是希望為他、為方家生個孩子,然后把孩子養大,為方家留下香火,然后自己就可以毫無遺憾的跨進棺材,若是運氣好的話,自己也希望跟老夫人一樣成為一家之主,成為德高望重的老人,培育著自己的下一代。
  李慕慈搖搖頭,她問:“喜歡是什么樣的感覺。”
  藍寄柔說:“喜歡就是默默的看著他,只要知道他現在還好就可以,喜歡就是他開心自己也會跟著開心,他難過自己比他更難過,喜歡就是愿意為他死而且每時每刻都記掛著他,喜歡就是連做夢夢到他都會覺得夢是甜的,希望自己不要醒來。”藍寄柔回憶著自己跟周俊豪談戀愛時的甜蜜時光。
  “如果沒有就不是喜歡么?”李慕慈問道。
  藍寄柔點點頭,李慕慈突然愣住了,她覺得自己白活了二十八年,居然連一個自己喜歡的人都沒有。
  “不要再為了一個自己不喜歡也不喜歡自己的人折磨自己了,‘大少奶奶’只是一個稱呼罷了,你沒必要為了一個形同虛設的稱呼把自己葬送,讓自己活得瀟灑一點,告訴自己并不是沒有人欣賞你,而是那個人還沒有出現,至少方文宣他還沒有學會欣賞你。”藍寄柔的說教讓李慕慈陷入深深的思考,這個保守又聽話的女人突然接受了新的思想似乎還有些不適應,她覺得自己的頭很痛。
  “寄柔先走了,大少奶奶早些睡下吧。”說完那么多,藍寄柔突然覺得剛才自己似乎是忘記了自己丫鬟的身份,趁李慕慈還沒有反應過來指責她不懂得尊卑的時候她得趕快離開。
  看著藍寄柔關上門離去的身影,再看看桌上已經冷掉的米粥,李慕慈拿起銅鏡,望著里面還有些姿色的女人,她突然覺得心里的疙瘩似乎在慢慢的解開。
  藍寄柔的話猶如當頭一棒,作為單純的李慕慈來說,有時候最老實的人是爆發最厲害的那一個,第二天,李慕慈沒有催著藍寄柔去叫方文宣吃飯,李慕慈也沒有假裝路過方文宣的臥室,李慕慈把滿頭的朱釵都拔了下來,只留一只母親送她的金步搖。
  李慕慈帶著藍寄柔去逛街,帶著藍寄柔去了她十幾年前跟著母親去游玩過的麋山,她跟藍寄一起躺在草地上閉上眼睛嗅著清新的空氣,她們一起沐浴在冬日的陽光之下,那一刻李慕慈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大少奶奶’這四個字像是一把枷鎖牢牢的鎖住了李慕慈的心,李慕慈轉過頭去看著藍寄柔說:“以后私下里不要叫我大少奶奶了,叫我慕慈吧。”
  “那怎么行,你比我大三歲,我怎么能直呼你的名字呢?而且我只是個丫鬟。”
  “那你愿意做我的妹妹么?以后我叫你寄柔妹妹,你叫我慕慈姐姐好不好?”李慕慈問道。
  “我只是個丫鬟。”藍寄柔突然覺得這種稱呼很是別扭,便有強調說。
  “還是你說的,稱呼只是困住自己的枷鎖,我以后不想把你當丫鬟看了,你愿意做我的妹妹么?”李慕慈道。
  “愿意。”藍寄柔微微一笑,想到李慕慈還不是很迂腐,她竟然這么快就把藍寄柔安慰她的話又拿出來教育自己。
  就這樣兩人在麋山之上,結拜為金蘭姐妹了.....